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宋德宣為裴氏拭去眼角淚水,安慰道:「這次消息確鑿,是三年前兩國交戰時,從邊城逃難過來的人提供的消息。

十三年前的確有個小姑娘流落到邊城趙家村,時間對的上,長相對的上,我有預感,這次我一定能找到我們幽兒。」

裴念柔淚如雨下,她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收到類似的消息……

每次有人提供線索,丈夫都會懷着滿滿的期望前往,可換來的總是無盡的失望。

希望,失望,失望,失望……循環往複!

不止她們夫婦在飽受這種痛苦的煎熬,明燊和嫣然也是如此。

明燊那樣冷清的性子,總會強迫着自己去交際,認識的人多,才能拜託到更多的人幫忙尋找妹妹。

嫣兒從五六歲懂事起,便決定茹素,說是要為姐姐積功德,願菩薩保佑姐姐早日歸家。

她們一家受苦,罪魁禍首們卻從未認過錯。

念及此,裴氏恨恨說道:「除了說好的養老銀子,一個銅板也不許給那邊。」

宋德宣點頭應了:「弄丟了幽兒,我此生都不會原諒她們。」

裴念柔眼神變得更加黯然,她幽幽的說道:「我總覺得,幽兒她或許是自己不想回來,那時她受了委屈,我總讓她忍讓,那日她出門前看我的眼神,到現在我都還記得。

她對我太失望了……她是在怨恨我啊!夫君,我錯了,我對不起幽兒,對不起你們……」

宋德宣抱住裴氏,輕聲撫慰:「若說錯,我的錯豈不是更多,若不是我這庶子身份,怎會讓你和孩子們受這二十多年的委屈。

念柔,我會把幽兒帶回來的,相信我,若此次邊城找不到,我便順便到西陵去找,再找不到,以後再去北疆、南疆找,總有一天,我們會團聚的。」

裴念柔含淚點點頭:「夫君說的是,我們會找到的幽兒的,等過幾年嫣兒出嫁了,我和你一起去找。」

以後,千山萬水,她與夫君共走!

希望變成失望時,他們亦可作伴互相慰藉。

「父親、母親!」門外傳來宋明燊的聲音。

這個時間兒子怎麼會過來?宋德宣夫婦對視一眼,都收斂了方才那傷感的情緒。

「燊兒,快進來!」裴氏道。

宋明燊三步並作兩步走到父母面前,滿含驚喜的說道:「父親、母親,你們看這個。」

他攤開掌心,露出了裏面的東西。

裴氏猛地瞪大眼睛,雙手顫抖着拿起那枚雕刻成玉兔形狀的玉佩:「這,這是……幽兒的玉佩?」

宋德宣問道:「這玉佩你是從哪裡得來的?可是又有人送了關於幽兒的消息?」

宋明燊點頭:「父親,母親,幽兒要回來了!」

「真的?幽兒她在哪裡?明燊,你快跟娘說。」裴氏滿臉驚喜。

宋明燊將鎮國公府剛剛送來的信,遞給宋德宣:「信上說的並不太多,只說幽兒不願與清遠伯府扯上干係,不肯歸家,只願意認父親母親做義父、義母……」

「只要她還肯見我們,我願意。」裴氏激動的說道。

宋德宣也說:「清遠伯府對不起她,她不想認就不認。幽兒現在哪裡?可要我們去接她?」

「對對對,快安排馬車,讓廚房再做些吃食。幽兒最愛吃玫瑰酥餅、桂花糖蒸栗粉糕,還有炙鹿肉、醋魚、炸小蝦。」

裴氏慌慌張張團團轉,當下就急着要叫下人進來。

宋明燊忙攔住了她,忙扶她坐下:「母親,您別激動,先聽孩兒說完。」

「好,好,明燊你說,娘聽着。」裴氏強迫自己安靜下來。

「送信的是鎮國公府之人,來人說是世子夫人讓送的。」

宋明燊接着道:「母親在內宅,興許還未聽說,今日早朝上,不僅失蹤三年多的鎮國公世子現身,皇上還親封了世子夫人。

兒子聽翰林院上司提起過,世子夫人姓宋,上司還曾打趣問我,宋夫人跟咱家有什麼關係。」

裴氏還有些懵懂,宋德宣卻是聽明白了:「明燊,你是說幽兒,就是鎮國公世子夫人?」

宋明燊點頭道:「兒子有幸見過江世子字跡,這信確實是江世子所寫。以鎮國公門第、江世子為人,他們沒必要騙我們。」

裴氏這才終於有了反應:「夫君,夫君,我們不要讓幽兒歸家,

咱們就按幽兒說的,做義父義母,千萬不能讓那一幫子無賴沾上咱們幽兒。」

雖然不知道幽兒怎麼成了鎮國公世子夫人,但鎮國公府那是真正的高門大戶,那樣人家的兒媳,哪裡是好做的?

她娘家是大皇商裴家,嫁到清遠伯府這樣破落戶,還吃盡了苦頭,幽兒在鎮國公府立足定然不易,她一定不能有清遠伯府這樣的娘家。

若是做回宋家二姑娘,勢必要和老虔婆那幫人打交道,這萬萬不成,幽兒已經千難萬難了,怎麼能再有個臭名昭著的娘家!

宋德宣、宋明燊對此也是贊同的。

宋德宣道:「只要幽兒平安回來,還願意見我們,怎樣我都同意。」

「燊兒,我們什麼時候能見到幽兒?」

裴氏有些忐忑,她眸光中絲絲縷縷滿是希望,想立即見到女兒,卻也知道大女兒如今身份特殊,並不是隨意能見到的。

宋明燊道:「信上說,若是明日想見一面,可以未時左右在北城門外相見,亦可以之後再去鎮國公府相見。」

「去城門,我要去城門外等着……」裴氏連忙說。

宋明燊一貫冷清的臉上,浮現着絲絲溫柔:「明日我去翰林院告個假,陪母親一起。」

宋德宣道:「帶着嫣兒,咱們都去。」

他想起一事,趕緊吩咐道:「對了,燊兒,你快派人給你外祖母家說聲,你小舅舅和三表兄說好了這次要陪我去邊城的。」

「對對對,快去把這好消息告訴你外祖母家。」裴氏也道。

宋明燊笑意盈盈的告退:「還是兒子親自去一趟,免得下人們說不清楚,外祖母着急。」

裴氏直愣愣的看着宋明燊身影走出去,她轉頭看向宋德宣:「夫君,你看到了嗎?燊兒笑了,往日他就算是臉上帶着笑,眼裡也是沒有笑意的。

就算中探花時,他也沒有這樣笑過。幽兒要回來了,燊兒他終於開懷了……」

宋德宣擁住裴氏:「念柔,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們一家終於要團聚了。」

裴氏卻從他懷中掙了出來:「不行,不能就這樣讓幽兒進鎮國公府。」

「念柔,皇上親封的世子夫人,我們攔不住啊!」

裴念柔跺腳:「我是說,鎮國公府簪纓門第,鐘鳴鼎食之家,我們幽兒不能兩手空空入府。」

「是是是,你考慮的極是。」

「我要趕緊給幽兒準備嫁妝……」

「念柔,現在是深夜了,明日……」

「明日哪裡來得及,你別擋在這裡礙事,自己去睡!」

被嫌棄的宋德宣呆住:所以,愛是會消失的,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