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楚雲保持着作為一個帝國儲君應有的姿態,面露恰到好處的微笑,繼續與之飆戲。

「曹大學士言重了。孤剛才也是一時口快,本不該讓令郎出題才是。」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太子楚雲給曹輝挖了個坑。

然後曹輝根本沒有意識到危險,想都沒想就跳進去。

所以,楚雲這時乾脆把話挑明,反而顯示出他的坦蕩。

如果曹大學士穿越到現代,便知道楚雲這是又當又立。

只可惜,此時此刻的他,只能震驚於太子殿下翻天覆地的變化。

楚皇看到向來言辭犀利,甚至偶爾還噴他一臉的曹大學士,在太子楚雲手上吃癟,不由心情大好。

他努力忍住笑,開口說道:「行了,現在說太子楚雲的事。」

曹參連忙躬身道:「是,陛下!」

楚皇有心做一個惡作劇,眼珠微微一轉,對曹參說道:「以大學士之名,倒有出題的權利。曹愛卿,不如你來出題吧,以示公正。」

曹參心裏憋屈的一批,這不是故意把他架在火上烤嗎?

但楚皇已經開了金口,他哪兒敢拒絕,只能趕緊答應。

「臣遵旨!」

皇帝下旨讓他這個大學士出題,這才符合規範,任誰也挑不出毛病。

但曹參心裏就是膈應的慌。

不過既然被逼到這個份兒上,他索性也豁出去了。

不要臉就不要臉吧!

整理了一下難受的心情,曹參朝着楚雲拱了拱手,這才開口說道:「太子殿下,臣奉皇命出題,還請太子殿下恕罪。」

楚雲微微一笑,毫不在意道:「曹大人請出題,孤便現場作詩。」

一旁的二皇子楚衡又憋不住了。

太子楚雲廷杖他的忠實狗腿,哪裡是打狗腿的屁股,分明是打他二皇子的臉!

這時候如果不給太子楚雲添點堵,楚衡覺得實在對不起曹輝的屁股。

「太子殿下,臣弟想問一下,現場作詩,需要費事多長?太子殿下能否給出一個大概准數?」

楚衡突然問道。

楚雲自然知道這傢伙打的什麼鬼主意,呵呵一笑,反問道:「二弟以為,多長時間比較合適?」

二皇子楚衡故作沉吟,這才不緊不慢道:「之前我們在詩詞環節,父皇給出的時間是一個時辰。」

「臣弟以為,既然太子殿下親口承諾要現場作詩,那必然是胸有成竹,有碾壓我們前者的信心。」

「故而,想來太子殿下半柱香即可,也可避免浪費大家寶貴的時間,影響到接下來的考核。」

一個時辰是兩個小時,半柱香是十五分鐘。

相當於楚雲的用時,只有前面那些人的八分之一!

堂上群臣士子們,不由得竊竊私語。

就連楚皇都覺得時間太短了,不由蹙起眉頭,眼神犀利的看向二皇子。

卻不料楚雲滿口答應下來:「二弟之言確實不過分,那就半炷香時間吧!一寸光陰一寸金,時間是真的很寶貴啊!」

「好!」楚衡叫好道,「那便一言為定。」

皇后急了,正要開口,沒想到楚皇卻突然拍了拍她的手背。

「皇后稍安勿躁,若太子做不出詩,那再長的時間也做不出,隨孩兒們去吧。」

皇后頓時無言以對,只剩滿臉苦澀,微微點了點頭。

楚皇說的也沒錯。

讓太子楚雲作詩,本來就是異想天開的事情。

曹參冷笑,待小太監點上一炷香,才開口說道:「太子殿下,之前眾多士子,包括二皇子殿下寫詩,是以戰場為題。」

「臣為太子所設題目,乃是飲酒為題。太子殿下可有疑慮?」

楚雲道:「沒有。」

「那,便請太子殿下作詩吧!」

曹參冷笑更甚。

自古酒詩多如牛毛,比戰場詩更為濫觴。

以酒為題,看似簡單,實則想要寫出出彩詩歌,難度更高。

龍座上,楚皇和皇后緊張地看着太子楚雲。

雖然沒抱多大希望,但如果太子楚雲什麼也作不出來,那難免就丟人丟大發了。

楚雲心裏暗笑,哥不會寫詩,但是哥會抄啊!

第五章

「來人!拿烈酒來,筆墨伺候!」

楚雲大袖一揮,盡顯豪邁之氣。

既然寫酒詩,怎麼能不喝酒呢?

「這傢伙,居然寫酒詩就要喝酒嗎?還真是傻!」眾多大臣和士子們,看到太子此舉哭笑不得。

楚皇和皇后也面面相覷。

很快,小太監將酒給太子楚雲滿上。

楚雲端起金樽一飲而盡,似乎並不過癮,乾脆奪過小太監手中的酒壺,又狠狠灌了一嘴。

重重的一個酒嗝之後,意態張狂地揮毫潑墨,筆走龍蛇。

口裡則大聲吟唱道: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一邊吟唱,一邊狂書。

酒盡,詩成。

片刻間,一首酣暢淋漓的酒詩躍然紙上!

大殿中人,盡皆瞠目結舌,神情震動。

不說看詩。

光聽太子殿下充滿激情與節奏的吟唱。

便知這是一首絕世好詩!

而此時,那點燃的半炷香,才堪堪開始燃燒!

寶座之上的楚皇早已站起身來,面色通紅,如痴如醉地重複詩文,咀嚼其中的味道。

因為詩里的陳王,正是楚皇未登基時的王號。

這首《將進酒》,讓楚皇有深深的代入感。

這一刻,似乎回到他做逍遙王爺,在府中賓客盈門,酒酣耳熱,高談闊論,揮斥方遒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