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楚雲換好太子特有的玄色華服,在皇后的帶領下,昂首闊步來到太和殿。

楚國的文武百官已然齊聚在內。

一名身穿明黃色龍袍,氣勢威嚴的男人端坐在黃金鑄造的龍椅之上。

這便是楚雲的便宜老爹,當代楚皇陛下。

楚雲來時,正好楚皇威嚴地說道:「掄才大典第一輪,詩詞歌賦排名結果已經出來,現在朕宣布,第一名是二……」

楚雲當機立斷,大喊一聲:「父皇且慢!」

「嗯?」

楚皇這才發現進太和殿的楚雲,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欣喜。

「皇兒醒來了?」

但在欣喜的背後,楚皇的心情也很複雜。

如果太子早兩天醒來,便沒有今日的事。

二皇子楚衡,雖非皇后嫡出,但母親也是貴妃之尊。

出生於雲州士族,跟皇后同為天下五大世家之一的嫡女,底蘊深厚。

關鍵的是,無論文采武功,皆不是紈絝太子楚雲能比的。

如今更是得到滿朝文武的支持。

以後將皇位交給二皇子楚衡,才是眾望所歸,大楚皇朝才能繼續保持安定。

而身為太子的楚雲,成日逗狗遛鳥,不務正業,早已淪為了一個笑柄。

如今更因為長時間昏迷不醒,不得不進行掄才大典另選賢能充當太子。

楚衡呼聲最高,基本上是大家默認的太子之選!

楚皇雖被楚雲打斷,倒也沒動怒,而是溫和問道:「皇兒打斷朕,可有什麼話說?」

「孩兒拜見父皇!」

楚雲先躬身拜見楚皇,做足了禮節,然後才說道:「孩兒剛一起來就聽說父皇今日要舉辦掄才大典,便匆匆趕了過來參加。」

楚雲話音剛落,朝堂之中便響起了一陣鬨笑聲。

這四肢不發達頭腦更簡單的太子殿下,看來是真的害怕丟了太子之位啊。

可現在才害怕,不是太晚了嗎?

「太子殿下還真敢說。要做此次掄才大典魁首?莫非太子殿下是來講笑話的!」

楚雲一眼看去,開口之人正是二皇子楚衡的狗腿,當朝大學士曹參之子,曹輝。

只見曹輝臉上充滿了鄙夷之色,一副沒把太子楚雲放在眼裡的樣子。

楚雲臉上雲淡風輕,掃了曹輝一眼,淡淡說道:「孤要做這掄才大典的魁首,易如反掌,你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哈!」曹輝笑得更加肆無忌憚,「素聞太子殿下平日里除了走馬斗狗,嬉戲玩物還算有些心得,倒不知道太子殿下竟通文墨。」

「做這掄才大典魁首,易如反掌?」

「口出這等狂言,真不知道太子殿下究竟是哪裡來的自信?」

曹輝此話一出,一眾朝臣,心裏不約而同的都有一個想法。

那就是楚雲這次墜馬,肯定是把原本就不太靈光的腦子徹底摔壞了。

就連楚皇也忍不住皺起眉頭。

若不是太子剛剛醒來,楚皇都要忍不住狠狠呵斥兩句,讓他休得胡言亂語,失了皇家威嚴。

耐着性子,楚皇溫聲說道:「皇兒,你要是想參加,父皇可以給你這個機會。」

「但是,咱們醜話說在前頭!你若是不能奪得魁首,你這太子之位可就保不住了。」

楚雲連忙說道:「孩兒知曉,如若不能奪得魁首,父皇儘管將這太子之位交予其他人,孩兒絕無怨言!」

「知道便好!」

楚皇微微點頭。

「父皇,既然太子殿下已經決意參加掄才大典,而詩詞歌賦排名已出來,這如何定奪,請父皇示下。」

說話的正是二皇子楚衡,相貌堂堂,風度翩翩的樣子,讓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楚皇看向楚雲,開口問道:「既然太子決意參加掄才大典,而今第一輪的詩詞歌賦排名已出,你要如何自處?」

這,也算是楚皇對楚雲的一個小小考驗。

若是連這個考驗都通不過,後面的比試不參加也罷。

免得在文武百官面前貽笑大方,平白丟了皇家的臉面。

楚雲氣定神閑,淡淡一笑:「稟告父皇,如此簡單,孩兒願當眾賦詩一首,讓所有人當裁判。」

「若孩兒此詩當不得這一輪的魁首,孩兒願意服輸,自然放棄太子之位!」

嗡!

整個朝堂炸鍋了。

「太子竟要當眾賦詩?」

這個信息無異于晴天驚雷,直接將朝堂上所有人炸暈了。

也包括楚皇和皇后!

二人都在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楚雲。

不過很快就變成了擔憂。

看來自家這個皇兒腦袋還是不太靈光啊……

那曹輝短暫的愣神之後,突然哈哈大笑。

一陣前仰後合,眼淚都差點笑出來之後,再次開啟嘲諷模式。

「太子,你剛才這個笑話真是太好笑了,不去搭個戲班子唱戲都是委屈您了!」

「當眾賦詩?你知道什麼叫做詩嗎?怕不是連最基本的平仄都搞不清楚吧!」

「好吧,就算你提前找人寫好詩詞,你能念明白嗎?別文不對題,盡出洋相!」

楚雲目光一寒,直直的看向曹輝。

這個小丑,像是吃錯藥了一般,竟然一而再再而三針對自己。

媽蛋!老子今天必須得狠狠收拾你這隻狗崽子,讓你和你後面的人好好的長長記性!

楚雲突然笑了起來,看似毫不動怒,對曹輝說道:「這樣吧,如果你覺得孤是請他人代筆,這詩歌之題,便由你來出,如何?」

「好!」

曹輝沒想到楚雲竟然敢提這種要求,覺得這傢伙肯定是摔傻了,想也不想便答應了。

誰知他老爹大學士曹參卻臉色驟變,立即大聲疾呼:「不可!」

然而,他還是慢了一步。

楚皇的臉色已經黑了下來。

曹參的政敵,吏部尚書崔晉幾乎不給他反應的機會,立刻搶先一步奏道:

「陛下,大學士曹參之子曹輝,目無君上,行僭越之事。臣請陛下治罪,以敬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