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不過顧神醫在此避世,對寨子里的病人都是免費義診,從不拒診,他醫德醫術皆可信任,那樣的神葯給他,定能救治更多的傷患!

更何況這兩年多,顧神醫一直很照顧她們母子是三個。

宋悠然應了:「大概還有幾顆,只是要明日才能給您。」

顧神醫起身:「小安安明日也要換藥,到時我再過來。你既能醒過來,之後便沒有大礙了,切記,這幾日要禁食蠶豆、魚蝦和酸冷之物。」

顧神醫剛走一會兒,紅英便將沉睡中的安安抱了過來。

紅英將安安輕輕放在宋悠然內側,又將安安磕傷的膝蓋指給她看:「喏,傷到了這裡,剛剛在門口遇到顧神醫,他又看了一下,他說明日再換一次葯就差不多了。」

見安安只是表面擦傷,宋悠然放下心來,她展顏對紅英笑道:「辛苦嫂子了,多虧了有你們一家人。」

紅英一貫刀子嘴豆腐心,見宋悠然臉色有了血色,又聽顧神醫說她已度過了危險,便不再收着脾氣:「你這人無趣的很,就會謝來謝去,要真的心裏過意不去,等你好了,給我家妞妞做身衣裳吧!」

「就是前幾日安安穿過的那件粉色的,妞妞見了成天纏着我要,害的我們一家子都不清凈。我和我婆母都手笨的厲害,哪裡做得出來!」

宋悠然嗔怪道:「說你自己笨也就罷了,怎麼連王嬸都說。等我好了,一定給妞妞做一套衣裳。」

紅英看她精神好了許多,便在床邊坐下,問道:「你可知道傷你的是誰?我公爹已報過案,可他們離得遠,並沒看清那人長相。」

宋悠然道:「我從沒見過他,來黑風寨之前我在邊城生活十年,也從未與人結怨,不知道他為何要置我於死地。」

紅英咒罵道:「這挨千刀的混賬,遲早要把他抓住千刀萬剮,你一個婦道人家自己帶着兩個孩子已是艱難,偏還遇到這般賊人。幸好你醒了,那時顧神醫說要準備後事,我婆母都嚇暈過去了。」

宋悠然忙問:「王嬸怎麼樣?」

紅英斜睨她一眼:「我婆母就暈了那一下,跟你那血葫蘆似的腦袋沒法比。」

宋悠然又想起來一事:「我那時揪下了那人的荷包,沒丟吧?」

紅英聞言,才恍然記起這事:「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我和婆母把你抬進來,見你手上抓着個靛青色荷包,我怕人看到,給塞到褥子底下了。」

宋悠然問:「是從那個兇手身上拽下來的,你怎麼給塞褥子下了?」

紅英赧然一笑:「對不住嘛,我想多了……」

見宋悠然不明所以,紅英更不好意思了:「我看是個男子用的荷包,還以為……還以為你有情郎了呢!」

宋悠然:你想的很好,下次不要想了!

紅英把那個荷包從褥子底下掏出來,嘖嘖道:「竟然是緞面的?那殺千刀的賊人肯定不是咱們寨子里的,咱們的荷包哪個不是粗布棉布的,誰家捨得用緞子做荷包。」

宋悠然接過荷包,仔細打量,藏青緞面平滑光亮,上面還銹了竹報平安的圖樣,綉工也很是精細。

荷包里除了幾兩碎銀,還有張字條,只見上面寫着幾個字:

「黑風寨,宋氏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