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嬌妻火辣辣:帝少放心寵楚宇軒小說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若說有錢人的豪橫是「別墅靠大海,豪車排成排」,那楚門便已經不能用「豪橫」來以偏概全了——

掌門人楚嘯天軍伍出身,在商海中摸爬滾打了大半輩子,也是趕上了時代的**,一步步建立起楚家的千億帝國,在城北鳳凰山龍盤虎踞數十年,打造了讓政商界不少人所詬病的私人園林——鳳凰山莊。

整座山莊宛如古時候王侯府邸一般,俯瞰有山水湖畔,茂林修竹。

內里乾坤不可謂不壯闊,亭台樓閣高低錯落,移步易景曲徑幽通,雕樑畫棟巧奪天工,連廊百轉庭院相銜,朱甍碧瓦貝闕珠宮,古香古色中處處透着奢靡堂皇,就連園林大門外、那座足有半人高的血玉平安扣,少說也能在市中心換一套三百平左右的大平層。

今日正是元旦佳節,難得的好天氣。

園林中門大開,保安們神采奕奕,在大門兩側站着標準的軍姿。

還不到晌午,一輛輛豪車接踵而來,保安殷勤敬禮,目送車子進入大門,沿山路而上,這才回頭,迎接下一輛。

之所以如此熱鬧,是因為今天不光是元旦,還是楚門一位少爺大喜的日子。

不多時,一輛由於燒機油而冒着黑煙的斯柯達遙遙駛來,門口兩位保安謹小慎微目送着一輛邁巴赫上山,剛一回頭,便看到這輛實在「不同凡響」的小破車已經開到了跟前。

就像是威嚴莊重的海軍港口,突然駛來一艘破爛不堪的羊皮筏子……

左側的保安毫不掩飾驚詫神韻,兩三步衝上前去,揮手將之攔停,板著臉道:「你好,你是幹什麼的?」

車裡的楚宇軒模樣像是沒睡醒,頭髮亂糟糟的,穿着一件痞里痞氣的黑風衣,一邊慵懶地打着電話,一邊緩緩降下車窗。

「夏竹,你到底有多忙?」楚宇軒打個哈欠,口吻不咸不淡:「這都幾天了?」

電話那頭的夏竹語氣冰冷:「元旦過後吧……我跟寧哥之前被狗仔偷拍,我這兩天正在配合公司處理這件事。」

楚宇軒淺笑:「那不正好?咱倆利利索索把證辦了,你倆原地領證,然後發到網上去,不就處理了嗎?」

女明星公布結婚,無異於自毀前程,這一點夏竹比誰都清楚。

另一方面,公司也不會任由着她這棵搖錢樹胡來,這幾天已經發了不少闢謠的公告,說夏竹跟高寧只是青梅竹馬。

「你放心,元旦過後就離婚。」夏竹聽出了楚宇軒的不耐煩,以及那份冰冷的疏離,莫名有種自己在死纏爛打的錯覺,輕嘆口氣,道:「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宇軒,你還是接受我的補償吧,那套房子……」

話還沒說完,楚宇軒便掛斷了電話——一來是自己沒心思聽那些狗屁話,二來,那位保安已經忍耐不住,拿着對講機開始搖人。

「兄弟,別激動,我是來結婚的。」楚宇軒古怪笑道。

那天下定決心後,他就給楚治卿打去了電話。聽兒子要回來,楚治卿自然歡喜,但有一個條件——必須跟那位江城第一美女結婚。

楚宇軒明白,這大概又是狗血的生意聯姻,反正自己回楚門是另有所圖,結不結婚的無所謂,隨口便應了下來。

只是沒想到,這兒戲的婚姻居然來的這麼快,大清早還睡的迷迷糊糊,就接到楚治卿的電話,說讓他回家吃頓便飯,順便結個婚玩玩……着實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可問題是,這邊急着結婚,那頭的婚還沒離呢!

關於這一點,楚治卿讓他完全不用擔心,今天的婚禮是在自己家裡辦,邀請的賓客也沒有閑雜人,再者,他跟夏竹又是隱婚,根本沒人知道。

楚宇軒想了想,倒也覺得無所謂了,便匆匆忙忙趕來了山莊。

此刻,保安一聽他是來結婚的,當下便掐着大腿,強忍着不笑出聲來,橫眉道:「你結婚?沒睡醒吧你?今兒可是我們小少爺大喜的日子,滾一邊兒去,別擋着路!」

所謂不知者無罪,楚宇軒懶得糾纏,直接給楚治卿打去了電話:「老東西,我貌似進不來。」

不一會兒,保安肩膀上的對講機便傳來一個聲音:「那就是小少爺!趕緊迎進來!」

保安臉都綠了,大腦空白了一陣,強顏歡笑,恭恭敬敬將這艘「羊皮筏子」請了進去,心想我他媽的鐵飯碗大概是保不住了……

湖畔的迎賓樓,寬敞的客廳里此刻已是高朋滿座,勝友如雲。

憑藉楚門在商界的地位,能受邀前來的無疑都是非富即貴的大人物。上流社會的圈子向來如此,翻手作雲覆手雨,紛紛輕薄何須數?利益至上的原則被奉為圭臬,沒點實力背景,狗都不瞧你一眼。

氣宇軒昂、風度翩翩、此刻正在客廳與一眾友人侃侃而談的中年男人便是楚治卿了。

今天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禮服,亮到發光的大背頭、以及蹙眉時眉心處那個淺淺的「川」字,頗有幾分發哥的味道,盡顯威嚴霸氣。

正聊到某個眾人都關心的話題時,楚治卿賣關子似的抿了口手中的紅酒,還未入喉,便聽到門口傳來一聲厲喝:「楚治卿!」

被點到名字的男人猛地一驚,不由的噴出嘴裏的紅酒,一邊咳嗽一邊回頭,臉上竟意外地露出一個諂媚的笑來:「兒子,你來啦?」

在場眾人噤若寒蟬,紛紛向楚宇軒投去疑惑的目光。

這位小少爺……着實有些不修邊幅,低調的過分了。

楚宇軒唇角勾笑,絲毫不理會眾人異樣的目光,抬步向自己老爹走去,順手抄起了一個花瓶,反手捏着瓶口,皮笑肉不笑道:「楚治卿,好久不見了,來,讓兒子好好疼疼你!」

楚治卿不禁打了個哆嗦,繞到沙發後面,抬手指着這位「逆子」,笑道:「宇軒,這麼多人呢,給爸留點面子……」

「你這沒皮沒臉的老東西,也有面子?站那兒別動!」

父子倆你追我跑,圍着沙發轉圈圈,誰也沒想到,這位以手段狠辣而聞名於整個江城商界的大人物,居然也有這麼狼狽的一天?

「兒子,有話好說,咱換個地方聊成嗎?」

楚宇軒緩緩駐足,視線在眾人驚詫的臉上一一掃過,冷哼道:「行啊,你挑地方,我要跟你單練!」

「去二樓書房吧……走走走……」楚治卿討好地陪着笑臉,做了個請的手勢。

楚宇軒不說廢話,大步走到跟前,拎起楚治卿那條能換普通人一年工資的名貴領帶便往樓梯口拽去。

楚治卿一手抓着領帶結,以免自己被這混賬兒子勒死,一邊朝眾人表達歉意:「諸位,招待不周啊,你們先聊着,我去給我祖宗賠個不是,一會兒就來!」

眾人:……

瞧這架勢……你確定你有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