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極品廢太子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掄才大典兩輪皆是太子魁首。

一時間,太和殿內的氛圍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二皇子一派的大臣們垂頭喪氣,暗暗搖頭。

原本今天本該是二皇子成為皇儲之日,現在看來,機會卻十分渺茫。

太子表現出的驚世才華,是在場的大臣們所沒有料到的。

連勝兩輪,第三輪甚至可以不用再進行比較。

在場的大臣們只有一個心聲,皇儲難易!

楚衡心中充斥着濃烈的不甘,為了這一天,他做足了準備。

臨行前,還特地和自己期盼這一日許久的娘親再三保證,今日必成為皇儲,揚眉吐氣。

而今,兩輪皆敗,楚衡心中的驕傲被毫不留情,完全擊碎!

怎麼會這樣!

楚衡表面失落,內心已經在咆哮!

楚雲看似風輕雲淡,實則暗鬆了口氣,看來今天自己這個太子的寶座就算是穩住了。

還好自己來得快,要不然可就真的沒戲了。

開局皇儲位置都沒了,那還玩個屁!

皇儲一旦易位,再想更迭無疑是難上加難。

楚衡看着楚雲那平靜的樣子,似乎對於這場掄才大典的結果沒有絲毫的意外。

不甘心的楚衡深吸了一口氣,「父皇,兒臣還想再和太子比試一場!」

「太子若能勝出,兒臣甘心落敗,可若是兒臣勝出,還請父皇給兒臣一個治國的機會!」

楚衡自然不能直白明說,不過再委婉表達,意圖都只有一個。

楚皇看着楚衡,其實一直以來,他對自己這個二兒子還是很滿意的。

課業無需操心,才華更是無處挑剔。

楚皇原本對楚雲已經失望,國家是需要交給明君的。

楚雲平日里的表現,讓楚皇看不到希望。

偏偏楚雲現在的表現,又讓楚皇有些動搖。

楚皇沉思後,心中有了定計,他打算看看楚雲是否真的有所改變。

楚雲心中卻有些不爽,玩不起這還開始耍賴了不成?

掄才大典,他都拿了魁首,太子之位保留本無異議。

現在楚衡這句話,分明就是想說,前兩局誰贏無所謂,最後一次直接定輸贏。

二皇子一派的臣子此刻眼觀鼻,鼻觀心,不敢擅言。

因為楚衡此舉的確有些不太妥當。

楚皇這時開口,「那你認為第三輪比試什麼?」

楚衡心中大喜,雖說只是一句建議,不過他還是覺得以自己在父皇面前的表現,還是可以嘗試的。

「兒臣認為,才華不能停留表面,紙上談兵終究局限。」

楚衡朗聲道,「太子今日表現絕佳,想必在實際處理問題上必定也有獨到之處。」

「不久前,兒臣聽聞北邊大旱,流民混亂,如今京城之外已有不少流民聚集。」

「流民若是處置不妥當,不僅有損皇朝名望,可能還會讓一些流民生出造反之心。」

「流民問題解決宜早不宜遲,我提議,兒臣和太子各管理京城外的一半流民。」

「誰管理的流民死傷最少,並能讓流民在京城外安定下來,誰就算贏!」

「如此這般,即便兒臣輸了,至少流民不會再受苦難,如此兒臣也心滿意足。」

站在一旁的楚雲暗暗咂嘴,自己這二弟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楚衡先從流民問題入手,從實際問題到皇朝大義,最後甚至將輸贏置之度外。

無論楚衡心思真假,這份提議,很難會不得到楚皇支持。

果不其然,楚皇聽後,眼底精光閃過。

自己這二兒子果然不凡,楚皇從來不介意底下的皇子彼此競爭。

不過好的競爭可以相輔相成,壞的競爭也會造成家破人亡。

因此,楚皇對於皇子們的品性尤為看重。

楚衡這般表態,他心中非常滿意,因為楚衡的心思和他所想契合。

他也想用更實際的問題去考驗太子的能力,如此一來正好!

「衡兒能有此想法,我怎麼可能不支持,你們二人所爭,亦能造福於百姓,這是一件好事!」

二皇子一派的大臣們,心中歡欣雀躍。

心中對二皇子愈發敬佩,三言兩語就能扭轉局勢,二皇子有為君之才!

楚皇眸光一轉,看向楚雲,「雲兒,你什麼看法?」

他知道,楚雲現在心中肯定還是很不滿的,過去的楚雲,估計現在已經大表心中態度。

只是楚皇認識中的楚雲早已經是過去式。

只見楚雲開口道,「二弟有如此好心,我身為太子,更當親為踐行。」

「此舉並不是為了我等二人輸贏,皆是為了流民百姓,流民若能安居,皆會讚頌大楚。」

「正如兒臣前面所言,百姓安居樂業方為皇朝之根本。」

楚皇心中十分滿意,他對楚雲的印象再次有所改觀。

原本還替自己的兒子有些不平的皇后美眸流光閃爍,自己的兒子似乎和過去真的有些不一樣了。

「你們兄弟二人既然同心同意,關於這最後一場比試,朕允了。」

「如今深秋,期限便定為開春。」

大臣們聽後,一個個反倒面露難色。

深秋至開春,治理流民情況最為艱難。

大旱之日,糧食欠收,流民們早就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

眼下天氣日漸寒冷,接下來入冬,流民死傷恐怕會急劇增加。

如此惡劣的條件之下,要讓流民死傷降低還要安定城外,難度之大,難以想像。

就是一些名臣,面對這個問題,都會選擇從長計議。

眼下這個流民難題,對於太子和二皇子而言,當真是一個非常嚴峻的考驗!

楚雲和楚衡皆表示沒有問題,楚皇宣布退朝。

楚雲退下時,見自己母后給自己使了一個眼色,頓時心領神會。

殿後太和宮。

退朝後,楚皇剛和皇后剛進去,太監就站在宮門外朗聲道,「太子殿下求見!」

楚皇眼神訝異,下意識瞥了一眼皇后。

「讓他進來。」

不在朝堂之上,楚皇的語氣也隨意了幾分。

楚雲昂首闊步,走進宮內見禮,「兒臣見過父皇母后!」

楚皇臉色柔和,「行了,這裡就我們一家人,不必如此拘禮。」

「我倒是更擔心你的傷,有讓太醫再好好給你複診一下嗎?有沒有感覺到哪裡不舒服?」

楚皇所言,句句都在關心楚雲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