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嬌妻火辣辣:帝少放心寵楚宇軒小說 第6章_密子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真正的豪門,就連傭人都十分優雅。

一個模樣靚麗的年輕女傭端着果盤,翹臀微擺,上到二樓,在去客房的途中,經過書房門口時,突然聽到裏面傳來一陣乒呤哐啷的雜亂聲響,好像……是有什麼瓷器被摔碎了。

這間書房裡可放着不少古董,其中就有幾件元青花,女傭心下一驚,急忙推門查看——

便看到一位痞里痞氣不修邊幅的年輕人坐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而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楚治卿……居然像個孫子似的,佝着身子站在那年輕人面前,一臉賠不是的笑。

聽到門被推開,楚宇軒不以為意地瞥了一眼,隨後又拿起一件瓷器,不要錢似的丟到了地上。

楚治卿看向女傭,轉頭的功夫臉上便染了厲色:「出去!」

女傭大腦一片空白,急忙鞠躬賠罪,關上了門。

楚治卿的臉色再次諂媚起來,見自己兒子拿起了一件元青花,小心翼翼提醒道:「這……這是元青花。」

楚宇軒邪魅一笑:「砸不得?」

「砸得,砸得,你要樂意,把我砸了都行。」

楚宇軒搖了搖腦袋,將手裡這件到底砸不得地瓷器放回原處,掀眼皮看着自己老爹,道:「說說吧,幹嘛非要我娶那什麼……第一美女?還這麼著急?死也讓我死個明白。」

「傻兒子,娶了她,你只有爽死的份兒。」

楚宇軒:「……這他媽是當爹的能給兒子說的話?」

楚治卿呵呵笑着,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她叫趙雅楠,比你小三歲。前陣子江城那位官場上的天花板落馬了,牽連到了趙家,她父親被判了三年,名下的資產基本都被查封了……進去之前,老趙找過我,想跟我求一門婚事,畢竟是多年的摯友了,我沒道理不幫他。」

楚宇軒恍然大悟:「明白了,讓她嫁到楚門,實際上就是為了保護她?」

楚治卿點了點頭:「沒錯……女人長得漂亮,是好事。但漂亮的過分,那就不見得是好事了。老趙剛一出事,就有不少人打起了那丫頭的主意,我實在是於心不忍。」

楚宇軒揶揄道:「那你幹嘛不自己娶了她?一舉兩得嘛,反正你媳婦兒多,再多一個也不算什麼。」

「你個小畜生,這種話可不許亂說!楠楠也算我半個女兒,我……」

話還沒說完,就聽楚宇軒笑道:「你乾女兒也不少。」

楚治卿:……

「行了行了,別扯這些閑蛋……你跟楠楠的婚禮確實倉促了些,但畢竟就是做做樣子,也無傷大雅了。至於你們倆能不能有結果,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楚治卿頓了頓,話鋒一轉:「不過,楠楠的嫁妝可不薄,趙家之前經營着一家娛樂公司,她是公司的總裁,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是繼承她母親的,這家公司對她來說很有紀念意義。老趙在進去之前,已經擬好了合同,只要你跟楠楠結婚,你就是這家公司的代理老闆,能得到他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權。」

楚宇軒唇角勾笑:「什麼狗屁嫁妝?我猜,他把股份轉給我,無非是不想讓自己牽連到公司吧?從而也想利用楚門,保住這家公司,對吧?所謂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我應該也只有代理權,三年之後,就要物歸原主了,是不是?」

楚治卿咳嗽了一聲,咧嘴笑道:「我兒着實聰慧!咱楚門的人,也不差那點小錢,我應下老趙的請求,完全是出於交情。你要樂意,我名下的公司隨便你挑,送你一個便是。不過,有件事兒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這家公司……女明星可不少,個頂個的漂亮!」

楚宇軒這才明白,自己老爹剛才說的「爽死」是什麼意思了……

「楚治卿,我可沒你玩的花,別把什麼人都當你一樣,跟生產隊的驢似的……我對美色,沒什麼興趣!」

楚治卿熱臉貼個冷屁股,嘆氣道:「兒啊,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你不妨多闖幾關,闖着闖着……你就會覺得,關內如此美妙,幹嘛腦子有病非要闖過去?」

楚宇軒:……

大概是覺得自己在這方面的話題論不過老爹,楚宇軒話鋒一轉,說道:「我可以做你人情世故的犧牲品,但你也要給我講一講,之前你在電話里說,楚門家大業大,能幫得上我,我到底能利用什麼?說來聽聽。」

楚治卿斂去玩味的嘴臉,意味深長道:「這要靠你慢慢摸索了,提醒你一下,我讓你回來,除了結婚外,更大的意義在於爭家產。你要先在楚門立足,才會有人主動幫你。」

楚宇軒若有所思。

楚治卿掏出一支煙叼在嘴角,頓了頓,又遞給兒子一支。

楚宇軒接過煙,兀自點着後,說道:「其實,我之前甚至都懷疑過楚門,但什麼都沒查到……」

楚治卿也點着煙,似笑非笑道:「你不會……也懷疑過我吧?」

楚宇軒的眼神漸漸冰冷起來:「你大概還沒有喪良心到那種地步……不過,如果真是你乾的,我會殺了你!不,我……我會活生生把你的肉一塊一塊割下來,拿去喂狗!」

話音落處,楚宇軒已雙眼泛紅。

看著兒子這般模樣,楚治卿的心彷彿被一雙布滿尖刺的手不停地蹂躪着,但臉上還是雲淡風輕,吐出一口煙後,說了句很古怪的話:「這整座江城都籠着一層迷霧……迷霧之中,人鬼不分。」

楚宇軒努力地抑制着情緒,沉默了會兒後,問道:「關於我,你知道多少?」

「你?」楚治卿掀眼皮看他:「你是我的寶貝兒子啊,爸爸愛你。」

楚宇軒:……

「呵呵……」楚治卿是個裝糊塗的高手,笑了笑後,說道:「你大伯和你姑姑都在外地,今天來不了,你爺爺就在山莊……但他不想出面。」

楚宇軒一臉的無所謂:「你覺得我在乎?反正從我生下來他們就沒正眼看過我,不來倒好,我還難得自在。」

「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先去看看你爺爺?」

剛說完,楚治卿就有些後悔了,想想自己兒子那獨特的打招呼方式,一旦見到老爺子,第一句話保准就是「喲?您還活着呢?」

畫面太美,實在不敢浮想。

楚宇軒淺淺吸了口煙,冷笑道:「算了,他不是身體不好嗎?別再一見到我,被氣的直接嗝屁了。」

楚治卿笑着搖了搖頭,取下嘴角抽到一半的煙,摁滅在煙灰缸里:「走吧,去拾掇拾掇,好歹結婚,你這成何體統?」

楚宇軒深吸口氣,起身走出門外。

好巧不巧,迎面撞上了方才推開門的女傭。

女傭低着頭,不敢看他,一張俏臉兒由於緊張而淺淺發白,在經過楚治卿的時候微微駐足,頷首道:「董事長……」

楚治卿沒有作聲,目光陰冷地盯着她。

楚宇軒深知自己老爹的脾氣,不難猜測這位看到不該看的畫面的女傭會是何種下場,皺了皺眉頭後,說道:「老東西,這丫頭我瞧着順眼,往後讓她跟着我吧。」

楚治卿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好說,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