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母親,要我說,就您一句話的事,只要您開口,她還能拒絕不成?」

「宴之就算胡鬧,二人也已經換了庚帖成了婚,就是一家人,何必抹不開面子,直說就是。」

二房蕭庭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覺得顧北初既然進了蕭家的門,就該跟蕭家一體,她拿錢出來拯救侯府是應該的。

「既然你覺得面子不重要,你去說,還敢指使起你老娘了。」

見越氏不悅,蕭庭緯住了嘴。

可又不甘,怎麼他們家委尊降貴娶回來一個商賈之女,放着現成的錢財不用,非要等着聖上奪爵下獄不成?

越氏捻動手中的佛珠,抬頭看着一屋子臊眉耷眼的人。

越發胸悶。

沉默了半晌,瞧着沒一個人有主意。

看向大兒媳穆氏。

「婉芝呀,既然那丫頭話都說得明白了,你便也歇歇將侯府的掌家之權,交與她吧。」

將侯府管家權交給顧北初,就相當於將整個侯府交給了顧北初。

她雖然不願將侯府交到一個商賈之女的手裡,但現下也沒有旁的辦法。

人家都明說了,蕭宴之這個丈夫有多少女人不在意,只是身份低微,不求情愛。

那進了侯府還能求什麼?

無非也就是權勢了。

今早一遭,也在告訴他們,若想她拿錢保侯府平安,就要拿出誠意來。

穆婉芝一愣,怎麼說著說著,要收了她管家之權。

若是新婦進門,她就交了管家權,說出去,豈非成了京中婦人的笑話?

見穆氏一臉不舍,越氏也不好責備。

穆氏進門多年,費心操勞侯府一大家子,還育有一兒一女,全無錯處,這件事確實委屈了穆氏。

可眼下能如何?

難不成真眼睜睜瞧着奪爵下獄。

那時候別說侯府的管家權,就是這侯府怕是都不復存在了。

「婉芝呀,母親知道,這件事情委屈你了,可…..如今母親也真是沒了辦法,宴之做下那混賬事,那丫頭全然不在意,如今也只有侯府的掌家權還能有些價值。」

越氏說著,還落了兩滴淚,讓人瞧着是真心覺得委屈了穆氏這個大兒媳。

穆婉芝聽了解釋後,心中糾結,可也知道,如今侯府已入窮巷,不得不低頭。

「婉芝呀,你放心,即使管家權在那丫頭手裡,你依然是咱們侯府的夫人,咱們家還是都聽你的。」

這場面話,大家都心知肚明。

穆氏嘆了口氣,忍下心中不甘,點了點頭道:「母親莫要說了,只要是為了侯府,莫說是管家權,就是讓兒媳讓出這主母之位,兒媳也是心甘的。」

聽穆氏如此知趣,越氏心裏鬆了一口氣。

只要兒媳答應放權就好。

給了那丫頭,解了侯府之困,其餘的日後再說。

總歸她兒子還是侯爺,侯府還在,一切還都有可能。

「既如此,那便去辦吧。」

這時侯爺身邊的小廝,匆匆忙忙地從外面走進堂內。

給上首的越氏行了禮,貼在蕭庭生耳邊說了句:「侯爺,曲城侯府和忠義伯爵府被奪爵了,宮裡的人已經到了兩府了。」

「什麼?」

蕭庭生驚呼起身,遭到了越老夫人的白眼。

「馬上都是當祖父的人了,怎麼還如此不穩重?什麼事情值得你如此失態?」

蕭庭生一臉灰白:「母親,曲城侯府跟忠義伯爵府被奪爵了,聖旨剛下,如今正在摘牌匾呢…..」

「啪~」

老夫人手中的佛珠應聲而落,突然的消息讓老夫人撐不住,暈了過去。

接着堂內便是一陣慌亂。

院外跪着的蕭宴之聽到裏面的聲音,想要進去查看,被屋外守着的女史婆子攔下:「世子請回,老夫人說了什麼時候您想通了,將人送回教坊司,什麼時候您方可見她這個祖母。」

壽安堂的兵荒馬亂,並未傳到蘅蕪苑。

小歇了一會的顧北初,在榻上悠悠轉醒,覺得有些口渴,便叫了一聲月影。

候在門口的禾池與月影推門進了內室。

「小姐。」

「口有些渴。」

顧北初說完,月影便去準備了。

禾池上前遞上一張紙契「廖掌柜送來的。」

顧北初接過打開看了一眼,又遞給了禾池;「你先收着吧,等會可能用得到。」

「是。」

「小姐,還有一事。」

「說。」

「廖掌柜說曲城侯府跟忠義伯府今日被聖上下旨奪爵了。」

「是嗎?」顧北初抬頭瞧了一眼外面的湛藍的天,跟枝頭上的風雪。

問道:「侯爺知道了嗎?」

「想來是知曉了。」

「剛剛壽安堂請了郎中。」

顧北初不語,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確實應該找大夫好好看看。

「小姐,咱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顧北初搖搖頭,接過月影遞上來的茶水;「不必。」

這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既然沒人來叫,那就不必出面,他們想要留些體面,她給就是了。

「那咱們要不要提前準備着?」

顧北初知道禾池問的是還戶部銀子的事情。

繼續搖搖頭:「也不必。」

他們都不着急,她一個出銀子的何必着急,即使奪爵下獄,也不是奪她的爵,下獄更是跟她無關。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等。

等着他們求着將管家權交給她。

果然不出三刻,就有小丫頭進來報,說侯夫人帶着人過來了。

顧北初放下手中的賬本,起身理了理衣服,準備迎接她婆母的駕到。

不一會穆氏便帶着人從門口走了進來。

早上見的時候,還有幾分雍容華貴,如今不過過了一個上午,便一臉苦色。

顧北初心中有數,上前欠身行禮:「婆母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兒媳還想着晚些時候去給您請安呢。」

她哪裡敢耽誤。

曲城侯府跟忠義伯府的事情給了他們一個重重的警醒。

這兩個府是最先查出來欠戶部銀錢的,曲城侯府欠了三十萬兩半年內已經變賣家產還上了十幾萬兩。

忠義伯爵府欠了二十多萬兩,湊上了十五萬兩還到戶部,可即使這樣,皇上到了期限還是將兩家奪了爵位。

他們欠了那麼多,才還上十萬兩,怎麼能不慌。

驚慌之下也顧不得什麼尊貴了,安頓好老夫人,便帶着對牌鑰匙,賬本,印信過來交權了。

「原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你也進門了,是咱們侯府正經的主子,也是咱們侯府未來的當家主母,母親想着也該讓你接觸接觸侯府中的事情了。」

說完揮了揮手,穆氏身邊的管家婆子便遞上一個托盤。

能看清裏面是侯府所有的印信跟對牌鑰匙還有賬本。

顧北初也不客氣,她要的就是這些東西,眾人也都心知肚明,何必再推拒。

「那兒媳便恭敬不如從命了,多謝母親信任。」

「嗯,你是個能幹的,早就聽聞你未出閣便能幫着家裡決策生意上的事情,想必區區後宅之事也能得心應手,左不過就是管着賬,花些銀子的事。」

「是,母親說的是。」

顧北初並未理會穆氏的暗示,也未接話。

抬頭看向穆氏;「正如母親說,後宅之事也就是花些銀子的事,這不一早,兒媳便花費了一大筆。」

穆氏不明,一大早能花什麼錢?

這丫頭莫不是得了管家權還不想出銀子吧。

顧北初一抬手,禾池遞上剛才小姐讓她收起來的紙契。

將紙契接過,顧北初將其打開,裏面的內容對着穆氏。

淡淡地說道;「世子既然為人贖了身,將人帶回來,已然落了口實,不好再被人拿捏了把柄,兒媳便着人將籍契也贖了出來,雖不能脫身賤籍,但也總不好被人拿捏住了把柄。」

進了教坊司的都是罪臣之後,即使贖了身,也不是隨便能夠脫了賤籍的。

穆氏剛要伸手去拿,顧北初就將籍契收了起來,遞給了禾池。

「不過母親放心,籍契既然在兒媳手裡,兒媳定當好好保管,不會讓旁人揪住錯處。」

穆婉芝面色一愣。

侯府虧空的事情還沒解決,這又讓人捏住了一個把柄。、

若是被人一紙狀書告上朝廷,即使保住了爵位,怕是日後她的兒子也不能襲爵。

想不到這商戶出來的女兒,居然有如此心機。

剛進門,便死死地拿捏住了他們。

也是怪她那不爭氣的兒子,京中女子無數,偏一心只記掛着那罪臣之後。

更是怪她,沒想到此處,一大早都將重心落在了顧北初會不會出錢平了侯府的虧空,全然忘了那女子身份的麻煩之處。

半響,穆婉芝才勉強扯出一抹微笑:「是呢,初兒所言極是,有你掌家是我侯府的福氣。」

確實是侯府的福氣。

只是這樣的福氣,不知道侯府能用到幾時,若是大家識相,她也不是什麼計較的人,能讓侯府一直帶着這種福氣過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