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玄幻世界,我在修真界盜墓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開什麼玩笑?!真詐屍啊。」

江照驚呼,握着桃木劍的手更緊了幾分。

桃木劍是在一次盜墓結束後系統所贈,乃是一柄通靈法寶。

為了保險起見,江照將碗中的雞血倒入劍刃之上,畢竟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管它有沒有用,試試就行了。

與此同時。

玉棺之中的女子,緩緩坐了起來。

膚色白皙面容精緻絕倫,讓人看了一眼就永遠忘不掉,唯一不太好的就是,瞳孔之中有着怒火。

慕傾煌站了起來,身姿卓越高挑。

即便被衣袍遮掩但也依舊能隱隱的看出她那纖細的腰肢,彷彿輕輕一摟便能將之擁入懷中。

她轉而看向遠處背靠牆壁的江照,開口出聲,語氣冷冽而冰寒,道:「你是如何進來的?」

慕傾煌的心中有着不小的疑惑。

為何此人會來到此地,要知道這裡可是皇城後山。

而且她還特意的布下了陣法,擁有混亂人的思維,就是防止有人找到。

但此刻,居然還是被人闖了進來,修為並不高。

還有這臉…她竟感覺有一絲熟悉。

慕傾煌聲音很是動聽悅耳。

傳入江照耳中更如天籟之音,既然能說話,�沈晚瓷薄荊舟�就意味着不是詐屍。

「你沒死?」

江照小聲開口。

慕傾煌聞言美眸一瞪,帶着強大的氣息,道:「回答我的話,你是如何進來的!」

江照縮了縮脖子,這怎麼回答?

盜墓數十年,還有這系統的定位,即便有陣法混淆也不行,這要是找不到此墓,那前世風水之王的稱呼豈不白叫了。

但他自然不能如實告知,只能瞎編一通了。

「此地風水極好,環山抱水,山脈彎曲綿延如同龍脈般,更是有着河流點綴,我遊歷於此便知此地下方定有前輩隱居,方才下來拜見。」

江照一頓胡吹亂說,不由的,自己的臉都有點紅了…

只能盼望着眼前的這位女子是個傻白甜…然後相信他的話。

只是他的盼望終究成為泡影。

頓時慕傾煌周圍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瞬間就從玉棺中躍出。

赤着白皙玉足一步一個腳印的朝着江照走來。

身材無比傲人。

金色的眸子之中有着絲絲怒氣,帶着洶湧的氣勢。

饒是江照也不由感嘆。

這確實洶湧。

但是此刻不是想這種的時候。

自己小命都快保不住了!

「系統你坑我,回去之後,我…」

江照在心中吐槽,但是又想不出什麼法子教育系統。

而他的手心之中則是出現一道符文。

傳送符文!

系統出品,必是精品!

可以直接讓江照回到自己那溫馨的小房間。

僅有一張!

非到萬不得已江照一般都不會使用。

而現在看來,已經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

正當江照準備動用傳送符文之時,他的腦海中冒出一個荒繆的想法…

這…自己什麼好處都沒撈着,還浪費了一張傳送符文,最起碼也要討回一點利息吧…

看着逐漸逼近的慕傾煌…

江照決定!

打又打不過,那就趁機享受。

待會找機會……揩點油?或者…..咳咳

這是江照唯一能想到讓眼中女子吃虧的辦法。

畢竟咱不能受着窩囊氣啊,最少也要讓對方吃點虧。

慕傾煌依舊在朝着江照靠近着,美眸中雖有着怒火,同樣也有一絲詫異。

一是詫異這江照的能力,二是這江照長的似乎很像王朝中一位富商…

她乃蒼天王朝當年的女帝,自然認得不少人。

這也是為什麼她沒有第一時間擊殺江照的緣故。

慕傾煌在距離江照兩米的距離停了下來。

見狀,江照心中直接咯噔一聲。

「這難道被發現了?」

「不管了,反正也不會放過我!」

江照在心中說完,一個箭步朝着慕傾煌襲來。

眼中儘是不懷好意之『色』

慕傾煌一愣。

不敢相信,一個區區後天境圓滿的小修士居然敢向她出手。

一瞬間,一股充滿壓迫感的氣息從她身上瀰漫出來。

江照只感覺身體被灌了鉛石一般沉重,根本無法動彈。

「此人怎會如此恐怖。」

江照見計劃泡湯,準備動用傳送符籙。

然後再瘋狂盜墓提升修為。

報仇日後!

不曾想,慕傾煌竟沒有出手襲殺他,而是朱唇輕啟緩緩開口,道:「後天圓滿也敢對我出手,真是好膽,江闊海是你什麼人?!」

話音落下,江照的動作一滯。

便宜老爹?

此人認識便宜老爹?那不就意味着有希望了嗎?

「家父江闊海!」江照大聲喊出這個名字。

聲音回蕩在整個墓室之中。

慕傾煌輕輕點頭,再度打量了江照一番。

似是想到了什麼,又一愣。

江闊海沒記錯的話在她假死之時也才一個兒子,僅僅只有七八歲的樣子。

最重要是那孩子經脈堵塞無法修鍊。

眼前之人年齡倒是沒問題,只是卻有後天境的修為。

這合理嗎?這不合理!

一瞬間她身上一股殺氣瀰漫開來。

「你敢耍朕?」慕傾煌開口,聲音森寒,就連稱呼都下意識變了。

江照一驚。

朕?什麼意思?

他連忙掏出腰間一枚黑金令牌,上面雕刻着天海商會四個字。

看到這枚令牌之時慕傾煌的氣息終是收斂了一絲。

天海商會的黑金令牌,無比稀少。

普通人不可能擁有。

天海會長有一枚,他兒子有一枚,以及蒼天王朝的歷代帝王皆有一枚。

當年慕傾煌便曾擁有過。

如此一來,江照的身份或許還真沒有問題。

「江闊海倒是有點能耐,一個不能修鍊的人竟然也能讓其重新修鍊,並且步入後天境圓滿。」

慕傾煌有些訝異。

她甚至還記得當年,那個孩子剛出生之時。

江闊海還抱着他來求自己幫忙,只是當時的她也沒辦法

看着慕傾煌沉思。

江照終於鬆了一口氣。

有戲。

不過心中對眼前女子的身份也起了一絲好奇心。

朕?難道她還是皇帝不成?

「敢問前輩名偉。」江照開口,聲音都比之前多了一絲底氣。

聽到這話,慕傾煌臉上的表情平淡不變,瞳孔深處卻有着一絲玩味。

沒有回答,因為她深知,自己回不回答都沒有意義,自己的身份或許眼前這小子早就看出來了。

即便沒有看出來,日後也會猜想的到。

果然,在她沉默的片刻。

江照的眼神開始逐漸變得震驚了起來。

眼前女子的臉逐漸和他見過的一幅畫像開始吻合。

雖然畫像之中的女子看起來不如這般驚艷,但卻有着極高的相似度。

這麼近的距離,這樣的穿着打扮,以及如此洶湧的氣勢。

一個名字頓時湧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女帝!

慕傾煌!

這荒謬的想法在江照腦海中回蕩,下一刻,他直接驚呼。

「我草!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