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葉恬心豁然站頭。

目光在此刻與江照對視,時間彷彿停滯了一般。

看着昔日的少年如今的青年。

三年過去,江照似乎比之前更加帥氣,也更加成熟俊俏。

「江照!」葉恬心發出一聲驚呼。

她的小嘴張的老大,似乎都能夠塞下一個雞蛋。

美眸之中有着驚喜,還有一絲氣憤。

真的能塞下一個雞蛋嗎

見到這一幕,江照臉上的笑容變得更濃。

看來這小妮子並沒有真的生自己的氣,要不然定不會是這個表情。

如此一來。

甚好。

窩邊草還是自己的。

時隔三年,葉恬心已然徹底長開,亭亭玉立,身姿高挑,容貌精緻。

身材亦是已經長成,該翹的翹,不該翹的一點都不翹。

特別是那張的老大的小嘴,似乎不僅能塞下雞蛋,還能塞下………….

嗯。

整體來講。

雖不似女帝那般驚艷高雅,但卻多了一絲青春活潑之色。

「怎麼了,三年不見,哥哥都不叫了?」

「三年都不知道來找我一次,我才不叫。」葉恬心撇撇嘴,表達不滿。

「好吧,真是可悲啊,太讓我傷心了。」江照嘆了一口氣。

葉恬心白了她一眼,他哪能不知道江照的德興,當即開口道:「這三年又被那個姑娘給勾魂了?」

「這個啊……」江照故作沉思。

在葉恬心好奇的目光當中,他開口了。

「慕傾煌。」

………

房間之中寂靜一片。

葉恬心那剛準備抬起喝口水的動作僵在原地。

片刻後。

「你…你,你真是好大的膽子!」葉恬心輕叱一聲。

女帝大人的玩笑他居然都敢開。

江照見狀也沒準備在逗她,而是道:「好了,不逗你了,為了表達當年的歉意,我帶你吃飯去,吃完飯帶你去玩。」

「玩?」

「去哪玩?」葉恬心疑惑。

「你不是好奇我這三年去哪玩了嗎?我帶你去。」江照說的雲里霧裡,不過他嘴角卻是泛起一絲難以察覺的笑容。

看起來有些不懷好意。

消除恐懼的最好辦法就是面對恐懼。

所以。

江照決定。

在帶她去盜一次墓。

反正有自己先天大成的修為在,不用擔心遇到危險。

葉恬心聞言,精緻的小臉上充滿了疑惑,大眼睛眨了眨,似在思索,但還是點了點頭腦袋。

「好。」

………..

兩人攜伴走在王城的街道上,這倒是引來了不少人的圍觀。

雖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兩人身份的不凡以及少女的美麗。

但若是平常。

兩人一同的話倒也不止於此。

究其原因就是江照竟然和葉恬心一同!

周圍人見狀紛紛開始議論起來。

「怎麼回事,你看那兩人是不是很熟悉?」

「能不熟悉嗎?一個天海少主,一個葉家小姐。」

「等等……傳聞不是說鬧掰了嗎?」

「什麼情況,剛生出一絲的希望難道就要破碎了?」有人抱頭嘆氣。

聞言身旁一人打量了一下他的長相,頓時譏笑一聲,道:「希望?就你這哥布林的模樣還想打葉家小姐的主意?」

「哥布林怎麼你了?」

「可惡,可惡!」

「痛,太痛了!」

「完了…我的女神….是別人的形狀了。」

………

這一幕讓一些知曉內情的人震撼。

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畢竟這三年來早就有傳聞。

葉家小姐和天海商會少主鬧掰,甚至兩家之間的關係也出現了裂痕。

對此,天海商會和葉家並未作出回應,這無疑是更讓人肯定了兩家定然是鬧掰了,最不濟兩家關係也出現了什麼裂痕。

這讓不少有心人心中暗喜。

但此刻。

「傳聞就是傳聞,信不得,信不得啊。」

「誤我,誤我啊~」

有人搖頭嘆氣。

反觀江照與葉恬心兩人已經漸行漸遠。

對於身後的那些議論聲,江照表示嗤之以鼻。

那些人中,或許有少人祖墳都被他刨了還不知道呢。

……….

醉欲樓。

聽其名字或許感覺不正經。

但其實。

這就是一個不正經的地方。

只不過相比較其他那些不正經的地方來講,醉欲樓倒是較為收斂。

同樣的。

這也是這王城中,最有名的一間酒樓。

裏面的食物以及酒水都堪稱一絕,這也使得醉欲樓名氣很大。

經常能夠吸引不少王公貴族的那些子弟前來飲酒吃肉。

吃飽喝足後…..自然就是干羞羞的事情了。

為此,醉欲樓還專門提供了住宿之類的。

看到醉欲樓三個大字。

饒是葉恬心知道江照是帶自己來吃飯的,但還是不由的臉頰有些發燙。

門前有着不少人進進出出。

而江照一進去便有人認了出來。

王掌柜的見狀連忙上前笑臉相迎,露出一臉猥瑣的笑容,道:「嘿嘿,江少主又來了,今天吃點什麼,吃完後…嘿嘿。」

江照聞言頓時眉毛一挑。

什麼意思?

自己確實來過幾次不錯,畢竟這裏面的東西確實不錯,但是這話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自己像是那種人嗎?

果然。

身旁的葉恬心聽到這掌柜這番話語,秀眉頓時蹙起,輕哼一聲:「江紈絝!」

江照:……

好,好,好。

待會帶你去盜墓看你還能露出這個表情嗎?

前方的王掌柜這才注意到葉恬心,頓感震驚。

王掌柜暗道:「完了,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д◐`)

他生怕自己明天因為右腳先一步進入醉欲樓而降職為店小二,甚至是收銀。

沒辦法。

雖然醉欲樓不是天海商會的。

但是天海商會少主的這個身份,甚至都大於那些皇子!

一句話就可以斷人前程。

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江照。

江照自然注意到了,隨意的擺了擺手。

「你的話語我愛聽,你的祖墳記得拜。」而後又道:「老樣子,招牌的全上一邊,天仙醉這次也來半壇。」

「我不喝酒。」

葉恬心在江照耳邊輕語。

「你最好食。」江照提醒。

俗話說的好,酒壯慫人膽。

下墓之前三碗酒,鬼神來了也不怕!

對此。

葉恬心只是白了江照一眼,她才不喝那玩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