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好!」

江晏白自知愧對孩子,不敢奢望平平一下子就接受自己,此刻平平肯搭理他還有些受寵若驚。

江晏白踱着小步乖乖跟在平平身後。

待兩人出了屋子,宋悠然聽到平平不滿的聲音:「你,太慢,跟好。」

想也知道江晏白有多憋屈,宋悠然賊兮兮的笑了。

趁父子二人去看小狗,她掏出畫紙,繼續描繪行兇者的人像,睡前她已勾勒出了那人的輪廓和五官的基本形狀,只是還沒有來得及鋪色。

幸好她小時候學過美術,上大學時又拾了起來。

對她而言,畫一張人物素描並非難事。

宋悠然猜測,這個兇手恐怕是匆忙間被派來的,許是有人知道了她們母子三人的存在,想趕在江晏白將她們接進盛京前,把她們除掉!

是江家仇家所為,還是自己母子三人擋了別人進國公府的路?

江晏白既然來了,追兇之事當然要交給他。

皇上已經封了她為世子夫人,她們娘仨肯定是要進鎮國公府的,既然如此,江晏白就得盡到他作為丈夫、父親的責任!

目前看來,這男人還不錯!

要顏值有身材,要家世有權勢,要責任有擔當……

最最重要的是,他能生!

原主能生出平平、安安這麼一對兒可愛的龍鳳胎,江晏白也是有那麼一點點貢獻的。

光這一點點,就比她那個前夫吳敬梓強一萬倍!

「娘,娘,看狗!」

平平興奮的喊聲由遠及近傳來,很快他就跑進了屋子。

江晏白單手托着團毛茸茸的小東西,跟在平平身後。

平平邀功拽着江晏白坐在床邊,讓宋悠然看那小東西:「娘,養狗,安安,要!」

只見那小狗只有江晏巴掌大小,通體卻有黃灰、黑、棕等幾種顏色,宋悠然只覺得,這真真是好醜好醜的一隻雜毛狗!

望着平平那獻寶似的表情,宋悠然卻只能昧着良心誇到:「毛茸茸的,這小狗很可愛!」

江晏白道:「不是小狗!」

宋悠然詫異極了:「啥?」

「不是小狗,是狼崽子,歐陽傑和平平在山上撿到的。」江晏白解釋道。

宋悠然:狼崽子也敢撿,這是嫌命太長了……

她毛骨悚然,嚇得不由自主的縮了下身體,大氣兒都不敢喘。

江晏白見她害怕,將平平領了出去,把狼崽子交給院子里護衛,又囑咐護衛在院子裡帶平平玩。

他回身對宋悠然道:「別怕,狼崽兒從小養也是能養熟的,江家有擅長馴獸的護衛。」

「你還要養着這雜毛狼?」

「不是我要養,是平平!」江晏白為自己小聲辯解道。

宋悠然氣結:「他才多大,你就不會跟他說不能養?這東西是能家養的嗎?它可是狼啊!狼,你懂不懂?你心咋這麼大?萬一傷了孩子怎麼辦?送走,趕緊送走!」

江晏白摸摸鼻子:「平平喜歡啊,我不敢說……」

宋悠然心中直呼:好傢夥,好傢夥!

這是要讓她當惡人吶!這事兒上他竟然想唱紅臉,讓她做唱白臉的那個?

依着宋悠然對平平的了解,若是直接跟他說不能養,恐怕會哭鬧不依,只能想別的辦法解決了:「你回頭讓人尋個毛色差不多的狗崽子,悄悄給他換下來!」

江晏白雖然依舊覺得,以廖大的能力,馴養這隻狼崽兒不成問題,但他見宋悠然面色不虞,知道這時候還是不要多說的好。

反正平平想要的是狗,那按他娘說的辦也沒錯。

他點頭道:「你說的對,是我考慮不周,我會讓人儘快找只小狗換過來。」

宋悠然:認錯態度倒也還行。

江晏白:家裡從老到小那麼多女人,他自小就學會了一個道理,不能跟女人頂嘴,也不要試圖跟她們講道理,不然小錯就會變成大錯,那更難哄了……

「喏,你看看這個!」宋悠然把畫好的人像遞給江晏白。

江晏白見那是一張明顯只用線條勾畫,卻異常逼真的男子圖像,他不解的問道:「這是?」

「那個打我悶棍的人!還有這個荷包,也是從他身上拽下來的,從這張紙條上看,他的目標不只是我,還有兩個孩子!就算是為了孩子們的安危,也要儘快查出真兇!」宋悠然憂心忡忡,擔心幕後之人會再次出手。

宋悠然三人在黑風寨住了這麼久,都未曾遇到什麼危險,怎麼偏偏會在自己重返盛京後出事?

江晏白隱約猜到,此事或許與江家的人脫不掉干係。

昨日深夜返京,江家的人知道他回來,都聚到了老祖宗那裡,老祖宗過於開心,一句「你要儘早把宋氏母子接回來」,暴露了宋氏母子的存在。

從出事的時辰推斷,兇手是早上城門開啟時,從北城門出的城。

有了追查方向,江晏白便決定立即寫信給鎮國公。

如今這個情況,宋悠然受傷在床,安安又昏睡着,兩人都不好移動,江晏白便與宋悠然商量,今晚留宿黑風寨,明日再回盛京。

宋悠然對正在寫信的江晏白問道:「我想向你打聽兩個人。」

江晏白轉頭問她:「什麼人?」

宋悠然道:「清遠伯府三爺宋德宣和四少爺宋明燊。」

「宋德宣、宋明燊?」江晏白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宋明燊、宋悠然?難道你是……宋明燊的妹妹?」

宋悠然撇撇嘴,不滿道:「我還沒決定是不是呢!」

「此話怎講?」

「十三年了,誰知道現在他們還記不記得我?或許早就把我這個人忘了!」

「不會,他們沒有忘記你,一直在找你。三年前,你兄長知道我要去往邊城,還曾拜託我在邊城幫忙尋人。」

宋悠然疑惑道:「我大哥怎麼會結識到你這鎮國公世子?就清遠伯府那破落戶的名聲,世家大族誰願意跟宋家人結交?」

「十九歲的探花郎,但還是有許多人樂意結交的。四年前,宋明燊得知我要前往邊城,便請我幫忙尋找失蹤多年的妹妹。」

「不止宋明燊,你父親也在尋你,你失蹤前他已中舉,後來為了方便尋人,他棄文從商,據宋明燊說,為了找到你,你父親已走尋了大半個東陵。」

「你說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