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謀權之侯府世子妃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穆婉芝從蘅蕪苑出來,一張臉徹底垮了下去。

身側的管家婆子見狀趕忙安慰:「夫人不必傷心,等侯府的事情過了,老夫人會做主將這管家權再交回夫人手中的。」

穆婉芝回頭瞧了一眼僕人進進出出的蘅蕪苑,喃喃道:「會嗎?」

她有預感,這權交出去了,便不好再收回了。

蘅蕪苑。

「這就交權了?」

月影有些懵,他們家小姐剛進門侯府的權利就握在手中了?

「禾池,去跟廖掌柜說,可以派人過來了。」

「是。」

禾池領了命,拿着腰牌,到顧家商號,找到了廖掌柜,禾池一說,廖掌柜便明白了,帶着禾池來到賬房,點了四五個賬房先生,讓禾池帶走了。

回到侯府,禾池將人帶到蘅蕪苑,有些憂心地問:「小姐,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

「不會。」顧北初放下手中的筆。

抬頭看向廖掌柜派來的賬房,說道:「你們都是我顧家的人,也是我顧家最信任的賬房,今日請諸位來,只是協助查賬,各位可明白。」

「小人等明白,我等並未瞧見過侯府的賬簿。」

顧北初滿意的點點頭。

「去將府中的賬房請來。」

顧北初的動作,驚動了侯府上下,蕭庭生臉色陰沉得可怕。

「長遠,去將人叫來,我看看她到底要做什麼,想反了不成?」

長遠到蘅蕪苑的時候,顧北初正跟幾個賬房一起查賬。

月影來報侯爺有請的時候,只有侯府的賬房先生抬頭看了一眼。

而顧家來的賬房,手都沒動,繼續盤算着手中的賬本。

顧北初放下手中的賬本,由禾池將她扶起來。

轉身出了蘅蕪苑,出門前什麼都沒有交代。

因為她知道,即使她不交代,顧家的賬房,只要上手了賬本,就不會停下來。

來到主院,還未進門,一個茶杯便落在了顧北初的腳邊;「你這個混賬,將侯府的管家權交給你,你便外人來侯府大肆查賬,你要我侯府的臉面往哪裡放。」

見蕭庭生動怒,穆婉芝趕緊上前給蕭庭生順氣。

不是因為她偏幫顧北初,而是忌憚她手中的把柄。

並且這個把柄還未來得及跟侯爺說,也是她有意隱瞞,怕蕭宴之受罰。

顧北初並未在意蕭庭生的怒火,從進門前,知道會受到冷落,那她自然也猜到今日查賬會面對什麼。

可是她必須要這麼做。

不光是為了侯府為了賬目清明,更是為了她以後在侯府的地位。

「父親莫要動怒,此次來查賬的都是我顧家簽下死契的人,斷不會透露一點風聲出去。」

「不會透露一點風聲?那我怎麼知道的?你這是要讓我侯府在京中抬不起頭嗎?」

他怎麼知道?

自然是她想讓他知道的了。

不光他,現下侯府內已經傳遍了,她這個新婦進門,不光領了掌家之權,還大肆查賬。

未等回話,便聽見一陣慌亂的腳步聲,從院外進來。

一進門就慌慌張張喊道:「大哥,什麼情況,為什麼府中要查賬?」

說話的是二房,蕭庭緯。

之所以這麼慌張是因為他們二房在府內的賬上多有虧空,並且這些虧空的去處還有些不體面。

從前都是穆婉芝幫忙 瞞着的。

要是讓老夫人跟蕭庭生知道了,怕是免不了一頓臭罵,甚至將他逐出侯府。

若出了侯府,他一介白丁,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慣了,他該怎麼活呀。

瞧見廳中站着的顧北初,蕭庭緯一下就反應過來了。

衝上前指着她質問:「是不是你,是不是主張的查賬?」

「我說呢,大嫂管着後院幾十年,從未如此大肆查過賬,擾府中清凈,今日大嫂將管家權交給你,就傳言府中在查賬。」

「一定是你。」

「你一個商賈之女,你怎麼敢的?」

面對質問,顧北初不卑不亢,對着蕭庭緯欠了欠身:「二叔莫惱,查賬只是晚輩接手府中事務,想將賬面弄得清楚些,也好心中有數些。」

顧北初的一句話讓蕭庭緯愣在了原地。

這小門小戶的商賈之女在威脅他,莫非她已經查到了?

瞧着蕭庭緯的面色,顧北初毫無反應。

她沒查到也猜到了,他們顧家雖然是商賈,可要知道,商賈也有商賈的好處,就是打探消息來得更快一些。

侯府二爺的風流韻事,自她有意與侯府聯姻,也沒少聽過。

見蕭庭緯不說話,蕭庭生自認了解自己的二弟,頓時明白了顧北初查賬的用意。

定了定心神,目光不善地看着顧北初:「說吧,你如此大費周章,有何所求,只要侯府能辦到的,絕不推諉。」

此時也顧不得臉面了。

侯府的爵位重要,名聲更重要。

「父親過濾了,晚輩並無所求,只求侯府賬目清晰。」

說完之後,顧北初便轉身告退了,由着他們繼續誠惶誠恐。

既要拿捏他們,便要狠得下心。

她要告訴他們,她嫁進侯府,不是高攀,雖說門第上是高攀了。

可侯府也是靠着她顧家救命的。

誰也不比誰高貴,大家都需夾着尾巴做人,日後才好相處。

等顧北初走了之後,蕭庭緯上前:「大哥,你可真是找了一個好兒媳。」

蕭庭緯的陰陽怪氣,徹底點燃了蕭庭生的怒火。

他忌憚顧北初這個財主,可不忌憚一事無成,當了一輩子蛀蟲的弟弟。

「少在我面前陰陽怪氣的,你若不在外面做下那些荒唐事,會怕人來查侯府的賬,自身不正,還在此責怪旁人?」

「誰給你的臉?」

「滾,都給我滾。」

見蕭庭生這個大哥動了怒,蕭庭緯立馬偃旗息鼓。

查賬的風波,沒有傳進壽安堂,因為老夫人的身體經不起折騰。

不過倒是傳到了一心撲在女人身上的蕭宴之的耳朵里。

晚上,便怒氣沖沖地衝進了蘅蕪苑。

「顧北初,你什麼意思?」

顧北初抬頭茫然地看向蕭宴之,不知道他這怒氣所為何來。

「世子這怒氣滔天的樣子,是誰惹到你了?」

「你一個小門小戶出身的商賈之女,高攀嫁進我侯府,就該夾着尾巴,好好做人,如今不僅在我母親手裡搶了管家之權,還大肆查賬,讓我侯府眾人惶惶不安,你是何目的?」

原是這個事情。

顧北初站起身,一步一步地走近蕭宴之的面前。

勾了勾唇笑道:「世子這般模樣,是否對侯府的境況,不甚了解呀?」

他確實不知侯府困境,不然也不會在大婚當日鬧出此等事。

半年前被牽扯出欠了朝廷虧空後,他就被穆婉芝送去了外祖家避難,大婚前幾日才被接回來。

此時他還以為侯府榮耀加身,仕途坦蕩呢。

「既然世子不明,妾身身為人妻,自然是要為世子解惑的。」

蕭宴之一愣,不知道為何,他此時面對如此鎮定的顧北初有些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