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累死了。」

「帝境強者真難殺。」

寧天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渾身發疼的身體,不由感嘆帝境強者的恐怖實力,有弱化卡的存在,他都用了快半個時辰才將魔劍老賊滅殺。

「???」

聽到他這話,周圍魔道勢力強者和天魔教眾人狂打問號。

你要不聽聽你在說什麼?

戰力不過五的武者渣渣把帝境強者單方面碾壓鎮殺了,無非是廢了一點力氣,然後你感嘆帝境強者難殺?你還是個人?

一瞬間。

所有人看向這武者少年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再也沒人對他有一絲輕視。

主要是不敢。

生怕寧天砰砰幾拳,把他們當帝境強者給抹殺了。

「你們這麼害怕的看着我做什麼?」寧天奇怪的看了他們一眼,笑着道:「我為人和諧友善,諸位不必這麼害怕,畢竟個人價值觀十分正直。」

眾人:「……」

和諧友善?

價值觀十分正直?

你踏馬見過那個能和這幾個字搭邊的人,身上會藏有各種兇狠歹毒的殺器?甚至連化屍粉這玩意都有啊!我魔道老賊我都沒有!

「娘子,魔劍老賊我解決了,沒力氣了,剩下四個就交給你了。」

寧天看了一襲紅裙的女帝大人一眼,懶懶說道。

「……」

聞言。

蜈蚣門主四人看了一眼大殿內地板還殘留着的魔劍宗主血跡,眼角頓時狂跳不止,當聽到他們的對手只是女帝大人時,反而是重重的長舒了一口氣。

若是換做平時,對戰女帝鬆口氣,他們肯定覺得自己瘋了。

畢竟洛無情可是天穹域第一天驕,戰力只高不低。

但剛看到了寧天爆殺魔劍宗主後他們就不會這麼想了。

一個武者,卻能爆殺帝境。

這太匪夷所思,太過詭異了。

所以,對戰女帝,反而還沒那麼害怕。

「你去休息。」

聽到寧天的話,女帝大人只是冷冷說道,眉心之間,那朵火焰印記越發耀眼,紅裙上火焰飄飄,火焰帝威籠罩整個大殿!

「娘子,你能行吧?確定沒有騙我哦?」

原本這傢伙還稱自己為女帝大人。

可經過剛剛的事情,有了夫妻之實後,娘子二字真是越叫越順口了。

「哼!」

她冷哼一聲。

「本帝從不騙人。」

很好。

沒有側臉過去。

這是真沒騙,寧天長舒一口氣,畢竟就算現在想幫女帝大人也沒辦法幫,沒了弱化卡,他現在真是戰力只有五的渣渣。

等此事過去,他定要認真修鍊!

嗯…

讓女帝大人出力的那種修鍊!

「蜈蚣門主,既然你們敢逼宮,本帝想,你們應該做好了逼宮最壞的打算。」洛無情清冷的眸子中露出一抹冷色,看向蜈蚣門主等人。

蜈蚣門主四人神色變幻,沒有多言,只是各自掏出武器。

見狀。

洛無情也沒有再多言,玉手一揮,無數火焰環繞在其周身,兇猛燃燒,一條由火焰所構成的鞭子出現在其手中。

「???」

看到這一幕,寧天立馬瞪大了眼睛,心中鬆了口氣。

他家女帝娘子真有小鞭子!

還是帶火的那種!

呼…

還好,之前讓她承諾了。

等等?

她承諾的時候,應該沒有側過臉去吧?

「帝器,火神鞭…」

當那火焰鞭浮現,整個大殿頓時溫度驟升,所有人大汗淋漓,而看到這鞭子的一瞬,蜈蚣門主四人神情變得更是凝重起來。

都拿出帝器了。

女帝大人這是下殺心了!

「哼!」

「不要以為拿出帝器了,我們就怕你!」

蜈蚣門主四人冷哼一聲。

下一刻,便是被女帝大人用火焰鞭捲住,直接是朝着大殿外扔去,接着一步踏出,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大殿之外!

很快。

大殿外便是傳來打鬥之聲。

寧天看到這一幕,默默感嘆,都這個時候了還勤儉持家,生怕帝戰把天魔教大殿給掀翻了,這種娘子誰能不愛呢?

感慨一聲後。

他也連忙跟了出去。

只見天穹上一道渾身燃燒着烈焰的倩影不斷的朝着其餘四道暗光身影發起攻擊,火神鞭不斷的發出破空之聲,彷彿每一次抽擊,都能將空間鞭碎。

而蜈蚣門主明明是四人聯手,卻也只能在這猛烈攻勢下節節敗退。

「嘖…」

「我這女帝娘子好強。」

大殿外,寧天坐在小板凳上,嘖嘖直嘆。

本來對於穿越他還是很迷茫的,畢竟是個陌生的世界,雖有系統在身,但自己終歸只是個和諧友善,戰力不過五的渣渣,還是很害怕的。

但現在。

看着如此強大的女帝大人,他做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

那便是,抱緊女帝娘子的大腿,狠狠的吃她的軟飯!

至於為何是違背祖宗的決定,可能是因為自己祖宗想吃軟飯但沒吃到的緣故吧。

天穹上。

火焰已是燒遍了整片天,帝境強者的戰鬥已是持續了足足數百個回合,女帝大人越打越神勇,而蜈蚣門主等人卻越打越心慌。

他們似是沒想到女帝如此強悍。

但更多的心慌,卻來自地面上,那坐在小板凳上的少年。

他時不時的喊上一句「娘子莫慌!我來助你!」然後,又半天沒有動靜,鬼知道什麼時候會從那個角落裡冒出來偷襲!

拜託!

真的很嚇人好不?

而且,擱十幾回合就這麼喊上一句,亦真亦假,讓蜈蚣門主四人不得不放在心上。

畢竟這小子玄乎得很。

剛剛打死魔劍宗主的戰績歷歷在目!

於是,他們一邊得抵禦女帝大人的火神鞭,一邊還得注意那小子的恐嚇,沒錯就是一種恐嚇,所以實力壓根發揮不出來,只能呈現一片倒的趨勢。

這的確只是一種恐嚇。

寧天悠哉的坐在小板凳上,弱化卡早已用完,他只能口嗨一下了。

不過看情況,口嗨效果還不錯。

於是這樣膽戰心驚打了數十個回合後,四人身上已滿是鞭傷和火焰灼燒的痕迹。

「我受不了辣!」

「洛無情!」

「本谷主跟你拼辣!」

魔音谷主怒吼一聲,長發披散,她實在是難以繼續忍受下去,被女帝大人和那小子雙重摺磨,再這麼下去她真要瘋了!

「魔音——奪命!」

她纖細如白骨般的手在身前的琵琶上猛地一撫,一瞬間,所有琴弦盡斷,但一股蘊含強烈殺意的琴音在此刻凝聚!

可就在她欲要釋放時。

一道爆喝響起!

「娘子莫慌,我來助你!」

「什麼!?」

剛剛魔劍宗主慘死的畫面浮上心頭,魔音谷主心中本能的湧現害怕,手中的動作也下意識的停止,下意識的朝着身後看去。

「魔音師妹不要中招!」

「那小子是騙你的!」

一旁。

蜈蚣門主連忙急聲提醒!

「什…什麼?」

魔音谷主一愣,當看到下方那坐在小板凳上的少年揚起頭衝著她笑時,她瞳孔頓時驟縮,頓時明白自己是被詐了!

與此同時。

一根無比粗壯的火焰鞭子已是纏繞住了她那雪白的脖頸。

她再想要觸動琴弦顯然已是來不及了!

完了。

伴隨火神鞭的主人無情的扯動了那纏繞脖頸的鞭子,撕拉一聲,魔音谷主已是旋轉升天!

轟…!

下一刻。

火焰吞噬了她那剩下來的半截身子和欲要奔逃的神魂。

「啊啊啊不…!」

火焰中。

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這一刻。

剩下的蜈蚣門主三人臉色慘白!

「魔音師妹!!」

「小子…!接下來你休想再騙我們!」

蜈蚣門主雙目赤紅,凶神惡煞般死死的瞪着寧天。

「哦。」

寧天哦了一聲,攤了攤手:「我寧天,從不騙人!」

天穹上。

某個紅裙女帝柳眉動了動。

便宜夫君這就開始搶她口頭禪了?

「再說了。」

寧天笑眯眯的抬起頭,指了指三人:「你們就三個人了,還用我詐你們嗎?四個人都不是我娘子的對手,只剩三人的你們,又該如何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