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玄幻世界,我在修真界盜墓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至於王掌柜,雖然不明白江照前面一句話的意思,但還是趕緊回去招呼後廚了。

而江照和葉恬心則是找了一處人較少的位置坐下。

忽的,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

「江照?!天仙醉?!嘖嘖,不怕喝完之後連睡三天嗎?」

江照眉頭一挑,看向出聲之人。

就見不遠處,一名渾身長滿腱子肉的青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在其身邊,還有着幾位年齡相仿的青年,皆是身穿華服,看起來家世不凡。

其中還有幾位嬌小可人的女子。

見到這人。

江照愣住了。

金灼!

金龍商會少主。

算是對手。

只不過…金龍商會的實力並不及天海商會。

這誰給他的勇氣奚落自己?

金灼剛才的這番話,只要是個明眼人,那都能看的出來在奚落江照。

畢竟江照天生靜脈堵塞,無法修鍊,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而天仙醉,這玩意後勁大,要是沒點修為真吃不消,普通人一杯就倒,體質強悍一點的那就兩杯。

便是後天修士也喝不了完整的一壇。

最重要的是。

金灼今天的這個造型……

中分頭…

這讓江照想起了一位故人。

只不過這金灼的顏值卻是要比那位故人差不少。

而這也是江照愣住的原因。

「金爬蟲!」葉恬心的聲音忽的傳來,帶着憤怒和不滿。

她知道江照無法修鍊,所以她從小大的都沒有和江照提過修鍊的事,為的就是怕傷他自尊。

反觀金灼,上來就奚落,這怎麼讓她忍得住。

這下,金灼的眼睛頓時瞪的老大。

「葉恬心,你怎麼在這!」

剛才葉恬心側着臉,他並沒有過多注意,這一刻才看清。

心中咯噔一聲。

這。

什麼情況?

傳聞他們不是鬧掰了的嗎?並且金灼也確實打聽過,葉恬心似乎從未和江照見過面。

但現在是什麼情況?

莫非葉家和天海商會的關係又和好了?

不僅是他。

這一刻,不少人都將視線投了過來。

在看到是這兩家少主對峙起來後紛紛露出看好戲的表情。

只是金灼此刻卻是準備要回去了。

葉恬心居然又和江照待一起了,這得趕緊回去通知啊。

雖然如今,金龍商會和萬寶商會已經聯手準備對付天海商會。

但是若是葉家橫插一腳,那還是有點麻煩的。

同樣的,這也是為什麼自己剛才沒忍住出聲奚落江照的原因。

以往,江照雖然無法修鍊,但家族底蘊擺在那裡,未來總該會壓自己一頭。

但是他金龍商會和萬寶商會聯手了就不怕了啊。

只是此刻。

他要趕緊回去將這個消息報告上去了。

金灼當即轉身準備離去。

「慢着。」

忽的,江照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金灼轉身,就見江照右手正快速轉着筷子,臉上帶着似笑非笑的笑容朝着他走來。

金灼不解。

這什麼意思?還要打架不成?

自己只是奚落一句而已,再說了,打架江照也打不過自己啊。

莫非想要嘲諷回來,找一下臉面。

那未免有些太小孩子氣了。

「怎麼?我說的有錯?」金灼自然不甘示弱。

這要是弱了氣勢,自己回去非得挨罵不成。

恰好此時,那王掌柜協同其他兩名店小二抬着三壇天仙醉走了過來。

江照沒有說話。

而是伸手將之拿起,而後對着罈子一口飲了起來。

見狀所有人都露出震驚之色。

對壇吹?

這…這不得醉死?

後方的葉恬心見狀也慌了,連忙上前拉着江照。

但很快,江照已經一口喝完了。

葉恬心見狀心都涼了。

這……

「嗯,不錯,味道還行,還沒白酒烈。」江照自語。

而後看向金灼,眼神變冷,道:「該你了。」

這金灼要是不喝,那自己就打的他喝!

反觀金灼。

此刻已然懵逼。

這特么還是人嗎,一壇天仙醉,就這麼幹完了?

先天強者都不敢這麼造吧。

金灼沒有動作,眼睛死死的盯着江照。

五秒鐘後。

江照並沒有如他預想中的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而是依舊筆直的站在他身前。

因為還要高他半個頭的緣故,隱隱的有着一股壓迫的氣勢起來。

周圍有人開始起鬨。

「喝,喝,喝。」

一時間,金灼犯了難。

這要是不喝,這裡的事情明天估計就會立馬傳開,兩家商會少主對峙,而他金灼卻不喝而逃。

必將成為笑柄。

想到這裡,金灼看着其餘兩壇天仙醉,因為緊張而吞咽了一抹口水。

拼了。

他修為後天大成,還不信一壇天仙醉就能讓他不省人事。

在眾人的吆喝聲中,金灼選擇和江照一樣的方式,直接對壇喝了起來。

「好!」周圍人吆喝。

「厲害。」

「老大加油。」金灼身旁的小弟為其打氣。

「金公子加油。」有女子夾着嗓音為其鼓勵。

用藍星的話語來說,就是少蘿。

只是…

片刻之後。

金灼的臉色越來越紅,天仙醉依舊在不停往他嘴裏灌,而他的眼前場面也逐漸變的朦朧起來。

「撲通!」

金灼倒下了。

「老大。」他的小弟驚呼。

那一壇天仙醉也直接摔破在地上,流出一地的白色漿液。

咳咳。

周圍的人皆發出一陣唏噓。

目光不由又看向江照。

就見江照依舊跟個沒事人一樣,筆直的站在原地,臉上甚至連紅都沒帶。

眾人詫異的同時心中涌升出不少猜測。

這難道天海商會少主還有什麼奇特的體質不成?能夠千杯不倒,萬杯不醉?

葉恬心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江照。

這太離譜了。

就見此刻的江照彎下腰。

看着已經昏過去的金灼。

嗯,一股本能的反應湧上心頭。

在眾人的震驚的眼中,江照伸手將金灼的儲物袋,以及腰間的玉佩和金鐲金項鏈全部收了起來。

摸屍二十多年,早已養成習慣。

看見躺地上的人他就忍不住搜刮一番…

即便這一世的身份很有錢,完全不需要如此。

但是要知道,上一世,他可是窮了二十多年啊。

而且。

儀式感很重要。

「這就當作是勝利者的獎勵。」江照看向眾人說道。

而後一把拉起身後葉恬心的手。

「走了。」

「可是,可是我們還沒吃飯呢。」葉恬心被江照拉着離開醉欲樓,發出一聲疑問。

就見江照呵呵一笑。

「有人壞了咱心情,不吃這個了,今兒個帶你吃點不一樣的。」

江照說完也沒和葉恬心解釋。

而是徑直的拉着她的手朝着江府走去。

而在他心中,也早已開始盤算着待會盜墓的事情了。

之前還愁沒目標呢。

現在有了。

反觀葉恬心,則是一臉懵逼的就被江照拉着離開。

不一樣的?

有多不一樣?

「哎呀,你放開我,這裡好多人。」

葉恬心反應過來後就發現江照一直拉着自己手,頓時發出一聲嬌呼,臉頰緋紅。

至於醉欲樓中。

一眾人看着離開的江照和葉恬心面面相覷。

這位真是天海少主?

怎麼…跟土匪一樣?

還有那嫻熟的手法,在做的各位不乏有那種干殺人奪寶的主。

只是他們捫心自問,比起江照那嫻熟輕鬆的手法,他們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