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折騰了好一陣,大概也是覺得自己鬧的有些過了,楚宇軒這才跟趙雅楠交換了戒指,牧師都感動的哭紅了雙眼,一場婚禮便這樣尷尬的收場。

隨後,在美妙的音樂聲中,眾賓客紛紛回到了迎賓樓,跳舞的跳舞,吃喝的吃喝。

畢竟是今天的一對兒主角,在楚治卿苦口婆心的勸說下,楚宇軒和趙雅楠端着酒杯,象徵性地給賓客們逐一敬酒。

趙雅楠自始至終都冷着臉,要不是礙於楚治卿的顏面,她可沒心思去敬酒。

不過,她有些疑惑,剛才楚治卿對楚宇軒的態度,怎麼好像……有點怕?

自己父親的這位摯友她也算熟悉,這麼多年來,她可從沒見過楚治卿會有如此下作的一面。

楚宇軒敬酒的方式屬實獨樹一幟,遇見不認識的,說上一句吃好喝好便不再理會,完全不顧什麼豪門該有的禮儀。

若是遇見之前認識的,那就更放得開了,張口便是一句:「喲?你還活着呢?」

就連楚門那位陪伴了老爺子幾十年、地位頗高的老管家,也難逃他的毒舌:「王叔!您還活着呢?記得我小時候,您的身體就不是很好……現在尿尿還分叉嗎?大便干不幹吶?……」

老管家沒興趣跟這位私生子較勁,向來喜歡板著臉的他面不改色,當著眾人的面傳達了老爺子楚嘯天的口諭:「老爺說,你最好安分點,要不然打斷你的腿!」

周遭的賓客面面相覷,心下已是瞭然:看來,楚門的掌門人,對這位私生子很是不待見。

楚宇軒嬉皮笑臉,雖然不敢對老爺子說三道四,但這王管家他到底是不往眼裡放的:「王叔,你知道勾踐嘗便的故事嗎?我爺爺現在身體抱恙,你不如也學學那越王,淺嘗一口,品品到底是什麼病?呵呵……畢竟,狗改不了吃屎嘛,當狗的,就要有當狗的覺悟!」

一旁的趙雅楠太陽穴突突直跳,暗道我到底嫁了個什麼玩意兒?目無長輩不說,還滿嘴的污言穢語……

簡直就是無恥混蛋!

老管家依舊面不改色,緩緩起身,瞥了眼一旁裝糊塗的楚治卿,道:「治卿,你可真養了個好兒子,恭喜啊。」

楚治卿忙賠不是,不痛不癢的說教了楚宇軒一通。

後者滿不在意,在人堆里尋覓了片刻,看到個老熟人,便興緻勃勃走了過去。

趙雅楠本不想跟他一起去,但看到楚宇軒去找的人正是圈裡大名鼎鼎的金牌導演王龍,便也提步上前。

王龍生的賊眉鼠眼,一口齙牙,屬於那種鑲金戴銀也掩不住一個「丑」字的人,出了名的嗜酒如命,此刻已經上了頭,摟着楚宇軒,說話有些大舌頭:「大侄子!艷福不淺吶,剛被大明星給踹了,轉頭就娶個更漂亮的?」

楚宇軒笑道:「叔,我也算是你看着長大的,你可別逼我罵你。」

王龍大笑,眼角的餘光瞥到了趙雅楠,斂了斂笑意,說道:「趙總,恭喜啊。」

趙雅楠那張清冷的臉罕見地笑了笑,完美地詮釋了為何古代會有「烽火戲諸侯」的典故:「王導,幸會。」

打了聲招呼,趙雅楠便開始扯起了工作:「我聽說王導最近在籌拍一部巨作,不知道角色都敲定了沒有?」

雖然眼下聊工作有些不合時宜,但能跟這位演藝界的大人物見一面也實在難得,她不得不珍惜機會。

王龍揣着明白裝糊塗,擺擺手道:「小打小鬧,不值一提……趙總,我有點私事兒要跟宇軒聊聊,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趙雅楠尷尬了一瞬,紅唇輕啟道:「怎麼會?你們先聊。」

說罷,退到一旁,捻起一支紅酒杯,淺抿一口,心想這地主家的傻兒子就是好,誰見了都要給幾分薄面。

「大侄子,不是我說你,放着豪門闊少不做,天天開個小破車去跑滴滴?人家夏竹現在是一線女明星,看不上你很正常……真以為牛郎織女是現實美好?」王龍打趣道。

楚宇軒淺笑:「窮人就不配有愛情?」

「嘁!少給我扯閑蛋!我問你,要不要搞她?當初要不是你給我親自打電話,我腦子有病去捧她?哼……反正,能把她捧起來,我就能讓她摔下去!讓她狗眼看人低!」

「得得得,你可打住,我沒那麼小心眼,你就當不認識我吧。」楚宇軒苦笑。

王龍沉吟片刻,道:「罷了,我也沒工夫整她,不過,往後我的戲她可就別想拍了……喲,差點兒給忘了,前陣子還跟她簽了個角色,嗯……過幾天我就找借口把她換了!哎,娛樂圈都是人情世故,求我給角色的人排隊都排到伊拉克了,怎麼也輪不到她!」

「隨便。」楚宇軒說的雲淡風輕。

兩人又聊了些有的沒的,楚治卿招手示意,讓楚宇軒跟着他去敬酒。

王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吧……大侄子,過幾天我的生日宴,你可一定要來,我有兩瓶珍藏了三十年的好酒,你爸要了幾次我都沒給!」

「一定來!」楚宇軒應承。

兩人的談話一字不落地傳進了趙雅楠的耳朵,這位嬌艷欲滴的美人兒驀然間若有所思。

鬧哄哄到了下午,賓客們才漸漸散去。

趙雅楠回到客房,換了身衣服,拎着包大概是要出門。

走到一樓客廳時,迎面碰上了半醉的楚宇軒。

楚宇軒毫不客氣地握住了她的手腕,瞬間,這位江城第一美女如同觸電一般,身子猛地一顫,狠狠甩開了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

楚宇軒略微一怔,沒想到她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應,頓了頓,邪魅笑道:「還沒洞房,哪裡去?」

趙雅楠瞪向他:「別碰我!」

楚宇軒邪魅更勝,本就痞帥的臉龐如此一笑,更像個壞種:「我在問你,哪裡去?」

趙雅楠語氣冰冷:「有急事,回公司。」

「大喜的日子,不能消停點?」楚宇軒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趙雅楠毫不露怯:「楚宇軒,我們是假結婚,你可千萬別入戲!」

雖說如今是寄人籬下,可論虧欠,那也是欠楚治卿的,何況,趙家又不是沒交保護費,說是婚姻,不過是一樁買賣罷了。

在出嫁之前,她本想着跟這位私生子相敬如賓互不干涉,最好是誰都不認識誰的那種模式,可哪能想到是這麼個無恥混蛋?對別人混蛋也就罷了,但明知道是假結婚,還對自己動手動腳出言輕薄,能給他好臉色?

「你就不怕我不高興?」楚宇軒唇角勾笑:「勸你還是識相點吧,畢竟,可不是我上趕着娶你的!」

「你再這樣,我就去找治卿叔叔!」

「喲?你覺得,那老東西能管得住我?」

趙雅楠輕咬嘴唇,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混蛋!」

楚宇軒並不動怒,混不吝道:「寶貝兒,我可是個徹頭徹尾的無恥混蛋!怕嗎?」

兩人僵持之際,楚治卿大步走下樓來:「楠楠,假期結束後,你們倆就去把證領了吧,做戲也要做全套嘛……有事的話,你就先去忙你的,我收拾他。」

趙雅楠終於鬆了一口氣,隨口應了一聲,匆匆走出大門。

楚宇軒伸個攔腰,興緻缺缺道:「沒意思,不好玩……」

楚治卿笑道:「的確不好玩兒,演的那麼認真,該來的觀眾卻沒來。」

楚宇軒半靠在沙發上,對父親看穿他在演戲的事兒並不感到意外,說道:「誰說不是呢?老傢伙不來在意料之中,但老管家來了,效果也一樣;你哥跟你姐在外地,不來也說得過去;但我那些個堂哥堂姐……還有你給我造的姐姐妹妹,怎麼也一個都沒來?」

「誰讓你是私生子?」楚治卿抱胸道。

楚宇軒:……

「這他媽的怪我?你倒是理直氣壯?!」

「行了行了……」楚治卿嘆口氣,忽地意味深長起來:「既然你想扮個紈絝膏粱的廢柴公子哥,那往後就繼續扮下去吧……兒子,你面對的是一座江湖,這江湖啊,不光是人情世故和打打殺殺,更是薄情寡義跟明爭暗鬥!稍有不慎,就滿盤皆輸……那可是要掉腦袋的!記好了,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 !」

楚宇軒看着客廳牆面上那副自己在小升初暑假裏寫的、金綾玉軸裝裱着的四字正楷:君子藏器,稍稍沉默了會兒,咂摸嘴道:「說屁話沒用,不如實際些,給點錢花花?當紈絝,也是需要資本的。」

「好說,好說……」楚治卿掏出早就備好的銀行卡,遞了過去:「隨便花。」

楚宇軒漫不經心的收起銀行卡,皮笑肉不笑道:「楚治卿,你除了好色之外,其實看着挺像個人。」

楚治卿斜睨兒子一眼,恬不知恥道:「男人嘛,總要有些愛好。」

正說著,一個金髮碧眼的小蘿莉撒歡兒似地跑進了大門,後面的女傭緊緊追着,生怕她磕着碰着。

「daddy!」小蘿莉一頭扎進了楚治卿的懷裡,用一口蹩腳的中文說道:「快陪我玩!」

楚宇軒看着這五六歲的洋娃娃,頓時目瞪口呆:「楚治卿,你要不要給我解釋一下?」

楚治卿呵呵笑道:「前些年去美國出差,一時沒忍住……後來,她母親怕自己嫁不出去,就把這孩子打包送給我了……她叫楚莉,今年五歲……哎?兒子,你找什麼呢?」

楚宇軒四處摸索着,咬牙切齒道:「找刀呢!我非把你閹了不可!你這興趣夠廣泛的啊!生產隊的驢都沒你造的快!我今年28,她都能當我閨女了!畜生啊,你真是個畜生!」

「莉莉,抱緊爸爸,我們接下來要玩奪命大逃亡了,喜不喜歡?」

小蘿莉笑聲清脆:「daddy,run!那怪蜀黍追來啦!」

「我叔你大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