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謀權之侯府世子妃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隨着紅木盒子打開,侯爺蕭庭生也看清了裏面的物件。

是一件晶瑩剔透翡翠所雕刻的翡翠屏風。

此時侯爺蕭庭生也傻眼了。

這不是銀票。

抬頭不明的看向淺笑的顧北初。

只見顧北初上前,將翡翠屏風拿了出來,遞到蕭庭生面前,神色恭敬道;

「父親,這翡翠屏風是兒媳親手所刻,選取上等翡翠所雕,乃世間孤品,孝敬父親,還請父親莫要嫌棄兒媳手藝淺陋。」

蕭庭生的臉色如同調色盤一樣,想發怒,可又師出無名。

顧北初都說了,這翡翠屏風珍貴異常,還是她親手所刻,是她一片孝心。

可那虧空的銀錢,怎麼辦,總不好他做公公的直說,將你的嫁妝錢拿出來,給侯府填補虧空用,他丟不起這麼大的臉。

可這些明明都是成婚前大家默認的,為何成了婚便一切都變,莫不是因為昨夜之事。

如此想着,侯爺的怒火一瞬間被澆滅了。

原就是他們理虧,不怪人家反悔。

轉頭瞪了自己的妻子一眼,都是她慣的,讓那個逆子為所欲為,為了一個女人,連侯府百餘口的性命,世代的榮耀都不顧了。

穆婉芝莫名的被瞪了一眼,心中委屈。

兒媳婦不出錢,也不是她挑唆的,瞪她做什麼?

侯府陷入困頓,她也急的,可她一個女子,能如何?

母家不過是個三品文官,還是個清流人家,別說七十萬,就是七萬都拿不出來。

強忍下心中的委屈,拉住顧北初的手;「好孩子,難為你一片孝心了,你放心,那逆子,我定不會饒了他。」

顧北初根本不在意蕭宴之多荒唐,侯府求財,她求權,這本不衝突,可若大家揣着明白裝糊塗,大家就都不太好過了。

「母親息怒,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女子,兒媳瞧了,長得極美,也是個端莊秀麗的,雖說出身不好,但總歸也是夫君的心上人,兒媳出身低微,能進侯府已是莫大天恩,不敢過多奢求。」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一僵。

好一個商家女,也好一份謀劃,更有一份野心。

三言兩語間,便告訴了眾人,她所求不是人,而是侯府的地位。

如今能體現她地位能有什麼?

只有侯府的掌家之權。

又聊了幾句,顧北初瞧着眾人臉色,便先告退了。

畢竟交出掌家之權是大事,總歸要給人商量的時間。

出來看到院子中倔強的一道身影,顧北初看了一眼便離開了。

她進侯府,為的是權,只要侯府肯放權,就都好說,別說一個心上人,就是給他納個三妻四妾,她也是能容忍的。

回到蘅蕪苑,顧北初褪下身上沾着風雪的披風,坐在軟榻上。

月影上前說道;「小姐怎麼不求老夫人做主,將那女子攆出去?」

「不必。」

月影不明白,人都騎到自家小姐的脖子上拉屎了,小姐還一臉無所謂。

禾池遞上一杯熱茶,點了一下月影的腦袋。

「榆木腦袋。」

「禾池,你居然敢動我腦袋?」

「一個沒腦子的腦袋,留着何用?」

顧北初喝着茶,瞧着兩人打鬧的場景,嘴角掛着淡淡的笑。

月影跟禾池是跟她一同長大的,月影跳脫,禾池穩重,一個內一個外,是她最得力的助手,也是心腹。

吵了半天,禾池無奈說道「小姐並非要跟那人舉案齊眉,他願意拘泥於兒女情長,小姐何必橫插一腳?」

「再說,只有那女子在,才能時刻提醒着這侯府眾人,是他們對不起小姐。」

「即使門不當戶不對,他們也只能敬着小姐。」

經禾池這麼一說,月影當即就反應過來。

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看着自家小姐跟禾池:「原來是這樣。」

「那小姐為什麼沒有將老爺準備的東西交給侯爺,難道不是生氣了?」

「笨。」

此時顧北初也同意了禾池的想法。

這丫頭雖伶俐,但腦子想事情太過簡單。

聽見自家小姐說自己笨,月影很是委屈。

她很聰明的好不好,是小姐跟禾池的腦子太變態,才顯的她笨。

「那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就這麼交出去,豈非太過簡單,如今只是世子一個欺在小姐的頭上,若這麼痛快交出去,豈非要他們一家子都欺到小姐的頭上?」

「啊?」

月影自閉了。

剛才不是說留下那女子,能讓侯府眾人對她們小姐愧疚嗎?

怎麼這一個筏子不管用?

要等着侯府眾人來求?

可他們高高在上慣了,會屈尊嗎?

顧北初瞧着月影一臉的迷茫,淺笑出聲;「行了,你們出去吧,我休息會。」

月影還沒想明白,就被禾池拉出去了。

順帶還有些嫌棄。

幸好是在小姐身邊,不然這丫頭早被扔出去了。

自小跟小姐一同長大,這丫頭怎麼就沒學到小姐的半分聰慧?

壽安堂。

顧北初離去後。

老夫人越氏揮退左右,只留下了大房三房四房三對夫妻。

「說說吧,現下該怎麼辦?」

老夫人一腦袋的官司,老了老了還要為家族擔憂,不能有片刻清閑。

穆婉芝瞧着丈夫臉色黑沉,試探的開口;「若不然叫宴之前去說說?」

不說還好,一說武陽侯的火氣蹭的一下就上來了,啪~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那逆子,即使現在肯去,人家也未必會見,堂堂侯府世子,新婚之夜大鬧教坊司,我侯府的臉都讓他丟盡了。」

老夫人皺着眉頭不悅的看向只會在家耍威風的大兒子。

「行了,你如今倒是硬氣。」

「怎麼當年讓你去軍中,死活不去,在家拍桌子的本事倒是大的很。」

此時越氏也不顧自己大兒子臉面了,瞧着他就煩。

她公公第二代武陽侯庸碌,只知花天酒地,她丈夫在軍中拼着命復了武陽侯府曾經的榮光。

誰知他們的兒子竟沒有一個爭氣的,能撐得起這份家業的,孫子倒是個聰慧的,誰知卻拘泥於兒女情長上。

瞧着他們就心煩,自小金尊玉貴養起來的嫡出,還不如一個散養的庶出,好歹人家憑着自己的本事科舉中榜,成了一方父母官。

即使侯府被奪爵下獄人家依然能靠着自己的本事活着。

哎~造孽呀。

越氏望着屋頂悔不當初,早知如此,她就該對他們嚴厲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