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卷自己多累!世子夫人靠卷娃躺平咯小說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黑風寨中,宋悠然強忍着頭痛,勉強睜開了眼睛。

寨主家的小兒媳紅英坐在床邊,正輕拍着靠在她懷裡的平平。

艱難的環視一周,宋悠然並沒有看到安安。

安安怎麼樣了?她倒下前好似看到安安摔倒,不知道她有沒有傷到?

她開口問道:「嫂子,安安怎麼樣?」

聽到這喑啞虛弱的聲音,紅英忙轉過身來,竟有些不可置信:「平平他娘,你醒了?我們還以為……」

見宋悠然神色,知道她是在擔心安安,紅英忙道:「安安沒事,你放心吧!她磕傷了腿,顧神醫給她抹過葯了,還給她喝了碗安神葯,怕饒你休息,我婆母把她抱我家裡去了。」

「多謝你們!勞煩嫂子把安安抱過來,我想看看她。」

她頭破血流,滿身淤青,一張臉慘白,狼狽極了,就這樣側身看着紅英,讓人看了心酸。

紅英將睡熟了的平平放在床尾,嘆了一口氣:「也罷,我不把安安抱過來給你看着,你肯定是不能放心的。」

她給平平蓋好被子,囑咐道:「你先閉眼歇歇,我先去請顧神醫,再把安安抱過來。」

宋悠然無力的感激朝紅英笑笑,惹得紅英雙眼潮紅:「你還笑!快省省力氣吧!」

聽着紅英腳步聲漸遠,宋悠然意識潛入空間中探尋起來,在商場二樓的藥房里,找到了她急需的紅色保命小藥丸。

嘉寧曾說過**藥粉的瓶蓋里,有一顆紅色的保命葯,若是外傷嚴重時服下一顆,不止可以迅速止血,還能強效鎮痛。

打在後腦的那一棍很重,那「笨蛋」果真沒有騙她,若不是她穿越而來,平平、安安兩個孩子真的就沒有娘了。

宋悠然果斷將紅色藥丸服下,靜靜躺着等着紅英把安安抱回來。

聽着床尾傳來平平輕微的呼吸聲,宋悠然淺淺笑了。

她有孩子了,還是兩個乖巧懂事的好孩子,她會盡全力護着他們平安長大。

也願原主能放下心頭陰霾,瀟洒快樂的活下去。

沒一會兒,院子里傳來顧老神醫的聲音:「宋娘子,你醒了?」

宋悠然服下保命丸後,身上的疼痛感消退了許多,也有了些許力氣回話:「顧神醫,您請進。」

鬚髮皆白的顧神醫聞言,三步並作兩步衝進來,他看向宋悠然,滿臉寫着不可思議:「真的醒了?明明是藥石罔然之相,老夫竟是診錯了?」

宋悠然見老人陷入自我懷疑之中,忙出聲道:「許是閻王爺見我兩個孩兒可憐,又將我放了回來。」

顧神醫眉毛一挑,意味深長的說道:「無論什麼因果,能醒來終歸是好事!」

說完便示意宋悠然將手臂放在葯枕之上,伸手為她診脈。

良久,顧神醫才開口:「你先前可是服用了什麼救命葯?那藥效強大,卻也過於寒涼,若是還有那葯,之後不要再內服,拿酒化了,外敷於腦後受傷位置,亦可鎮痛、活血化瘀。」

宋悠然回道:「多謝您提醒,我會注意。」

顧神醫眉頭又挑了起來:「哦?這麼說,你還真有這樣的神葯?」

宋悠然:小老頭兒套路真深,竟然是在試探我……

不過顧神醫在此避世,對寨子里的病人都是免費義診,從不拒診,他醫德醫術皆可信任,那樣的神葯給他,定能救治更多的傷患!

更何況這兩年多,顧神醫一直很照顧她們母子是三個。

宋悠然應了:「大概還有幾顆,只是要明日才能給您。」

顧神醫起身:「小安安明日也要換藥,到時我再過來。你既能醒過來,之後便沒有大礙了,切記,這幾日要禁食蠶豆、魚蝦和酸冷之物。」

顧神醫剛走一會兒,紅英便將沉睡中的安安抱了過來。

紅英將安安輕輕放在宋悠然內側,又將安安磕傷的膝蓋指給她看:「喏,傷到了這裡,剛剛在門口遇到顧神醫,他又看了一下,他說明日再換一次葯就差不多了。」

見安安只是表面擦傷,宋悠然放下心來,她展顏對紅英笑道:「辛苦嫂子了,多虧了有你們一家人。」

紅英一貫刀子嘴豆腐心,見宋悠然臉色有了血色,又聽顧神醫說她已度過了危險,便不再收着脾氣:「你這人無趣的很,就會謝來謝去,要真的心裏過意不去,等你好了,給我家妞妞做身衣裳吧!」

「就是前幾日安安穿過的那件粉色的,妞妞見了成天纏着我要,害的我們一家子都不清凈。我和我婆母都手笨的厲害,哪裡做得出來!」

宋悠然嗔怪道:「說你自己笨也就罷了,怎麼連王嬸都說。等我好了,一定給妞妞做一套衣裳。」

紅英看她精神好了許多,便在床邊坐下,問道:「你可知道傷你的是誰?我公爹已報過案,可他們離得遠,並沒看清那人長相。」

宋悠然道:「我從沒見過他,來黑風寨之前我在邊城生活十年,也從未與人結怨,不知道他為何要置我於死地。」

紅英咒罵道:「這挨千刀的混賬,遲早要把他抓住千刀萬剮,你一個婦道人家自己帶着兩個孩子已是艱難,偏還遇到這般賊人。幸好你醒了,那時顧神醫說要準備後事,我婆母都嚇暈過去了。」

宋悠然忙問:「王嬸怎麼樣?」

紅英斜睨她一眼:「我婆母就暈了那一下,跟你那血葫蘆似的腦袋沒法比。」

宋悠然又想起來一事:「我那時揪下了那人的荷包,沒丟吧?」

紅英聞言,才恍然記起這事:「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我和婆母把你抬進來,見你手上抓着個靛青色荷包,我怕人看到,給塞到褥子底下了。」

宋悠然問:「是從那個兇手身上拽下來的,你怎麼給塞褥子下了?」

紅英赧然一笑:「對不住嘛,我想多了……」

見宋悠然不明所以,紅英更不好意思了:「我看是個男子用的荷包,還以為……還以為你有情郎了呢!」

宋悠然:你想的很好,下次不要想了!

紅英把那個荷包從褥子底下掏出來,嘖嘖道:「竟然是緞面的?那殺千刀的賊人肯定不是咱們寨子里的,咱們的荷包哪個不是粗布棉布的,誰家捨得用緞子做荷包。」

宋悠然接過荷包,仔細打量,藏青緞面平滑光亮,上面還銹了竹報平安的圖樣,綉工也很是精細。

荷包里除了幾兩碎銀,還有張字條,只見上面寫着幾個字:

「黑風寨,宋氏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