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馬車上。

蕭宴之瞧着閉目養神的顧北初,輕咳了一聲。

顧北初雖閉着眼睛,但能感受到那道不容忽視的目光:「世子有話便說。」

「也沒什麼,就是,我怎麼覺得,岳丈大人有些怕你?」

「世子感覺錯了。」

錯了嗎?

上馬車之前,他明明看到岳丈大人討好的目光,而且還叫了一聲她,都不見她回應。

這難道不是怕她嗎?

帶着一腦袋的問號,蕭宴之閉了嘴,還時不時忍不住打量着她。

被蕭宴之總是打量着,顧北初想要清凈也是不可能了。

成了婚還真是麻煩,看來以後還是少同行的好。

嘆口氣輕聲道;「世子你那心上人的籍契,我已經花銀錢贖回來了,但她是聖上定下的罪臣之女,脫不了賤籍,所以在府中也給不了正經的名分,還請世子心中有個數。」

免得平白地來誤會她,她事情多,不想總是在這些小事上浪費時間。

蕭宴之盯着顧北初。

有些不解。

她的丈夫領一女子回家,還是在她新婚之時,她都全然不在意嗎?那他算她的什麼?

這女子不糾纏本應是好事,可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心底會不服輸,擰着眉頭問道:「你…..就如此的不在意嗎?」

「什麼?」

顧北初有些不解,不明白蕭宴之的話。

「沒什麼?」蕭宴之對上顧北初迷茫的雙眼,一瞬間恢復了清明。

她這般大方於他來說是好事,日後書瑤在府中也能自在些。

不必害怕被人刁難了。

回到侯府。

剛下馬車,就瞧見侯爺身邊長隨,候在門口,見他們回來,趕忙上前。

躬着身子低聲道:「世子夫人,侯爺在正廳等您。」

「知道了。」

隨着長遠走至正廳。

府中主子除了老夫人越氏,跟一些晚輩,其餘三房夫婦都整整齊齊地坐在堂中。

見顧北初進來,沒有銷毀賬本的蕭家二爺,蕭庭緯陰陽怪氣地說道:「還真是貴人事忙,只顧着回門大喜,全然忘了夫家大事。」

顧北初並未理會他的陰陽怪氣,不過是個跳樑小丑,何必在意呢,只要他沒有觸碰她的底線,隨便蹦躂。

「見過父親,母親。」

「好孩子,怎麼這麼早回來了?」

「家中有大事發生,不好多留,吃過席面便早早回來了。」

穆婉芝的一句客氣,顧北初的一句奉承,讓蕭庭緯的臉色一陣白一陣紅。

合著還是他多嘴了?

剛要發作,被蕭庭生的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這個老二,逞威風也不知道分時候?

要是將顧北初得罪狠了,她一擺手,不出錢,那他侯府才是真應了那句因小失大。

「回來就好,親家如何了?」

「都好,多謝父親挂念。」

「你父親可有什麼話,讓你帶回來。」

「並無。」她今日除了按照禮數請安,一句多餘的話都沒跟父親說,哪裡還能帶話回來。

武陽候臉色一變。

他有些不確定,拿大不出錢的到底是顧北初還是顧振威。

這時禾池從堂外走進來,並且手裡還端着一個紅木盒子,走到蕭庭生的面前。

「父親,這裏面有銀票五十八萬九千六百兩,兒媳一介婦人不便出面,還要勞煩父親走一趟戶部,將銀錢送還戶部。」

蕭庭生看着面前打開的紅木盒子,有些不真實,前幾日他們一家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各種試探,都不見她鬆口,如今就這麼簡單地交給他了?

「你…..或是顧家,可有什麼要求?」

蕭庭生還是不相信,這麼一個唯利是圖的人,會如此輕易地將銀錢拿出來,還是問清楚的好,免得日後提什麼過分的要求。

「父親,北初既然進了侯府,自然就是侯府的人,為侯府分憂,榮辱與共理是應當的。」

「那你為何要大肆查賬?」

蕭庭生不相信顧北初會做一些不為所圖之事。

顧北初笑笑,輕聲道:「晚輩母家世代從商,雖是女兒身,但晚輩家中並對待子女向來一視同仁,即使是女子也可當家做主,進門前,兒媳曾在幕後掌管顧家商號多年。」

「這與你查賬有何關係?」他問的是侯府查賬,誰管她顧家商號的事情。

顧北初也不惱,繼續道:「晚輩掌管顧家商號後,有一習慣,就是每一筆晚輩所管之事,都要賬目清明,並非兒媳想要查什麼,亦或是拿什麼人的把柄。」

「你查賬鬧得家中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你說只是為了賬目清明,騙鬼呢?」

蕭庭緯才不相信顧北初的話,他打心底里認為這個小門小戶的商賈之女,查賬是為了拿捏侯府,將來好讓侯府為顧家所用。

「二叔須知,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草木皆兵。」

「你……..」

「好了,既然管家之事交給了北初,自然是要依着她的習慣來。」

蕭庭生的一聲令下,讓蕭庭緯偃旗息鼓。

只敢怒目而瞪。

可顧北初怎麼會在意呢,瞪一瞪,又缺不了一塊肉。

蕭庭生接過禾池手中的紅木盒子。

他現在可沒有心力去管一些雜事,眼下最重要的是將這些銀錢送到戶部。

京中侯府,伯爵府接連被奪爵,將蕭庭生嚇破了膽。

瞧着蕭庭生一副心急的模樣,顧北初站起身,微微欠身道:「父親,母親若無事,晚輩就先行告退了,府中還有些事情在等着晚輩做主。」

穆婉芝瞧了一眼心已經跑到戶部的丈夫,笑着點頭:「好孩子,快去吧,辛苦你了。」

「母親客氣,兒媳不覺辛苦。」

她是真的不覺得辛苦,因為她的高光人生才開始,怎會覺得辛苦?

出了堂屋顧北初還能聽到身後蕭庭緯輕蔑的聲音。

「不就是家裡有點錢,一個商賈之女居然敢如此囂張。」

「哼,待侯府復興,看她還能得意幾時。」

蕭庭生聽着自己弟弟的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世人都說卸磨殺驢,過河拆橋,他這個弟弟可好,磨還沒卸,人還未過,便已經要殺驢拆橋了。

「老二,注意你的言行,再過不久你也是要當家公的人了,平白地為難一個小輩,說出去丟的是我侯府的臉。」

再說,如今整個京城,誰不知他們侯府娶顧家的女兒回來是為了解侯府之困,若是傳出去,她在侯府被長輩刁難,那他侯府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大哥,我又沒有說錯,她一個商賈之女,嫁進我侯府,就該安分守己的當一個內宅婦人,剛進門,就搶了大嫂的掌家權,若是再任由她猖狂下去,豈非要奪了大哥你的侯爵之位?」

「越說越不得體,侯爵之位是聖上親封,即使她想要,也要得了皇上青眼,你當誰都能當上侯爺?還有這掌家權交給她怎麼了,咱們侯府當日為了湊齊銀錢,將侯府能賣的都賣了,你讓你大嫂當家,讓她給一大家子吃土嗎?」

一個個的目光短淺。

現在侯府是還有點存糧,不至於缺衣少食,一旦沒了存糧,他們家就等着喝西北風吧。

那丫頭掌家也是好事,最起碼他們侯府不至於無米下鍋。

經蕭庭生這麼一說,穆婉芝心裏的那點不舒服立馬煙消雲散了。

她光想着掌家威風了,忘記了,掌家也是需要銀錢的。

他們侯府的店鋪莊子可是都變賣了的,府中又沒有多少存銀,馬上臨近年關,就連年底送給各府的節禮都拿不出來。

他們堂堂侯府,總不能閉門謝客,將侯府封起來吧。

那樣才是丟人丟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