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

當那自信的少年聲音響起,整個天魔教大殿內,宛若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眾人循聲看去目光落在了那一襲紅裙倩影旁邊的少年身上。

「啊?我嗎?」

魔劍宗主一愣,指着自己。

「哈哈哈哈哈!」

「這傢伙瘋了吧?」

「以武者實力挑戰帝境強者?他還真以為自己能以凡人之力比肩神明啊?」

下一刻。

爆笑聲響徹整個大殿。

有人笑的肚子疼。

有人笑的在地上打滾,順便滾到一旁愛慕許久師姐的裙下,並舔了一口她的鞋子。

有人哈哈大笑,倒地不起。

「退下!別胡來。」

女帝大人瞪了寧天一眼,讓他退到自己的身後。

「沒胡來。」寧天瞥了一眼爆笑的眾人,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現在他們笑的有多開心,等下臉被打的就有多響。

「娘子,你一打四,沒問題吧?」

「…沒問題。」

雖然不知道寧天是認真的還是幹嘛,但女帝大人還是回了一句。

「你發誓?」

寧天眯了眯眸子。

「哼!」

女帝大人冷哼一聲,淡淡的看着他道:「本帝從不騙人!」

很好。

這次沒有把臉側過去,那應該是沒問題的。

「那我一打一也沒問題。」

寧天微微點頭,接着握了握戰力不過五的拳頭,深吸一口氣,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躍下高台,朝着還處於「啊?」狀態的魔劍宗主一拳轟了過去!

「!?」

他這行為,頓時是讓女帝大人和周圍眾強者一驚。

不是吧阿珍,你來真的?

「廢物,你和女帝睡覺,把腦子睡壞了吧?」

魔劍宗主終是回過神來,眼神森寒,眸子中可見怒火在燃燒。

他魔劍揚名天穹域這麼多年了。

何時被如此小瞧過?什麼時候區區一個戰力不過五的武者渣渣,還是之前他們宗門的廢物打雜弟子,都敢叫囂和他單挑了?

他重重冷哼一聲,身上蘊含強烈魔氣的帝威自動釋放。

就這樣看着寧天一拳轟來。

絲毫沒有動作。

反正只要這小子靠近,就會被本帝的魔氣帝威碾壓成肉沫!

「你…!」

大殿上。

女帝大人有些急了,在她眼裡,寧天這種行為和送死沒什麼區別,一步踏出,就欲將寧天給攔下時,四道身影出現在她的眼前。

「桀桀。」

「女帝大人,你的對手是我們,嘿嘿,反正這廢物小子都能當你一夜夫君,女帝大人不如考慮考慮我如何?我可比這廢物小子強多了。」

蜈蚣門主一臉淫笑的盯着女帝。

「找死。」

女帝大人俏臉徹底冰寒下來,紅裙上的火焰蔓延至整個嬌軀,恐怖的帝威在這一瞬間爆發而出!

而此刻。

寧天握拳沖向魔劍宗主。

在距離其不過百米時。

腦海中。

系統的聲音一閃而過。

【已使用弱化卡,目標:魔劍宗主!】

魔劍宗主抱着胳膊,冷眼看着急着來送死的寧天。

只要再邁一步。

他便會被本帝的威壓碾成血霧!

「本帝就站在這裡,你能奈我何?本帝就喜歡你想打死我,卻打不死我…」他忍不住的冷笑一聲,可下一刻,話音甚至還未落下。

一隻沙包大的拳頭,忽地在他眼中無限放大!

砰!!

一聲巨響。

魔劍宗主那本就不算英俊的臉開始變得扭曲,伴隨一顆牙齒飛出,他的身體也隨之而去,重重的砸在了天魔教大殿的一根柱子之上。

發出來的巨響,頓時是讓在場的眾人臉色大變,紛紛看去。

「魔劍宗主,殺雞焉用牛刀?區區一個武者而已,碾死就是,何必弄得這麼大的動靜…什麼!?」蜈蚣門主淡笑着回頭。

下一刻。

他瞳孔驟縮。

只見飛出去的壓根不是那魔劍宗的廢物小子!

而是…

魔劍宗主!

只見剛剛還一副無敵之姿,負手而立的魔劍宗主此刻已是被一拳轟飛,滿臉鮮血重重的砸在石柱之上。

「什麼?!」

「這…這怎麼可能?」

「魔劍宗主…被一拳打飛了?」

「戰力不過五的武者渣渣,轟飛了帝境強者?」

「完了…雖然我的九年修士義務教育告訴我,這一幕絕對是不可能出現的,但事實證明,我的世界觀從此刻起崩塌了!」

整個大殿內,剛剛還爆笑如雷的眾修士此刻被震驚的連下巴都收不回去了。

而此刻。

寧天一拳轟飛魔劍宗主後,並沒有停下身形來,而是直接沖了過去,騎在魔劍宗主的身上,開始從儲物戒中掏出各種殺器,對着魔劍宗主狂轟亂炸。

弱化卡的持續時間只有半個時辰。

他必須得弄死先弄死這老賊再說。

畢竟,他是個穩重的人。

與此同時。

大殿內,眾魔道勢力強者看着眼前的畫面,只感覺心驚膽顫,有一種強烈的違和感。

只見眼前那武者少年拳拳到肉的轟向那帝境強者,嘴中還一邊嘟囔着「讓你裝逼,讓你裝逼,我還沒裝,你裝了,我裝什麼!」

除了拳頭外。

那武者少年甚至除了拳頭外,還從儲物戒中取出了各種殺器,如鎚子,板磚,仙人掌,等等等。

不過瞬間。

魔劍宗主便已是滿身鮮血,各種傷口應有盡有。

若是放在前世,這屍體蜀黍看了都得沉默半小時,這是慘遭多少人的毒手?

「可惡!!!」

「本帝要你死!」

魔劍宗主一聲咆哮,恐怖的帝威覆蓋了整個大殿。

然而。

回應他的只有寧天扔在臉上的鐵刺仙人掌。

「啊啊!!!」

又是一聲無能狂怒,以及憤怒的帝威!

讓周圍眾人膽顫心寒的帝威,在寧天眼中彷彿不存在一般。

你吼你的。

我打我的。

「廢物,本帝定要你生不如…呃啊!」

魔劍宗主怒嘯一聲,可話還沒說完,瞳孔卻是猛地驟縮,只感覺脖子處突然傳來一道熾熱的冰涼,猛地低頭一看,卻是震驚的發現寧天不知何時將他背上的魔劍取了下來,對他一劍封喉。

「什麼!?」

他瞳孔驟縮。

感覺有些滑稽。

寧天什麼實力?

戰力不過五的武者渣渣。

他什麼實力?

高高在上的帝境強者?

可現在,他居然被一個武者渣渣用自己殺了無數人的魔劍給一劍封喉了?

魔劍宗主想笑。

但想不出來。

他感覺自己快死了。

這武者渣渣一劍好像有毒,帝境強者生命力何其恐怖?就算只剩下一個心臟都能存活,可現在,他那頑強的生命力在寧天面前就好像不存在一樣。

不僅是生命力,就連他帝境強者的實力好像也不存在。

「嘶…」

此刻。

大殿內,寂靜的可怕。

「娘子,帝境強者沒了頭,還能活嗎?」

這時。

那少年聲音響起,只見他從沒了動靜的魔劍宗主屍體上爬了起來,擦了擦臉上的血跡,轉過頭來,笑着看向呆愣住的女帝大人。

那笑容看似陽光,但在大殿內眾人眼中,卻宛若一個奪命惡鬼一般,讓人膽寒。

「帝境強者生命力極強…」

聽着寧天的話,女帝大人愣了一下,方才是說道。

可話還沒說完。

便是瞧見寧天似是哦了一聲,接着從藏納戒中摸索了一下,取出一個裝着粉末的瓶瓶罐罐,打開後倒在了魔劍宗主的屍體之上。

下一刻。

屍體冒出白煙,化作血水。

同時也傳來少年鬆口氣的聲音。

「呼…」

「這應該就穩了。」

正好趁着弱化卡的最後時限,將化屍粉倒在魔劍老賊屍體上了。

這一刻,聽聞此話的眾魔道強者渾身一顫,看着那實力僅僅只有武者境的少年,忍不住想對他說,這魔道修士我不做了,你做吧,誰能比得過你啊?

而不遠處。

女帝大人看到這一幕,嬌軀似是顫了一下,看着自己的便宜夫君,心中忽地莫名有些害怕起來。

但很快。

她俏臉上便浮現一抹倔強。

本帝才不怕他!

哼!

一聲冷哼,她微微偏過俏臉,本帝從不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