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楚衡此刻正聚合著身邊能用的大臣在自己的房間密談。

「二殿下,太子已經去領流民了,我等已經精挑細選,他不可能贏的。」

一名大臣嘴角勾起一絲奸笑稟報道。

楚衡眉頭輕皺,其實他本不想用這種方式來穩贏楚雲。

不過大臣們提的建議也有可取之處。

「別太過火,父皇可是看着我和太子這一次的比試的。」

楚衡叮囑道。

這名大臣連忙點頭,「這個二殿下大可放心,我等選擇都比較隱晦,之後太子發現也已經遲了。」

「就憑那些流民,別說紮根城外了,能不能挺過這個寒冬都是問題。」

在這些人的眼裡,流民根本就不是民,而是工具。

旁邊的大臣也開口道,「我等決定讓這些流民以工代賑,修建棲身之所。」

「需要的錢和糧食,過兩日就會完全到位。」

「不用等到開春,說不定這個寒冬勝負就能分出。」

其他大臣也都紛紛拱手,「我等預祝二殿下榮登皇儲之位!」

楚衡看着眼前這些大臣,嘴角一翹。

大哥,你看到了嗎?

我手底下能人眾多,要錢有錢,要糧有糧。

你拿什麼和我比?

太子之位,必定是我的!

與此同時,楚雲已經換了一身平民的裝束,來到了城外剩下的另一半流民人群之中。

不少流民都好奇地打量着楚雲,不明白楚雲看起來穿着如此樸素,為何身後確有地位顯赫的官員跟隨。

只見官員主動開口,「爾等有福了,自今日起,太子殿下將會負責管理你們!」

流民們難以置信地看向眼前的楚雲,難怪就算樸素衣衫加身,楚雲身上依舊掩藏不住皇宮貴族才有的獨特氣質。

流民們不禁低語。

「太子?難道是原來那個太子?」

「我聽說太子原先紈絝無邊,稍有不悅就會動手打人,喜怒無常!」

「那咱們豈不是完了?」

「聽說不少人都被二皇子帶過去了,為什麼我們沒有跟着二皇子。」

「哎,誰說不是呢,太可惜了。」

……

站在楚雲身邊的官員臉都黑了!

這群流民竟然敢當著太子殿下的面前如此放肆,這分明就是找死!

官員正打算和楚雲說一說,要不來個殺雞儆猴。

楚雲緩緩開口道,「正如剛才他所說,從今日起一直到開春,都是孤來管理你們。」

「你們不必擔心,你們是民,我雖為太子,可依舊是天下之民。」

「從今天開始,你們住的什麼,吃的什麼,我就住什麼,吃什麼!」

楚雲一放話,流民們神色驚愕,不知所措。

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竟然願意和他們這些流民吃住在一起?

真的假的?

官員也慌了,連忙道,「太子殿下,這是萬萬不可的事情,你可是太子,怎麼能和流民待在一起。」

「這要是讓皇上知道,肯定會大發雷霆的,皇家也要有皇家的威嚴。」

楚雲轉頭看向官員,「皇家的威嚴從何而來,無人敬重皇家,皇家的威嚴對誰去施展?」

「流民們現在內心不安,正是需要一個主心骨的時候。」

「如若你願意待在這裡,我倒是可以答應。」

官員臉色一滯,他們拚命考官,為的就是能夠站在朝堂之上。

從沒有想過和流民待在一起。

楚雲撇了撇嘴,「知道你拉不下這個面子,回去吧,不必管我了。」

「這裡的流民,我來管理。」

京城以北地帶,便是楚雲管理流民的區域。

現在京城往北都是荒地,深秋入冬,荒地開墾已無太大意義。

比起這些,如何籌集錢糧,將流民們的溫飽解決才是第一大問題。

官員看着楚雲就這麼走進了流民群中,懊惱之下,趕忙折回去,趕緊將這事稟報上去。

太和宮中。

正在和皇上在一起談話的皇后聽完官員的稟報,臉上滿是擔憂。

「雲兒他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敢和流民待在一起,那些人現在都餓瘋了。」

「誰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到時候雲兒要是被一些刁民挾持,那不是要出現大禍?」

楚皇臉色微變,不得不說,楚雲的做法的確有些讓他大吃一驚。

二皇子這邊的動作他早就得到了風聲。

本以為太子接下來可能會苦惱一段時間。

沒想到,楚雲竟然嘗試身體力行。

楚皇的眼中閃爍着好奇,他很想知道,楚雲在流民群中到底能堅持多久。

「派一些護衛,偽裝成流民混入其中,目的只有一個,保護太子。」

官員一聽,眼中一喜,這屬於是皇帝親自給人用,不用白不用!

莫非,太子殿下早就算到了這一步?

皇后哪裡捨得讓自己的兒子受苦。

隔天,一輛輛推車朝城外移動而來。

流民們看着滿滿當當的糧食,齊聲高呼。

人群之中,睡了一晚上的楚雲身上已經生起了疹子。

他走到人群之外,看着這一車車的錢糧,眉頭一皺,看向最前面的衣着奢華的男子,「哪裡來的?」

男子看到楚雲,趕忙見禮,「太子殿下,此乃我崔氏的一點心意,崔氏得知太子殿**恤流民,特地支援一些資源,還請太子殿下收下。」

在男子看來,太子肯定會笑納,畢竟現在太子什麼資源都沒有。

楚雲看着這一車車的錢糧,搖頭道,「拿回去,我不收。」

男子神色一怔,愕然看向楚雲,「太子殿下,你真的不收?」

在看見楚雲決然的神色,男子都納了悶了,這要是不收的話,流民不得完蛋嗎?

看來傳聞太子變得不一樣之事是假的,這太子還是和以前一樣固執。

殊不知,楚雲這麼做也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眼下世家大族早就已經在潛移默化中深入朝堂各個階層。

他作為太子,如若接受了崔氏的幫助,毫無疑問,這必將會觸及楚皇的底線。

二皇子的母親雖說是世家出身,可這一次援助都沒有任何世家的影子。

楚雲深知自己母后是好心,但他不能跨出這一步。

朝中還有不少中立派正在觀望,他必須得拿出點本事才能夠讓這些中立派倒向自己這邊,成為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