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冬至這天,江城下了一場雪。

醫院的走廊里,滿臉憔悴的楚宇軒焦急不安地來回踱步,片刻後,見醫生從病房出來,急忙迎了上去,迫切道:「醫生,我外婆情況怎麼樣?」

年近五旬、頭髮稀疏的醫生關上房門,輕輕搖頭,嘆氣道:「能不能熬過今晚都難說,我開幾副鎮痛劑吧,每三個小時打一針,盡量讓老人家走的安詳一點。」

楚宇軒一陣頭暈目眩,腳下有些站立不穩,身子癱軟地靠在了牆上。

緩了好一會兒,他取下眼鏡,抹了抹眼角的淚痕,這才鼓起勇氣,走進病房。

外婆剛打完鎮痛劑,此刻掛着氧氣管,安穩躺在病床上,側着臉眯眼看他,慈藹笑道:「宇軒,夏竹呢?」

她大概知道自己要油盡燈枯了,想在臨終前見一見孫媳婦兒。

楚宇軒強忍着淚水,坐到病床邊的凳子上,擠出一抹笑來:「外婆,她今天應該在拍戲,很忙。」

老人冰涼的雙手握住外孫的手,面不改色:「忙點兒好啊……宇軒,你給她打一個電話吧,我跟她說說話,我怕……我等不到她了。」

「怎麼會呢?您老一定長命百歲!」楚宇軒捏了捏外婆的手,見老人的眼神十分堅決,無奈,只好拿出手機,給夏竹打了過去。

「您好,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

楚宇軒蹙了蹙眉,對外婆說道:「算了,她真的在忙……外婆,你餓不餓?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老人閉了閉渾濁的眸子,慘白的嘴唇輕輕動了動:「我想喝你親手做的西紅柿雞蛋羹。」

腫瘤醫院離家倒也不遠,開車十分鐘就到,楚宇軒思忖了片刻,叫來護士叮囑一番後,便開着自己的二手斯柯達火急火燎往家趕去。

地下停車場,楚宇軒停好了車,剛打開車門,竟影影綽綽看到了夏竹的身影——

不遠處,一輛白色的路虎攬勝旁,夏竹正緊緊抱着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子,哭的梨花帶雨。

楚宇軒心頭一顫,身子頓時僵住。

那個男子他知道,是夏竹的青梅竹馬,更是她的白月光,高寧。

三年前,由於某些未知的原因,高寧狠心拋下了夏竹,獨自去了國外。

那段時間的夏竹渾渾噩噩,都說女人在最脆弱的時候最容易動情,正因此,楚宇軒這個舔狗才有機會娶到她。

儘管楚宇軒知道,夏竹的心裏有一個放不下的人,但在他看來,天底下哪有捂不熱的石頭?

可如今……

高寧輕拍着夏竹的背,溫柔安慰:「小竹子,三年前,我真的以為我的病治不好了,去美國也只不過是碰運氣,遲早都要死。所以,我才會狠心丟下你……你不知道,我當時的心好痛啊,是我親手把自己最愛的女孩推開的,我還衷心的祝福你能遇到一個比我更愛你的男人!」

夏竹啜泣道:「你怎麼這麼自私?怎麼這麼傻!寧哥,我這三年,無時無刻不在挂念着你!我就知道,你離開我肯定是有原因的!嗚嗚……以後,你不許再離開我了,好不好?」

高寧摩挲着夏竹的臉頰,滿眼的心疼:「傻丫頭,我不會再離開了!我知道,你其實不愛那個姓楚的,對不對?」

夏竹愣了一下,隨後咬了咬唇角,還沒來得及做出回應,視線便落在了緩緩走來的楚宇軒身上。

「放開她。」

高寧聽到身後突如其來的冰冷聲音,下意識地鬆開雙臂,轉身發現是楚宇軒後,先是一愣,隨後唇角勾起一個戲謔的笑,挑釁般摟住了夏竹的腰。

夏竹的身子微微一僵,猶豫片刻,還是取下了腰間的那隻手,向楚宇軒走去兩步,大概是不敢直視,擰着脖子溫涼道:「宇軒,你……你都看到了?」

「我不瞎。」楚宇軒面無表情,頓了頓,汲氣道:「跟我去趟醫院。」

高寧也向前一步,上下打量了一番楚宇軒土到掉渣的着裝,似笑非笑道:「你就是楚宇軒吧?我記得,高中時候你就追過夏竹,那時候你就土裡土氣的,像個鄉巴佬,怎麼現在……還是老樣子?」

楚宇軒一瞬不瞬地盯着夏竹,重複了一遍:「跟我去醫院,外婆想跟你說會兒話。」

夏竹凝眉,剛要開口,就聽高寧說道:「楚宇軒,你應該知道我跟夏竹的感情,更應該知道,夏竹其實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

說到這兒,高寧從口袋裡摸出一沓支票,撕了一張遞給楚宇軒,語氣誠懇、卻也頗有幾分嘲弄:「不管怎樣,這兩年還是謝謝你照顧她,隨便填個數吧,當我報答你。」

楚宇軒忍無可忍,一把推開高寧,吼道:「我跟你說話了嗎?!」

後者腳下一個趔趄,後背撞在了路虎的引擎蓋上,當即捂住胸口,面色猙獰起來。

夏竹倏地瞪大了眼睛,狠狠將楚宇軒推開,激動道:「楚宇軒!你幹什麼?!他身體不舒服,出了事你負得起責任嗎?!」

說罷,急忙去扶高寧:「寧哥,你沒事吧?」

高寧呼吸急促,死死咬着嘴唇,看上去像是在忍耐着極強的痛苦:「沒事……沒事……」

「都這樣了還沒事?我送你去醫院!」夏竹吃力地扶起高寧,將他安頓到了副駕駛,從車頭繞到駕駛室的途中,瞪了一眼楚宇軒,沒好氣道:「滾開!我不想看到你!」

楚宇軒緊攥着拳頭,道:「夏竹,我再說一遍,跟我去醫院,外婆她不行了!」

最後一句話被車門隔絕。

望着絕塵而去的路虎,楚宇軒輕輕推了推鼻樑上厚重的黑框眼鏡,做了個深呼吸。

隨後,唇角隱隱勾起了一抹苦笑,喃喃道:「罷了……罷了!」

論舔狗的自我修養,楚宇軒當仁不讓,總是痴心妄想通過某種努力來博得美人一笑。

儘管他明白,深愛遠不及相愛來的實在。

可一廂情願,也總是要有個限度的。比如眼下這般情況,若是還要死纏爛打,哭天喊地求着她瞅自己一眼,那可真就要遭天打五雷轟了。

現實往往都是這樣,當那個魂牽夢繞的王子出現的時候,公主能給白日做夢的癩蛤蟆最溫柔的話,莫過於「你是個好人」,然後本着「我知道我虧欠你、但你一定要離我遠一點」的原則,跟自己的王子雙宿雙飛。

…………

外婆終究是沒有熬到第二天,晚上十一點半,平靜的撒手人寰。

老一輩人都講究落葉歸根,楚宇軒雇了輛殯儀館的車,連夜將外婆送回了鄉下老家。

左鄰右捨得知後,一傳十十傳百,紛紛自發前來幫忙,他們知道,老人除了外孫再無親人,況且,楚宇軒這個年輕人哪裡懂什麼喪事?

在靈棚里跪了一夜,晌午,由於近些日子都沒睡過一個囫圇覺,楚宇軒正迷迷糊糊打盹兒,兜里突然一陣震動。

掏出手機一瞧,是一個備註為「老二」的人發來的微信,一共四張截圖,附帶着一句話:讓他消失?

截圖中,有兩張是夏竹跟高寧一起挽着手回家的甜蜜照,一看就是出自狗仔的手筆。

另外兩張,則是網友的評論——

「夏女神這是要公布戀情了?」

「恭喜啊!據說男方可是個富二代!」

「這年頭,女明星不就是奔着富二代去的嗎?有啥稀奇的?」

夏竹如今也算是正當紅的一線咖位,有狗仔二十四小時跟蹤很正常。

至於為什麼沒人質疑她不守婦道……因為,她跟楚宇軒當初是隱婚,理由是不想影響她的前途。

事實證明,只要夠愛,前途完全算不上借口。

楚宇軒捏了捏眉心,給「老二」回了條:別動。

隨後收起手機。

同一時間,靈棚外有人喊:「孝子回禮!」

楚宇軒急忙磕頭,直起身子來時,才發現前來弔唁的是一個穿着西裝、虎頭虎腦的大胖子。

這大胖子少說也有兩百多斤,西服的扣子根本系不上,跪下磕頭的時候肚子頂着大腿面兒,看上去十分滑稽。

燒了兩張紙錢後,大胖子跪着挪到了楚宇軒的跟前,憨厚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偷偷摸摸從兜里掏出一部手機,遞給了楚宇軒,像是特務接頭一般,低聲道:「有人要跟你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