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太和殿上,群臣鴉雀無聲。

第一個鼓掌的,是對楚雲這首《將進酒》滿意至極的楚皇!

楚雲此刻雙頰微紅,不得不說,這酒是真的烈!

一壺下肚,腹中宛若有火團在跳動。

整首詩開篇大氣,瀟洒豁達中隱約透着內心遠大的抱負志向。

在場文臣無不暗暗點頭,此等詩作他們聞所未聞,一字一句卻能夠讓大家去反覆咀嚼。

不少臣子看向楚雲的臉色也有了細微的變化。

太子一派的官員們暗暗抹淚,他們直到今日才明白太子殿下真正的想法。

過去他們也曾想過離開,太子紈絝,不學無術,如此儲君,難為國本。

如今賦詩讓在場臣子津津樂道,絕贊稱奇!

曹參一臉震撼,酒詩繁多,能寫得如此絕妙世間少有!

更別提楚雲可是現場賦詩,過程別說半炷香了,也就是幾個呼吸之間。

這樣的天賦,驚為天人!

曹參眼神閃爍,太子今日如此表現,難不成過去一直在暗中藏拙?

只是這般又是為何?

太子已然是儲君,歷代儲君無不飽讀詩書,胸懷遠大。

隨時隨地準備好大展拳腳,為今後攝政做好完全預備。

隨着楚皇的掌聲響起,臣子們紛紛鼓掌,連聲叫好。

楚衡愣在原地,先前還獻給他的熱烈掌聲現在全都歸於楚雲。

楚衡內心十分不甘,自己怎麼會比不過這個成天遊手好閒的大哥!

一旁的皇后輕輕拭去眼角的淚花,感慨自己的兒子終於是長大了。

楚雲藉著酒勁,轉身看向群臣,「諸位認為,吾方才這首詩如何?」

在場大臣無不稱道讚歎,再者而言,連楚皇都站起來鼓掌了。

如此認可,他們做臣子的,難道還要和楚皇作對不成?

楚衡詩作雖然驚艷,不過和楚雲相比,相形見絀。

一個地上,一個天上,完全是雲泥之別。

楚皇臉上滿是笑意,「諸位愛卿若是沒有意見,那今日掄才大典第一輪魁首為太子!」

楚衡緊咬牙關,他很想反駁,可是就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的詩詞不及楚雲,內心不忍生出一股挫敗感。

楚皇接着輕咳一聲,「接下來舉行掄才大典第二輪,論國策。」

「你們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觀點,不過不得妄言,須得有理有據。」

「誰的觀點最好,誰就能拿下第二輪魁首。」

楚衡方才一直被壓制,如今總算又到了展現自己才華的時候,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不就是會點詩詞嗎,於治國又有何用?

楚衡自信一笑,我飽讀古經,便覽歷代治世之道,大哥,就沖這一點你絕不是我對手!

楚衡這一派的臣子們心情也恢復過來。

在第二輪,他們已經看到了楚衡勝出的希望。

士子和一些皇子紛紛就畜牧、城市規劃、官員選拔、農業發展提出自己的見解。

底下群臣暗暗點頭,大楚皇朝當真是迎來了一個好時代。

如此多優秀皇子和士子,何愁不興!

楚皇臉上始終掛着笑意,不過每一位給出的回答,他都不是很滿意。

很多事情都是在紙上談兵,不切實際。

觀點雖虛,可也要有可行性。

美好幻想絕非治國之策。

更別提這些人在提建議說想法的時候,還會特地阿諛討好一番,讚揚他現在頒佈的政策。

楚衡這時站了出來,「兒臣覺得,眼下大楚皇朝正值昌盛,越是這種時候,越應該為國百年千年後大計着想。」

楚衡此話一出,群臣無不一驚。

沒想到楚衡竟然懷有如此遠見。

楚皇眼神微動,「你且說說。」

楚衡心中一喜,知道自己已經吸引了楚皇的注意力。

「兒臣認為,應從人才選拔上入手,名臣輔佐明君,治理國家從不是一家之言的兒戲。」

「人才選拔應需要重重篩選,而非一考定論,應該年年考,反覆考,讓為臣者不忘初心!」

楚皇眼底閃過一絲訝然,其實楚衡這個提議他之前就有曾想過。

底下現在一些人才選拔秩序還是太過混亂,很多規矩並不清晰,更無法監督。

這一點是很不好的!

楚衡能提出這一點,楚皇很欣慰。

楚衡能察覺到來自自己父皇賞識的目光,臉上露出一絲得意。

他倒要看看,楚雲拿什麼和自己比。

空會談幾句詩詞,還真以為自己能上天?

只見楚雲撇了撇嘴,「二弟,考之一字也不見得就發人深省吧?」

楚衡眉頭一皺,怎麼都沒有想到,楚雲一上來竟然是反駁自己的觀點。

楚皇倒是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想看看楚雲接下來會說什麼。

「太子殿下有何高見?」楚衡眼睛微眯,「臣倒是很想聽上一聽。」

楚雲搖頭道,「我沒有高見,就希望往後二弟在管理自己一畝三分地的時候,多讓手下考考試。」

楚雲的確沒有實際性反駁,隨口一言,卻讓楚衡瞬間落入下風。

什麼一畝三分地,其實就是說你只配為王得封,無緣做君。

楚雲心中冷笑,治國之策那還不是信手拈來。

就給你們看看什麼叫降維打擊。

「我覺得如今大楚皇朝,看似繁盛,實則積病頗多,敢問諸位,如此繁盛的情況下,百姓都有錢可花?」

楚雲一句話,讓在場臣子們無不神色緊張起來。

楚皇眼睛一亮,「皇兒,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楚雲轉身行禮,「兒臣有一些愚見,泛泛而談,還請父皇莫怪。」

先說斷後不亂,免得底下一些老學究或者大臣對他發難。

楚皇點了點頭,「朕允了。」

楚雲拿起了穿越前讀過的《國富論》,就眼下的生產力發展如何協調,平民百姓如何創造生產力等問題提出自己的見解,就達成持續發展循環的角度闡述了一番。

楚皇聞言,心中大驚。

楚雲對很多事情一針見血,頗為具體獨到,一些解決的辦法固然有些需要因地制宜修改,可這已經足夠好了!

群臣們更是震驚當場,如此雄才偉略,很難和過去那個紈絝太子聯繫起來。

大家都有一種過去自己被騙了的感覺。

楚皇大笑出聲,「好!非常好!朕宣布,今日掄才大典第二輪魁首太子當之無愧!」

太子一派的臣子們喜形於色,要知道,今日本該是他們就此退出朝堂大殿之日!

想不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絕境之下竟然還能有翻身之時。

他們此刻對楚雲的崇敬宛若濤濤江水,連綿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