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讀心:瘋批女帝扶持嬌夫上位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這一日原本平靜的天穹域,忽地被一則消息所轟動,一時間得知消息的所有天穹域勢力亦或是強者皆是震驚不已。

女帝實力受損,魔道五大頂尖宗門前往天魔教逼宮,更是裹挾其與一個魔劍宗廢物打雜弟子成婚!

一時間。

眾天穹域強者震撼不已。

讓高高在上的女帝嫁給一個廢物?

不愧是魔道那群人,修鍊魔功,心性果然無比陰暗,玩的真花兒!

他們也無比納悶。

怎麼這廢物不是自己?

而來不及鬱悶,很快就有另一則消息傳來,這修鍊界網速果然快,眾勢力強者來不及震驚,接下來趕到戰場的是一則更令人震驚的消息。

五大勢力強者逼宮,卻被女帝全部抹殺!

五尊玄帝強者,沒有一人逃脫。

傳聞是天魔教女帝實力不僅沒有受損,甚至還精進一步,直逼大帝境!

也有傳聞說,是那魔劍宗的打雜弟子憑藉無敵武者之姿將魔劍宗主一人鎮殺,因此才給了女帝大人喘息的機會。

當然,傳聞僅僅是傳聞。

三人成虎。

就算武者再怎麼無敵,他也只是武者,不可能鎮殺一尊帝境強者。

因此,這則消息壓根沒人信。

你信武者能鎮殺帝境強者還是信我是秦始皇?

不過當眾勢力強者聽說女帝大人滅了五大逼宮勢力後卻將那魔劍宗外門打雜弟子留下來做夫君後,一個個更是唏噓不已,真是讓眾強者羨煞不已。

更是有人為那外門打雜弟子取了個外號:全場最佳。

畢竟不管怎麼看,白嫖一個女帝娘子都是血賺不虧的好吧。

天穹域,一處仙峰之上。

有着數道人影飄浮,皆是隱藏在光幕之下,看不清容貌,也看不清身形,像是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魔劍他們失敗了。」

其中。

為首的一道隱藏在光幕下的人影緩緩開口,他掃視眾人,發出的一道充滿威壓的中年男子聲音。

「呵呵,早就料到會是如此了。」

一個光幕人影發出一聲冷笑,眼中滿是譏諷:「魔道的那群傢伙果然靠不住,五尊玄帝對一尊玄帝,竟會被反殺五個,這麼多年的修鍊真是修鍊到豬身上去了!」

「那也未必,聽說洛無情觸碰到了大帝劫了,一旦突破大帝劫,便是大帝了。」

這時,一道光幕人影反駁道,是個女聲。

「……」

此話一出。

場內眾人瞬間沉默了下來。

不多時。

最先開口的中年男子人影嘆了口氣。

「清瑤仙子言之有理。」

「大帝強者的確很強,天魔教女帝不到百年便證帝,如今更是快要渡大帝劫,成就大帝位,這恐怖的修鍊速度真是讓我等汗顏,就好像,老天爺喂飯一般。」

「……」

周圍眾人還是一片沉默,但心頭卻是有了各自的心思涌動。

這等修鍊天賦,說不羨慕是不可能的。

「若是再這麼下去,恐怕真要對我等飛升產生威脅,這世間,總不能真的後來者居上吧?諸位。」中年男子人影旁敲側擊着在場的眾人,雖沒表達具體意思,但在座各位都不傻。

「……」

依舊是無人回話。

當中年男子並不是失望,他深知周圍的都是人精,活了數萬年的老怪物了,只要心有所忌,那就會心有所忌。

「不過,魔劍他們的失利,問題並不是出在他們身上。」

「最大的問題,是出在丹盟主你所煉製的那顆毒丹之上。」

中年男子目光微沉,落在了一道光幕人影之上,彷彿他似是這個聊天群的管理員,能無視那一層光幕一般。

「胡說!」

伴隨中年男子話音落下。

一道光幕人影頓時就炸了,蒼老憤怒的聲音響起。

「老夫煉製的丹無人能解!就憑老夫是天穹域煉丹第一人,老夫可以放心的告訴你們,此丹吃了,哪怕是大帝,一個不慎也會中招!沒有一年半載,根本無法恢復,無葯可解!」

他蒼老的聲音中滿是自傲。

聽聞此話,周圍光幕人影眯了眯眸子,默默的離他遠了一些。

玩毒的必須離遠點。

鬼知道什麼時候就給你下毒了。

「哦?」

「是么?」

中年男子譏笑道:「那丹盟主又如何解釋,女帝服用了你的毒丹,卻安然無事?實力不僅沒有受損,實力甚至還有所精進?」

「這…」

蒼老人影頓時被懟的啞口無言,惱羞成怒:「哼!肯定是老小子騙了老夫,他壓根沒喂毒丹!老夫現在就去質問他!」

說完。

那光幕人影嗖的一下消失不見,顯然是下線了。

「諸位不必理會。」

看着憤憤離線的丹盟主,中年男子面帶微笑,衝著眾人微微一笑。

「殿主倒是不慌。」

第二個說話的光幕人影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語氣似乎有些發酸。

清瑤仙子道:「殿主作為天穹域最強者自然是不慌的,那洛無情再怎麼修鍊,也對殿主構不成太大威脅,殿主飛升,指日可待。」

周圍,頓時投來羨慕目光。

「此言差矣,我輩修士,總得努力上前不是么?沒有什麼是註定的。」

中年男子擺了擺手,輕笑道。

「不過,我知曉諸位的慌張,若飛升之時到來,那天魔教女帝必定會搶走諸位一個席位,你我都是同一個時代的強者,自然是不願被一個後來者奪之。」

「我倒是有一計,就是不知諸位願不願聽?」

「殿主請說。」

「殿主,請。」

周圍眾光幕人影目光立馬看了過來。

感受到眾人目光,中年男子不急不緩的說道:

「現在除掉天魔教女帝並不是一個好時機,這大帝之位她是勢在必得的,若此時出手,就會落得魔劍等人一般的下場。」

「魚死網破,反而得不償失。」

「眾所周知,大帝劫一共有九劫,一劫更比一劫強,前幾劫太弱,會讓女帝有魚死網破的機會,而後幾劫雖強,但女帝實力經過大帝劫洗禮也會變得很強,那時出手也不穩定。」

「所以。」

「咱們可折中,選第六道大帝劫,那時大帝劫相對很強,女帝也相對較弱,群起攻之,必能使其隕落。」

「……」

眾光幕人影一愣,沉默了片刻,眼睛方才是漸漸亮起。

這倒是一個最穩妥的辦法了。

現在讓他們上,他們又不敢拼盡全力,生怕自己是被換掉的那個。

「那殿主留給我們還有多少時間做準備?」

「女帝天賦妖孽,就連我也不如,依我推算,最多不過兩年時間,她便能達到六劫境。」中年男子沉吟片刻後回道。

「才兩年?」

眾光幕人影瞳孔微縮,紛紛感嘆女帝天賦如妖孽。

不過。

兩年么?

兩年時間也好,免得夜長夢多,有了變數!

——

【點點催更,激發小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