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兩瓶珍藏了三十年的好酒,你爸要了幾次我都沒給!」

「一定來!」楚宇軒應承。

兩人的談話一字不落地傳進了趙雅楠的耳朵,這位嬌艷欲滴的美人兒驀然間若有所思。

鬧哄哄到了下午,賓客們才漸漸散去。

趙雅楠回到客房,換了身衣服,拎着包大概是要出門。

走到一樓客廳時,迎面碰上了半醉的楚宇軒。

楚宇軒毫不客氣地握住了她的手腕,瞬間,這位江城第一美女如同觸電一般,身子猛地一顫,狠狠甩開了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

楚宇軒略微一怔,沒想到她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應,頓了頓,邪魅笑道:「還沒洞房,哪裡去?」

趙雅楠瞪向他:「別碰我!」

楚宇軒邪魅更勝,本就痞帥的臉龐如此一笑,更像個壞種:「我在問你,哪裡去?」

趙雅楠語氣冰冷:「有急事,回公司。」

「大喜的日子,不能消停點?」楚宇軒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趙雅楠毫不露怯:「楚宇軒,我們是假結婚,你可千萬別入戲!」

雖說如今是寄人籬下,可論虧欠,那也是欠楚治卿的,何況,趙家又不是沒交保護費,說是婚姻,不過是一樁買賣罷了。

在出嫁之前,她本想着跟這位私生子相敬如賓互不干涉,最好是誰都不認識誰的那種模式,可哪能想到是這麼個無恥混蛋?對別人混蛋也就罷了,但明知道是假結婚,還對自己動手動腳出言輕薄,能給他好臉色?

「你就不怕我不高興?」楚宇軒唇角勾笑:「勸你還是識相點吧,畢竟,可不是我上趕着娶你的!」

「你再這樣,我就去找治卿叔叔!」

「喲?你覺得,那老東西能管得住我?」

趙雅楠輕咬嘴唇,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混蛋!」

楚宇軒並不動怒,混不吝道:「寶貝兒,我可是個徹頭徹尾的無恥混蛋!怕嗎?」

兩人僵持之際,楚治卿大步走下樓來:「楠楠,假期結束後,你們倆就去把證領了吧,做戲也要做全套嘛……有事的話,你就先去忙你的,我收拾他。」

趙雅楠終於鬆了一口氣,隨口應了一聲,匆匆走出大門。

楚宇軒伸個攔腰,興緻缺缺道:「沒意思,不好玩……」

楚治卿笑道:「的確不好玩兒,演的那麼認真,該來的觀眾卻沒來。」

楚宇軒半靠在沙發上,對父親看穿他在演戲的事兒並不感到意外,說道:「誰說不是呢?老傢伙不來在意料之中,但老管家來了,效果也一樣;你哥跟你姐在外地,不來也說得過去;但我那些個堂哥堂姐……還有你給我造的姐姐妹妹,怎麼也一個都沒來?」

「誰讓你是私生子?」楚治卿抱胸道。

楚宇軒:……

「這他媽的怪我?你倒是理直氣壯?!」

「行了行了……」楚治卿嘆口氣,忽地意味深長起來:「既然你想扮個紈絝膏粱的廢柴公子哥,那往後就繼續扮下去吧……兒子,你面對的是一座江湖,這江湖啊,不光是人情世故和打打殺殺,更是薄情寡義跟明爭暗鬥!稍有不慎,就滿盤皆輸……那可是要掉腦袋的!記好了,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 !」

楚宇軒看着客廳牆面上那副自己在小升初暑假裏寫的、金綾玉軸裝裱着的四字正楷:君子藏器,稍稍沉默了會兒,咂摸嘴道:「說屁話沒用,不如實際些,給點錢花花?當紈絝,也是需要資本的。」

「好說,好說……」楚治卿掏出早就備好的銀行卡,遞了過去:「隨便花。」

楚宇軒漫不經心的收起銀行卡,皮笑肉不笑道:「楚治卿,你除了好色之外,其實看着挺像個人。」

楚治卿斜睨兒子一眼,恬不知恥道:「男人嘛,總要有些愛好。」

正說著,一個金髮碧眼的小蘿莉撒歡兒似地跑進了大門,後面的女傭緊緊追着,生怕她磕着碰着。

「daddy!」小蘿莉一頭扎進了楚治卿的懷裡,用一口蹩腳的中文說道:「快陪我玩!」

楚宇軒看着這五六歲的洋娃娃,頓時目瞪口呆:「楚治卿,你要不要給我解釋一下?」

楚治卿呵呵笑道:「前些年去美國出差,一時沒忍住……後來,她母親怕自己嫁不出去,就把這孩子打包送給我了……她叫楚莉,今年五歲……哎?兒子,你找什麼呢?」

楚宇軒四處摸索着,咬牙切齒道:「找刀呢!我非把你閹了不可!你這興趣夠廣泛的啊!生產隊的驢都沒你造的快!我今年28,她都能當我閨女了!畜生啊,你真是個畜生!」

「莉莉,抱緊爸爸,我們接下來要玩奪命大逃亡了,喜不喜歡?」

小蘿莉笑聲清脆:「daddy,run!那怪蜀黍追來啦!」

「我叔你大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