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嬌妻火辣辣:帝少放心寵楚宇軒小說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楚宇軒納悶地打量着大胖子:「你誰啊?」

「甭管我是誰,電話是通的,你接聽就是了。」

楚宇軒狐疑地瞪着大胖子的臉,慢悠悠接過了電話:「喂?」

「宇軒啊……」電話那頭,是楚宇軒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是爸爸。」

楚宇軒頗有些意外,隨即淺笑:「喲?你還活着呢?老天爺可真是瞎了眼。」

一旁的大胖子臉都要綠了……

電話那頭一陣沉默,隨後嘆氣道:「我都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種?嘴怎麼這麼損呢?」

楚宇軒冷哼一聲:「楚治卿,雖然我外婆是你三老婆的媽,但好歹也算是你丈母娘,你要還是個人,就來磕個頭!」

皺皺眉頭便能讓江城商界大大小小的企業家們心驚膽戰的男人似乎並不動怒,笑呵呵說道:「讓這大胖子替我磕吧,我來有些不方便。」

楚宇軒抿了抿唇角,斜睨着那大胖子:「他說,讓你磕八百個頭,磕不完不準回去。」

大胖子:……

楚治卿笑出了聲,雖然已有十多年沒見過面了,但自己的這位私生子是什麼品性,他其實了如指掌。

笑了一陣後,他的口吻忽地嚴肅起來:「聊聊正事兒,宇軒,兩年前,你剛回國的時候我就想讓你回到楚門,但你當時說要給你外婆養老送終,我也就沒勉強你……如今,她走了,你是不是也該回來了?」

楚門,江城首屈一指的大家族。

然而,面對這份富貴,楚宇軒顯得十分淡然:「回去幹什麼?也把你送走?你是不是快了?」

大胖子一個沒跪穩,腦袋狠狠扎在了地上。

「宇軒,我知道你恨我,但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你可是我唯一的兒子啊!你爺爺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我覺得……」

「所以,要我回來幫你爭家產?你是不是已經等不及要取代那老傢伙了?呵呵……」楚宇軒冷聲打斷:「別忘了,我就是個私生子,沒那個資格,也沒那個興趣!」

電話那頭又是一陣沉默,好半晌,楚治卿突兀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些年,其實一直在查那件事。」

楚宇軒的瞳孔倏地收縮,很快又恢復平常,沉聲道:「你還知道什麼?」

「呵呵……小子,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爹,你蟄伏十年,騙得過別人,還能騙得過我?對了,我剛剛看了新聞,你那位小嬌妻,貌似要跟別人跑了?兒子啊,那些狗屁浪漫愛情,只是底層人閑的蛋疼才追求的東西,你呀,不該犯那種低級的錯誤,這世上就沒有用錢砸不到胯下的女人……我給你備了份大禮,江城第一美女,想要嗎?只要你回來,立刻結婚!」

對於江城第一美女,楚宇軒似乎並不感興趣,只是揶揄道:「底層人?呵呵……楚治卿,從某些方面講,你連人都不算。」

「罵兩句得了!總要給我留些臉面吧?小畜生……機會可只有一次啊,給你一周時間考慮。哦,提醒你一下,楚門家大業大,人脈也廣,興許對你要查的那件事會有幫助……不是我給你潑冷水,就你現在的這點小本事,可能這輩子都查不到。」

楚宇軒默聲,思忖了好一陣後,咬牙說道:「楚治卿,你就不想查清楚當年的事嗎?!我有時候……真想把你的胸膛剖開,看看你到底有沒有心!」

楚治卿淺笑,口吻有些沒心沒肺:「別忘了,一周時間,過時不候。」

隨後,電話被切斷。

楚宇軒憤憤將手機摔到了地上,雙眼通紅,眼底隱隱泛起幾分潮氣來。

大胖子看着七零八落的手機,想說一聲「你他媽生氣幹嘛砸我手機」?

但看着楚宇軒想吃人的表情,好歹也是自家少爺,也只好忍氣吞聲,繼續磕頭。

另一邊,高寧的別墅里,夏竹正在沙發上削蘋果,高寧則是帶着夏竹的母親樓上樓下參觀。

「伯母,這是我爸上個月給我買的新房,打算讓我結婚用,您要不嫌棄,今天就可以搬進來住。」

「哎喲,這怎麼好意思呢!」女人佯裝着推辭,眉眼間儘是對高寧的認可。

也是,高寧本就儀錶不凡,個頭高挑,更重要的是家境殷實,父母都是有頭有臉的生意人,這讓全天下的丈母娘來看,都會覺得滿意。

高寧笑道:「伯母,您跟我爸媽也算老相識了,再說我跟小竹子早就情投意合,您搬過來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夏母開懷大笑,邁着小碎步走到夏竹跟前,說道:「夏竹,趕緊給那廢物打電話,讓他過來,你們倆今天就把離婚證給辦了!當初我就不同意你跟他在一起,可你也不知被他灌了什麼迷魂湯,鬼迷心竅的……非說他會照顧人,又溫柔又體貼……」

說到這兒,女人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及時的閉上了嘴。

尷尬了一陣,她又看向高寧:「寧兒,你放心,夏竹跟那廢物什麼都沒發生過,我拿我的人格擔保!」

「媽!」夏竹皺了皺眉,不悅道:「你說什麼呢……」

或許,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當初會跟楚宇軒在一起。

女人往往會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努力奔赴自己喜歡的人,一種是妥協選擇愛自己的人。

夏竹的性格剛毅,自然會選擇第一種。但第一種抉擇換來的是心碎,是不甘。

所以,她又妥協了第二種。

而如今,她的第一選擇回來了,三年前拋棄她的誤會也已經解開,那個一廂情願深愛着她的人,便註定了會輸。

「喏,吃個蘋果吧。」夏竹起身,把削好的蘋果遞給了高寧,眸含春水。

講真的,夏竹的模樣、身段、以及氣質都屬極品,若是扔到古代皇宮裡,足以禍國殃民。

前些年江城一些無聊至極的權貴子弟花心思調研出一個胭脂榜,每季更新一次排名,夏竹几乎常年穩居前三甲,只是如今已有28歲「高齡」,不出意外的話,今年的排名定是要跌出前三。

畢竟,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提起胭脂榜,便不得不提近些年來穩穩蟬聯榜首魁冠的江城第一美女了,讀大一時上榜,至今七個年頭,地位完全無人撼動。

不少權貴色令智昏,使盡手段想將其據為己有,可奈何這位大美人兒性子冷冽,家境也殷實的緊,如今二十五歲,還不曾被人染指。

高寧接過夏竹遞來的蘋果,輕咬一口:「真甜。」

兩人面對面站着,幾乎貼到一起,從遠處看,倒也算郎才女貌,珠聯璧合。

瞧着兩人的曖昧,夏母很有眼力勁兒,咂摸嘴道:「夏竹,你陪寧兒說說話,我去做幾道菜,咱們今天也算吃頓團圓飯,就當慶祝寧兒涅槃重生,也慶祝你們倆重歸於好!」

夏母走進廚房,高寧便自然而然地抱住了夏竹,俯下臉來就要吻上去。

鬼使神差地,夏竹竟側過臉去,羞赧道:「寧哥,別這樣,我跟宇軒還沒離婚,總感覺……有些不好。」

高寧眸間閃過了幾分陰冷,但依然表現的大度:「好,我聽你的……小竹子,趁早把他約出來吧,我真的等不及要娶你了。」

夏竹輕輕點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