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感覺到宋悠然的鬆動,那個「老大」儘力忽悠起來。

宋悠然:「小孩兒才做選擇,大人全都要!」

「不行,不可能,你想都別想!」

「老大」聽到宋悠然的想法,忙連聲拒絕,提示道:「只能選一個!」

宋悠然撇撇嘴,她還什麼都沒有說呢:「真的只能選一個?那我選擇不穿!」

老大懇切的說道:「千真萬確,穿越者眾多,有金手指的也只是少數,能讓你自主選擇一個,已經是我們能給的最大讓步。」

笨蛋插嘴道:「友情提示,留給你考慮的時間不多了。」

宋悠然驚呼:「我要魂飛魄散了?」

「那倒是不會,」笨蛋解釋道:「是你要穿過去的那具身體,再沒有靈魂進去就真的要宣告死亡了。」

「還有多久?」宋悠然問道。

笨蛋回道:「哦,剛才還有兩分鐘,現在只剩一分半。」

宋悠然氣急:「一分半?你特么為什麼不早說?」

笨蛋:「一分十五秒……」

「空間!我要空間!」宋悠然沒時間再跟「笨蛋」計較下去。

老大:「空間是吧?我們這裡有修鍊空間、靈泉空間、醫療空間、儲物空間……」

笨蛋:「四十秒……」

宋悠然看見底下人群散開,「自己」推着購物車也漸行漸遠,她靈機一動:「我要這個超市,不,這整座商場做空間。」

笨蛋倒吸一口涼氣:「不行、不行,太貪心了。」

宋悠然:「貪心?你看看我名下的財產,能買下多少個這樣的商場?」

笨蛋弱弱提示:「但現在已經不屬於你了。」

「你還敢說?還不是你乾的好事!」宋悠然怒斥,時間緊張沒時間吵架,趕緊繼續提要求:「物質一定要充足,最好有補貨功能,空間要能自由出入……」

老大忙打斷她:「曉得了,曉得了,我們會儘力滿足你的要求。」

笨蛋:「十、九、八、……」

宋悠然:「不是儘力!是必須,不然我下次死了也不會放過你們……」

一股無名的力量裹挾着她進入了無盡的黑暗。

「嗚嗚嗚,娘!娘!醒醒……」

稚嫩的哭泣聲在耳畔響起,黑暗中,宋悠然感覺到一隻小手正輕輕的撫在她的頭上。

「平平,去陪着安安吧!安安自己睡覺會害怕的,你當哥哥的,要照顧好妹妹呀!」

「不,平平,陪娘……」

「顧神醫,宋娘子真的沒救了?要是就這樣去了,兩個孩子可怎麼辦啊?」

「是啊,平平、安安才兩歲多,咱們寨子里的人多,幫着把孩子們養大是不成問題,可兩個孩子成了孤兒,真是可憐啊。」

宋悠然頭疼的厲害,她聽着周圍的聲音,知曉自己已經穿越到古代。

原主的記憶如一幀幀畫面,也漸漸湧現在她的腦海,果真如「笨蛋」所言,是個苦命人。

現在是永平二十三年,她如今身處的黑風寨位於黑風山上,距東陵國都盛京僅一百餘里。

她今年二十有一,龍鳳胎兒女平平和安安只有兩歲五個月大。

平平長手長腳、又活潑好動,寨子里武藝最高的歐陽傑認為他是個學武的好苗子,有想收他為徒的想法,對此,原主是贊成的。

今天一早,平平跟着歐陽傑去了山裡狩獵。

而她,則帶着乖巧安靜的女兒安安在山上挖野菜。

初春的山上,萬物復蘇,山野間長出了了許多鮮嫩的野菜,薺菜、苦菜、麥瓶草、灰菜……,宋悠然邊挖野菜邊教乖巧的安安認識野菜。

挖了一會兒野菜,原主怕累到安安,讓她坐在山石上休息,自己則在附近繼續忙碌着,鮮嫩的山野菜托寨里的人帶到下山去賣,也能換一些銅板。

她埋頭挖着野菜,心裏又想着要給平平安安做些什麼午膳,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的靠近。

一棍砸在腦後,她並沒有立即倒下,忍痛回頭,看見一個眼生的男子又要朝她揮下一棍。

「娘親、娘親!」

原主拼盡全力用雙手緊緊抓住了棍棒,膠着中,她見安安踉蹌着往這邊跑來,忙喊道:「安安別過來,快回去,回去!」

安安頓了頓,隨後仍朝着原主跑了過來。

那行兇者木棍被抓住,一時間竟爭搶不過,他便棄了木棍,對着女人拳打腳踢起來。

原主意識逐漸渙散,看到安安被山石絆倒,又看到幾人從遠處疾奔而來,她想抓住轉身要逃的行兇者,卻被他奮力往地上甩去,倒地時原主順勢拽下了那人的荷包。

……

東陵盛京皇宮,正在早朝。

「宣鎮國公世子進殿!」

面色各異的朝臣們均轉頭看向殿外,很快便見一年輕男子大步跨入殿內。

來人身姿修長挺拔,面如冠玉,劍眉鳳目,那相貌與太子殿下竟有五六分相似。

外甥隨舅,雖然這位國舅的年齡,比太子殿下還要小一歲。

江世子三年前失蹤,世人皆以為他早已不在人世,還都猜想過鎮國公會過繼哪個侄子為新世子,不曾想江世子竟然活着回來了。

江晏白向皇帝叩拜:「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忙對這個小舅子道:「快快平身!」

「謝皇上!」

皇帝向眾臣子道:「三年前,西陵屢犯我朝邊城,因朝中暗藏西陵姦細,使我東陵在交戰中屢屢受挫,在邊城禦敵的鎮國公世子也數次遭到暗害,為肅清姦細,朕密令江世子隱藏身份暗查姦細。」

「三年間,江世子不僅協助朝廷清除西陵姦細十餘人,還化名霍安,協助我朝征西大軍拿下西陵半壁江山。」

眾臣聞言,恍然大悟,難怪近年來聲名鵲起的霍將軍,在戰場上總會帶着面具。

三年前江世子也才不過才十七歲,竟能擔下如此重任,鎮國公府後繼有人啊!

更何況,他還是皇后親弟,太子殿下的嫡親舅舅,看來,鎮國公府至少又能興旺幾十年。

對了,江世子失蹤三年歸來,想必江家還未來得及給他安排親事。

不知自家未婚的女兒、侄女、孫女、外孫女,有沒有嫁入鎮國公府的福氣,散朝後得儘快給家裡夫人傳個信才是。

眾人遐想之際,忽又聽到皇上道:「江世子才德兼備、智勇雙全,乃東陵之棟樑,朕心甚慰,特加封為驍騎將軍,其夫人宋氏賢良淑德,勤勉柔順,着即封為鎮國公世子夫人,其餘封賞會隨聖旨送到國公府上。」

「臣江晏白,謝陛下隆恩!」

江晏白未曾想到,皇上姐夫會在朝堂上給宋氏冊封誥命,如此甚好。

有陛下金口玉言,今後那些貴婦、貴女們想要為難宋氏母子三人,也需得多掂量掂量。

皇上旨意說完,朝臣們皆面面相覷。

江世子已經娶了夫人?這麼大事兒怎麼沒聽說過啊?

無論如何,大家先前那點兒遐想,已經成了瞎想!

人家江世子失蹤的這三年,不僅立下不世功勛,還成親了!

妥妥的別人家孩子啊,成家立業兩不耽誤!

想想自家那些不成器的子孫,再看看眼前器宇軒昂的江世子……

唉!

人比人,該扔!

散朝後,江晏白被太子親自帶着去了朝陽宮,午時又被帝後留膳,直到臨近申時才從宮中出來。

見世子出了宮門,長隨江林滿臉着急的迎了上來:「世子,少夫人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