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平平現在說話還不能成句,只能兩個字兩個字的蹦。

宋悠然卻能聽明白他的意思,平平以為「死而復生」的爹又走了,妹妹可憐,沒能見到爹爹。

「你爹沒走,去顧爺爺那裡了,一會兒就回來。」宋悠然摸摸平平的小臉,又讓平平爬上床挨着她坐下。

兩個孩子一左一右挨着她,真好!

「娘,飯飯,我餓!」

平平皺着一張小臉,仰着頭望着宋悠然。

養孩子太不容易了,睡醒要換尿濕的褲子,換完褲子就要吃飯,吃喝拉撒睡,一樁樁都得管啊!

她現在這個樣子是沒法給孩子們做飯了,只能跟平平道:「娘病了,今天不能給平平做飯了,平平先忍一會兒,等會兒讓你爹帶你去妞妞家吃飯。」

平平抬起小手摸摸宋悠然的頭,大眼睛裏瞬間溢滿淚水,他又想起了娘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樣子,忙搖着頭說道:「不餓,安安,不吃。」

宋悠然看着平平這副樣子,心都要化了,記憶里這小子很是頑皮,跟乖巧依人的安安性子截然相反。

平平平時在屋子裡是待不住的,這會兒卻乖乖的依偎着她,小臉上滿是緊張。

「平平,閉上眼睛,娘給你變個好吃的。」宋悠然哄道。

有裝滿物質的空間在,沒道理讓孩子餓肚子。

「三、二、一,睜開眼睛吧!」

平平睜開眼睛,口裡就被餵了一塊兒鬆鬆軟軟、香香甜甜東西,大眼睛瞪得更圓了:「糕糕?」

宋悠然又給他餵了一口牛乳蛋糕,叮囑道:「快吃,別讓你爹看見。」

平平卻不肯再吃了,他小手指向安安道:「安安,沒吃。」

往日分個果子,平平都要挑一塊兒自以為大的,這會兒有好吃的又惦記着讓給妹妹吃。

「平平真是個好哥哥,放心!娘給安安留了,這些都給平平吃。」宋悠然見平平如此關心妹妹,也很是欣慰。

平平看着香軟的蛋糕吞吞口水,拈起一塊遞到宋悠然嘴邊:「娘吃,一起,快,爹搶!」

宋悠然「噗呲」笑了起來,這小傢伙太可愛了,懂得把好吃的分給娘,還知道趕緊吃,別被他爹搶了。

母子倆分吃了一小塊蛋糕,平平還顫悠悠的從桌子上端了碗水給宋悠然。

吃完喝完,竟然還知道把殘渣收拾乾淨。

這小子不簡單啊,說話雖然不利索,卻很有腦子。

很快,顧神醫就被江晏白請了進來,老頭兒一臉的不樂意,沖宋悠然道:「我跟你家相公說了,小安安喝了安神葯要到半夜才能醒,臭小子就是不信,非得讓老夫來看看。」

顧神醫給安安檢查了一番,轉頭對江晏白道:「小安安沒事,有問題的是你夫人,腦後挨了那一棍子,靠着命大才活了過來,她身上的傷也不少。」

說著從隨身的藥箱里拿出一個瓷瓶遞給江晏白:「先前還以為她救不過來了,身上的傷就沒處理,正好你來了,把這葯給她抹在傷處吧。」

是覺得她反正要死,就沒必要浪費好傷葯吧?

呔!這糟老頭兒壞的很!

宋悠然可沒忽略掉這老頭兒看向江晏白時,眼睛裏流露出的狡黠,之前他怎麼沒有說給她藥膏呢,就算她自己不能抹,也可以讓紅英嫂子或者王嬸幫忙啊。

顧神醫見宋悠然斜睨他一眼,冷哼道:「老夫這傷葯,尋常人求都求不來,你還不樂意了?」

「您老人家先前怎麼不給?」

顧神醫拿手指點點她:「你傻了不成?先前你相公沒回來,反正也不會有人看你身上,這外傷多養些時日也就好了,沒必要浪費這上好的傷葯,現在他回來了,你不得趕緊把傷養好了。」

「老夫告訴你,這小子可是鎮國公世子,盛京名門貴女眼裡的香餑餑!你看看你這樣子,嘖嘖,面黃肌瘦,渾身是傷,哪裡有力氣跟別人搶夫君?」

「老夫跟你說,三年前國公夫人差點兒就給他定下親事,要定的是哪家貴女來着……」

「唔唔……臭小子,鬆手,老夫鞋掉了!」

江晏白捂着顧神醫的嘴將他拖了出去,對江林吩咐道:「你送顧老回去。」

他一臉鄭重的對宋悠然解釋:「三年前,我並沒有與人定下親事,夫人不要多心。」

宋悠然笑笑:「哦,沒關係,我不會多心。」

她話鋒一轉,問道:「只是,咱們算不算無媒苟合?孩子們怎麼辦?若是跟你回京,別人會不會說他們是私生子?」

江晏白聽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她並不在意他是否與人訂過婚,心裏有沒有別人,她關心的只有兩個孩子。

他在床前矮凳上坐定,望着宋悠然語調溫軟,卻異常堅定的說道:「今日早朝,陛下金口玉言,冊封你為鎮國公世子夫人,聖旨想必已送到了府上,平平和安安是我江晏白的嫡長子、嫡長女,日後,若是有人膽敢詬病平平和安安的身世,不止是我,整個鎮國公府都不會放過她們。」

聽着他溫和堅定的話,宋悠然的心臟急速跳動起來,有什麼東西從沸騰的血液里蔓延。

他的笑容如此溫和,作為顏狗的她,甚至不得不轉開視線,避免被他勾引到!

「那就好!」宋悠然垂眼道。

江晏白掏出顧神醫留下的傷葯,不自然的說道:「我給你抹葯?」

宋悠然見他拘謹不自然的樣子,暗自好笑,原來不只她覺得彆扭:「不必了,等安安醒了,讓她幫我。」

見江晏白有些不信,她便解釋道:「安安懂事的很,這點小事她能做到的。她性子沉靜又十分聰明,顧神醫看平平跟着歐陽師傅學武,眼饞得很,總想讓安安拜他為師,教授她醫術呢。」

「娘,娘,師傅,上山,抓,小狗,想看!」平平聽到宋悠然提到歐陽傑,想起上午跟師傅打獵抓回的小狗。

宋悠然問他:「你和師傅上山,抓到小狗了?平平現在想去看小狗,是嗎?」

平平點點頭,可看看娘頭上包着的白布,他又低垂了腦袋,囁喏道:「平平,陪娘,明天,去看。」

宋悠然捏捏平平的小臉,對他說:「娘沒事了,你出去玩吧,帶你爹一起去看看小狗。」

平平嘟嘟嘴,顯然是不喜歡江晏白這個爹,可娘都病了,娘的話他得聽。

他從床上爬下去,走到江晏白跟前:「你,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