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宋悠然眼淚潸然而下,為原主、為她的父兄。

十三年前,原主流落邊城被趙志安一家收留,以趙父趙母的善良,若是她請求,他們肯定會送她回京。

但她什麼都沒有說,仍假裝失憶留在了趙家。

她痛恨清遠伯府大房、二房的貪得無厭、恬不知恥,痛恨父母逆來順受總是讓她忍讓。

她那時甚至認為,能離開那個家風敗壞的清遠伯府,就算是流落邊城,就算是成了趙家童養媳,也是值得。

後來,她長大些,漸漸理解了父母的難處。

她後悔了!

她將希望放在趙志安身上,趙志安讀書很有天賦,十五歲便中了秀才,十九歲秋闈中舉,她以為自己很快就能隨趙家重返盛京。

在趙家二老興沖沖的要為原主和趙志安籌辦婚事時,卻被趙志安告知,他已經與府城富戶劉家訂了親事,他態度堅決的拒絕迎娶原主。

再後來,她陰差陽錯有了身孕,也曾想過向父兄求助,但還是退縮了。

這三年,原主與父母兄長相距不過百餘里……

如今,原主與父兄已不在同一時空,再也見不到了!

「回京就能見到了,他們不會怪你的。」江晏白起身,遞給她一塊帕子。

「多謝!你順便幫我給大哥寫封信吧!」

可想到清遠伯府,宋悠然又膩味的很,實在不想跟大房二房的人再扯上關係。

可是認了自己父母,就意味着她又成了清遠伯府的宋二小姐。

宋悠然苦惱的很,問江晏白:「我只想認回父母兄妹,不想搭理宋家其他人,你覺得應該怎麼辦?」

江晏白先是微微吃了一驚,然後輕輕揚唇一笑:「你認宋三爺、三太太為義父義母,怎麼樣?」

宋悠然莞爾,確實是個好主意,能名正言順與親人交往,又不用做回宋二姑娘。

她向江晏白點贊:「世子真聰明!這事就勞煩給世子咯,多謝多謝。」

江晏白失笑:「為夫人效命,是為夫應該做的。無需道謝!」

宋悠然:這小子不光長得帥,還怪會說的嘞……

咚、咚、咚

「世子,屬下燉了雞湯,要不要給夫人端進來?」江林在門外道。

江晏白問宋悠然:「顧老說已告知你需要有些食物需要忌口,你能吃**?」

宋悠然黑線:小兄弟,說雞不說吧,文明你我他!

她幽幽的說:「能吃雞!」

但不吃那啥!

「江林若不給你做隨從,去做個大廚也是可以的。」雞湯鮮美,宋悠然不禁誇讚道。

晚膳是江林做的,此時江晏白正帶着平平在桌前用餐,聞言道:「江林的爹娘都在府里大廚房當值,他們是可信之人,你若是同意,就讓江林娘負責院子里的小廚房。」

宋悠然:「這樣當然是最好,可你母親,哦……婆母大人能同意嗎?」

「母親一直覺得愧對你們,別說一個廚娘,你就是把大廚房裡的人都要去,她也是肯的。」江晏白笑道。

宋悠然不以為然,婆媳關係哪是那麼簡單的,這小子還是太年輕了!

她那位前任婆婆,也曾慈眉善目、和藹可親的待她,後來不也變得面目可憎起來。

江晏白見她不言語,便自己繼續道:「今日時間晚了,等明日我再給你說說府里情況。」

這話說到了宋悠然心裏,鎮國公府江家乃世家大族,人數眾多,她的確應該先了解一下府里情況。

經過兩三個時辰相處,江晏白通過舉高高、表演劍術、喂飯等一系列操作,已經讓平平接受了爹的存在。

到了夜裡,宋悠然便讓江晏白帶着平平去歐陽傑處借宿。

平平指指宋悠然和安安睡得床:「爹,一起,這睡,」

宋悠然道:「床太小,睡不下這麼多人。」

平平聞言便甩脫江晏白的手,蹭蹭爬上床:「爹走,平平,睡這。」

江晏白:小崽子,想舉高高時可不是這個態度!

宋悠然讓平平爬到自己面前,向他解釋道:「娘病了,夜裡起來給平平把尿的話,身上會疼,頭也會疼的。等娘好了,你再跟娘睡,好不好?」

平平點點頭:「好!不要,娘疼,平平,跟爹。」

他自己爬下床,又穿好鞋子,走到江晏白跟前:「娘,睡覺,咱們,走!」

江晏白抱起平平,向宋悠然道:「你教的很好,多謝!」

他又看了眼還在睡着的安安:「夜裡你能照顧安安嗎?」

宋悠然笑笑:「安安自己會起夜,說話也能成句,她不會累到我的。」

平平不滿抗議:「平平,也乖!」

宋悠然誇他:「平平會照顧娘,也是個乖寶寶,娘很喜歡平平。」

小傢伙被娘誇得眼睛都笑成了一條縫,他開心的擺擺手:「娘睡,明日,見!」

畢竟是穿越後的第一個夜晚,即便有護衛在院外值崗,宋悠然心內依舊有些不安穩,躺下許久才睡着。

夜深了,月影隨雲流動,忽明忽暗,黑風寨陷入了沉寂之中。

而盛京城內,卻有許多人一夜未眠。

鎮國公夫婦在江晏白的信送來之前,就已經着手暗查了,宋氏母子那邊三年都沒有出事,偏偏在此時出事,只能說明是江府之人下的手。

原也只是猜測,追查起來並沒有頭緒,但宋氏把行兇之人畫了出來,查起來就有了方向。

鎮國公江元仲親自帶人追查兇犯,而國公夫人霍氏則連夜又把給宋悠然母子準備的院子檢查了一遍。

清遠伯府三房,宋德宣夫婦也還未安寢。

宋德宣向還在為她檢查行囊的裴氏道:「念柔,這些事交給下人來做就行,你身子不好,要少操勞才是。」

裴念柔搖搖頭:「下人總有照顧不到的地方。」

她抬眸看向丈夫,眉眼流露出一層傷感,十三年來,丈夫與家人離多聚少,可東陵國都訪遍了,也還是沒有幽兒的音訊。

不知幽兒如今身在何處?

她們一家,是否還有團圓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