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嬌妻火辣辣:帝少放心寵楚宇軒小說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元旦假期很快結束。

早上七點,楚宇軒已經洗漱完畢,沏了杯茶,窩在書房裡捧着一本《資治通鑒》看的津津有味。

七點半,趙雅楠打來了電話。

楚宇軒眉頭輕挑,鈴聲響了好一陣後才接聽:「嗯?」

「早上去領證。」電話那頭的聲音十分冰冷。

楚宇軒慵懶而戲謔:「等不及了?」

沒有回應。

「讓我獨守了三天空房,我憑什麼還要聽你的?」

電話里傳來趙雅楠汲氣的微弱聲音:「十點,別遲到。」

掛斷電話,楚宇軒臉上的笑意漸漸寡淡下來,眉頭微蹙。

趙雅楠是冷是熱,大概都無法左右他的情緒,畢竟不熟。

讓他心煩的,是夏竹——倆人還沒離婚呢!

思忖了片刻後,他便給夏竹打去了電話。

這位一線大咖在閑暇時間裏基本都是睡到自然醒,電話一連打了四五個,這才接通。

「夏竹,說好的假期結束就離婚,該兌現承諾了吧?」

對方沉默了許久,興許是大腦剛開機,還有些迷糊。

「嗯……下午民政局見。」

楚宇軒毫不猶豫:「不行,現在就往民政局走,我沒時間跟你瞎耗!」

聽着楚宇軒不耐煩的口吻,夏竹頓時也來了氣:「楚宇軒,你裝大度,裝不在乎,不就是為了讓我心裏不好受嗎?你覺得這樣有意思?我都說了,我會補償你的!」

楚宇軒哭笑不得:「夏竹,說真的,我愛過你,但你也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我這人吶,拿得起就放的下,你沒那麼金貴,不至於讓我要死要活。」

聽筒里,夏竹的呼吸粗重,楚宇軒的腦海里已經浮現出她那副怒不可遏的模樣來了。

「好,我現在起床,收拾好就去民政局!」

「別讓我等太久!」

四十分鐘後,楚宇軒開着自己那輛斯柯達來到了民政局。

天空灰濛濛的,冷空氣像刀子一般,剮在人臉上生疼。

楚宇軒抽了根煙,鑽回到車裡。

女人出門是需要儀式感的,一張臉就像毛坯房,怎麼的也要裝修一來個小時。

快到九點半的時候,高寧的白色路虎才姍姍而來。

楚宇軒下車,眸子玩味地在兩人身上剮了剮,下巴戳了戳民政局大門,說道:「走吧,我趕時間。」

由於是公眾人物,夏竹戴着口罩跟一頂棒球帽,帽檐壓的很低。

在看到煥然一新的楚宇軒時,她不禁愣了一下,臉上的驚詫被口罩遮掩,但眼裡的不可置信顯露無疑。

結婚的兩年,楚宇軒總是戴着一副老學究做派的黑框眼鏡,光看那鏡片的厚度,就知道他大概離瞎也沒有多遠了。

如今……居然學會戴隱形眼鏡了?那狹長而深邃的眸子,原來這麼好看……

以前他的着裝,雖然也算乾淨整潔,但都是些地攤大甩賣的便宜貨,要多土有多土。如今卻西裝革履,從頭到腳都顯得富貴逼人。

還有他的性格,之前總是安安靜靜,唯唯諾諾。怎麼如今……變得玩世不恭起來了?言談舉止都透着股痞氣。

她哪裡知道,這位在她心裏一無是處的主兒,其實之前都是故意藏拙罷了。當然,並不是為了她。

愣了許久後,夏竹的眼裡再度鋪上了疏離。

高寧牽着她的手,晃晃悠悠走到楚宇軒跟前,瞥了眼那輛實在不堪入目的斯柯達,嘲諷道:「楚宇軒,你知道你跟我的差距有多大嗎?」

說著,他頗為自豪的指了指自己的大路虎:「我那輛車可不是普通的攬勝,落地四百多萬,購置稅都能買幾輛你的小破車了,呵呵……我勸你還是接受我們的補償吧,這樣我們家小竹子心裏也會好受一些。」

楚宇軒不以為意,笑道:「真不知道你是個什麼牌子的塑料袋,怎麼就這麼能裝呢?補償我要了呀,你給不起。」

高寧扯了扯嘴角,剛要開口,夏竹冷聲說道:「走吧,楚宇軒,從今天起,我們就形同陌路!」

「求之不得。」楚宇軒弔兒郎當。

本着不冷靜,不考慮,不後悔的原則,倆人很快走完了流程。

離婚證到手,楚宇軒嘴角勾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苦澀,雖說自己態度決然,表面也一直雲淡風輕,但終究是愛了多年的女孩子啊,心裏難免有些酸楚。

想想,多少年了?從初中開始,他就注意到了彼時隔壁班的班花夏竹,每天的一顰一笑都在他的心裏刻下了痕迹。

後來到了高中,兩人更是緣分使然,被分到了一個班,情竇初開的落魄少爺顧不上什麼早戀禁忌,沒皮沒臉地追求,直至高二上半學期,他被迫輟學……這些過往,致使他在消失的那幾年灰暗的時光里,也時常會覺得美好。

兩年前,他終於娶到了她,開心的一整晚都在傻笑。

可如今,終歸還是分道揚鑣了……

工作人員看着這對剛離婚的郎才女貌,不禁在心裏暗暗惋惜。

但很快,她的惋惜就變成了吃驚——

只見高寧從口袋裡拿出戶口本,溫柔看向夏竹:「小竹子,來都來了,咱也辦了吧。」

夏竹稍作猶豫,偷瞄一眼楚宇軒,有些難為情道:「寧哥,要不等兩天吧……我覺得……這樣不太好。」

楚宇軒嗤笑一聲:「別那麼違心,怪彆扭的。」

說罷,闊步走出了民政局。

夏竹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見狀,高寧也不好催的太緊,收起戶口本,莞爾笑道:「小竹子,帶你去吃早餐?」

「嗯……」夏竹勉強地擠出一抹笑容:「謝謝你理解我,寧哥……我們,過兩天就來領證!」

三人先後走出民政局,楚宇軒靠在斯柯達的引擎蓋上點了支煙,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夏竹隔着十來米的距離看着他,張了張嘴,似乎是想最後一次表達自己的歉意與愧疚,然而,沒來得及開口,一輛紅色的法拉利便不偏不倚地停在了楚宇軒面前。

緊接着,駕駛室下來一個大胖子,瞥了眼眉頭微蹙、前幾天折騰自己磕了幾十個頭的楚宇軒後,匆匆繞到副駕駛,隨後打開了車門。

趙雅楠下車,向大胖子點了點頭,算是道過了謝。繼而看向楚宇軒,面無表情,用僅有倆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我去山莊找你,你不在……是治卿叔叔讓他送我來的。」

頓了頓,她又補充了一句:「這車,叔叔說以後給你開。」

高寧開車門的手已僵了許久,整個人呆若木雞。

作為地地道道的二代族,他自然早就知道這位黑袍美人兒是誰。

那可是整個江城男人的夢想啊!怎麼會……跟楚宇軒這種屌絲認識?

夏竹顯得比他還要驚詫萬分——趙雅楠,除了江城第一美女的身份,還是她們公司的冰山女總裁!

楚宇軒邪魅一笑:「找我?怕我遲到?就這麼迫不及待?」

趙雅楠披着一件黑色的絨袍,傾國傾城的俏臉兒上妝容精緻,高貴而典雅。

面對楚宇軒這副混不吝的姿態,清冷的臉上還是看不出太多情緒來,瞥了眼不遠處全副武裝的夏竹,並沒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對自己這位名義上的老公說道:「看樣子是離清楚了?走吧,去領證,我一會兒還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