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其實,在看到那大胖子的一瞬間,楚宇軒就已經瞭然,這是楚治卿刻意為之的。而趙雅楠知道他今天其實是要先離婚,必定也是楚治卿告訴她的。

看樣子,自己這位老爹還真是在時時刻刻關注着他的一舉一動。

將嘴角的煙蒂吐到地上後,楚宇軒抬步向民政局走去,趙雅楠緊緊隨在身側。

在路過那輛路虎時,夏竹咬着嘴唇,怯懦而冰冷地打了聲招呼:「趙總……」

趙雅楠可以無視她,但她不可以無視趙雅楠。

這就是明星跟資本的差距,再大的腕兒,在資本面前還是要低着頭老老實實做人。

趙雅楠輕輕嗯了一聲,向前走了兩步後,又忽地駐足,抬手輕輕揪着楚宇軒的衣袖,看上去就像是在挽着楚宇軒似的,扭頭對夏竹說道:「小夏,我跟楚先生結婚的事,希望你幫我保密,懂嗎?」

「結婚?!」方才並沒有聽到二人對話的夏竹頓時呆住,此刻才算反應過來,他們倆為什麼要向民政局走去!

高寧也一臉的不可置信,江城第一美女……居然要跟這廢柴……結婚?!!

趙雅楠剔看他一眼,那冰冷而鄙夷的神色,毫不掩飾自己滿心滿眼的瞧不起,隨後對夏竹說道:「小夏,作為公司第二大股東,我覺得我還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也是快三十歲的人了,別那麼戀愛腦,真正愛你的人,怎麼可能會破壞你的婚姻?別再給公司惹麻煩了,我真的沒空幫你擦屁股。」

一番話讓夏竹敢怒不敢言,高寧更是無地自容。

但好歹高家在江城也算有些名望,不至於怕如今已落魄的趙家,抑着怒火說道:「趙總,我跟夏竹可是真心相愛,不像你,空虛寂寞就飢不擇食了,找個一無是處的小白臉兒?呵呵……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話音落處,大胖子一個箭步沖了上來,摩拳擦掌道:「小朋友,我勸你好好說話,要不然,我就把你的屎,從你嘴裏打出來!」

大胖子生的人高馬大,虎頭虎腦,眼下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眼神里更是透着一股子狠勁兒,看着着實有些駭人。

高寧咽了口唾沫,倒真是識時務的「俊傑」之輩。

夏竹可不想得罪趙雅楠,急忙攔在高寧身前,認錯態度十分誠懇:「趙總,對不起……您放心,我嘴很嚴的,絕對不會……把你們結婚的事說出去。」

趙雅楠不是個喜歡糾纏的人,嗯了一聲後,跟楚宇軒並排走進了民政局。

楚宇軒唇角勾笑,斜睨着趙雅楠:「趙總,我這個小白臉兒……你還滿意?」

後者面無表情,緊抿着唇子一言不發。

領完證出來,那輛白色路虎已經不見了。

大胖子走到楚宇軒跟前,將法拉利的車鑰匙遞了過去,憨厚笑道:「小少爺,開這個吧,你那輛車我去幫你處理了。」

楚宇軒並沒有要去接的意思,朝着趙雅楠努了努嘴,笑道:「讓她開……我那輛車給我開回去,留個念想。」

「得嘞!」

趙雅楠抿了抿唇角,接過法拉利的鑰匙。

兩人上車後,她啟動車子,說道:「我要回公司,等會兒你自己開着回家去。」

楚宇軒瞥了她一眼,笑道:「沒什麼要對我說的?」

趙雅楠側過臉,遞來一個疑惑的眼神。

「你剛才明明沒有必要給夏竹說那些話的。」楚宇軒繫上安全帶,頓了頓:「單純是為了給我出口氣?」

趙雅楠似笑非笑:「心疼了?」

「呵呵……趙雅楠,趁我現在心情不錯,你有屁就趕緊放,別藏着掖着。」

趙雅楠一瞬不瞬地盯着楚宇軒,她似乎有種錯覺,這位混不吝的紈絝膏梁,貌似沒有看上去那麼不着調。

「好吧,本來想晚上再跟你說的……明天晚上是王龍的生日宴,我想去參加。」

楚宇軒笑着搖頭:「我就知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不過,你想去就去唄,給我說幹什麼?」

趙雅楠蹙了蹙眉:「就當幫我個忙。」

「怎麼報答我?」楚宇軒的眼神里充滿了玩味。

「你想我怎麼報答?」

「叫聲老公聽聽?」

「楚宇軒。」

「嗯?」

趙雅楠冷漠道:「你不是混蛋。」

「拍馬屁沒用。」

「你是人渣。」

楚宇軒:……

另一邊,高寧氣呼呼地開着車,對副駕駛的夏竹說道:「小竹子,要不我幫你解約吧?咱換家公司!反正趙氏現在也已經跌入谷底了,清雅傳媒能不能撐下去還真說不好。」

夏竹臉色異常難看,此刻的她哪有心思去想工作方面的事?滿腦子都是趙雅楠跟楚宇軒在一起的畫面!

他們怎麼會在一起呢?牛郎織女的故事真的能照進現實?簡直叫人匪夷所思!

難怪楚宇軒最近這麼著急離婚,合著……是傍上富婆了唄?

夏竹越想越氣,給楚宇軒發去了一條微信:「急着離婚,原來是早就有下家了?恭喜你啊!真沒發現你還有這麼大的本事!枉我還一直以為你是個忠情的人,呵呵……好了,我終於沒有負罪感了!」

那頭的楚宇軒看到這條微信,被氣的發笑。出軌的人反過來倒打一耙,也是夠讓人噁心的。

思索了會兒,他回了句莫名其妙的話:喲,怎麼把你這茬給忘了。

夏竹看着這句話,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便發了個問號過去。

然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大大的紅色感嘆號……

她這才明白那句話的意思:怎麼忘了刪掉你了?

「不要臉!」夏竹咬着嘴唇,憤然罵了一聲。

一旁的高寧撇了撇嘴,略有些不悅道:「小竹子,我剛跟你說話呢,你沒聽到?」

夏竹看了他一眼,才驚覺自己有些失態,磕磕巴巴道:「那個……寧哥,我暫時不想跳槽,違約金很重的……」

「我會幫你想辦法。」高寧堅定道。

「算了吧……寧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我不想因為這麼點小事,就影響我的工作。」

高寧沉吟片刻,道:「好吧,都聽你的。但以後你要是工作不開心了,一定隨時告訴我,好嗎?」

夏竹欣慰地點點頭:「謝謝你,寧哥……有你真好。」

高寧騰出一隻手來,捏了捏夏竹冰涼的手,莞爾笑道:「傻瓜,跟我還這麼客氣?」

夏竹也笑了笑,隨後說道:「對了,明天晚上是王龍導演的生日宴,上一部戲剛殺青,我們幾個主演都被邀請了。寧哥,你跟他那麼熟,有沒有收到邀請啊?」

高寧臉色一滯,故作鎮定道:「小竹子,我一直沒來得及給你說,之前我看到你在微信上大倒苦水後,我其實是讓我爸托關係幫了幫你,那個王龍……我不熟的。」

這個理由也算說得過去,夏竹並沒有多疑,笑道:「沒事兒,你是我男朋友啊,咱倆明晚一起去吧,之前他幫了我那麼多,我一定要好好感謝一下他。」

高寧點了點頭,既然謊已經圓了,倒也不怕露餡。至於王龍為什麼會找夏竹演戲……他覺得應該就只是單純的因為夏竹演技好而已。

若是有人在背後幫她,肯定早就已經現身了。就像那些投資方一樣,捧女明星,不就是為了那麼點破事兒嗎?

這年頭,哪有深藏功與名的大冤種?

「小竹子,一會兒吃完了飯,我帶你去給他挑一件禮物吧。」

高寧說著,思忖起來:「像他那種文藝工作者,大概都喜歡古董字畫,我正好認識一位倒騰古董的朋友,他那裡有不少好東西呢,一會兒去看看,你儘管挑就是了,我買單。」

夏竹捧起高寧的手,在手背上吧唧親了一口,笑道:「那我可就不客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