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沖喜工具人後作精她鯊瘋了白念念閆瑞池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你是閆先生的主治醫生?也許你聽說過,脊椎電刺激手術嗎?」

白念念看着面前的醫生,問出了這個問題。

醫生一愣,脊椎電刺激手術?

閆少夫人怎麼會問起這個?難道她懂醫學?

關於這個脊椎電刺激手術,他的確是聽說過的。

之前國內有醫生在研究後曾提出過用「脊髓電刺激」的原理,在綜合治療的基礎上,用電刺激高頸段脊髓的方法,來做植物人的催醒治療。

這種治療方法對於急性腦血管病、顱腦損傷、缺血缺氧性腦病等原因導致的昏迷患者有一定的喚醒效果。

閆瑞池現在的昏迷,最大的原因還是在車禍中造成了顱腦損傷,昏迷也算是人體的一種保護機制。

針對閆瑞池現在的情況,的確是可以採用這樣的治療方法。

但這只是最理想化的狀態。

現在遇到的問題就是,這個新的治療方法提出的時間不長,各家醫院所採用的治療方案並不算太完善。

而且閆家對閆瑞池這個「前」掌權人格外看重,所有的治療方案都需要閆老夫人過目,再經過層層著名的腦科醫生的會診,確定有一定的可行性,才會施行。

這樣的情況下,即便這些醫生想提,他們也會害怕治療後沒有效果,後期被閆家人追責。

畢竟在脊髓上採用電刺激這樣的療法,在不知情的人眼中,還是顯得有些激進了。

他們誰也不願為這個選擇負責。

但現在閆家新娶的這個少夫人竟然提出了這個建議?

難不成這就是為什麼大師要讓閆家娶這個沖喜的妻子過門的原因?

那他…跟閆老太太提一提?

想到這種可能性,醫生對於這個外面人人都說無才無德的閆少夫人頓時肅然起敬。

「好的,少夫人,我懂了!」

醫生的眼神中閃着敬佩之光,趕忙衝出房間,給閆老太太那邊發去了新的治療建議。

白念念歪着腦殼,有些疑惑的看着這個突然激動起來的醫生。

這是怎麼了?她只是問問能不能電電這個所謂的男主而已,怎麼醫生就突然激動起來了?

白念念順了順頭髮,想不明白,乾脆不想。

她輕瞥了閆瑞池一眼,想到自己這幾天她檢查過的自己包里的黑卡,「統子,他還有一年才能醒來對吧?」

系統檢測到醫生的動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個女人,真是恐怖如斯!

面對白念念的問話,系統支吾着回答,「是…是啊…宿…宿主你…你要繼續做任務嗎…?」

嗚嗚嗚,它當時綁定人的時候端看了這個宿主的長相,又恬靜又可人,想着一定是個乖巧懂事的,沒曾想是個霸王花啊…

如果能重來,它一定會再挑一挑!

白念念自然不知道自己系統的心中所想,即便是知道了,她也不會搭理。

確定還有一年時間後,她準備先做好接下來一年的計劃。

不過現在…時間差不多了,她要護膚護膚準備睡覺了。

就在白念念嫌棄的看着自己梳妝台上一大堆原身留下的網紅貴婦護膚品,挑挑揀揀準備先用着,明天全部換成專人定製產品的時候。

剛散完步準備歇下的閆老太太收到了醫生髮來的消息。

乖孫的主治醫生:閆老夫人!也許你聽說過脊椎電刺激手術嗎?

另一個房間里,閆柯文跑去確認過自己哥哥沒事後,從紙箱里拿出已經被周管家撕去答案的卷子,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做起了卷子。

他知道的,白念念這個惡毒的女人說出口的事情,如果他做不到的話,就會得到更殘酷的懲罰。

嗚嗚嗚,只是這個懲罰為什麼是寫卷子啊!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早死的經歷重生的可憐高中生啊…

不行!他要好好努力!爭取隱藏到哥哥醒來,這輩子好好活着!

客廳里,周管家利用自己這麼多年做管家的經驗,將那些曾經私下詆毀過白念念的傭人全都抓了出來。

其中,就有跟在金榮這個花匠身後的學徒。

「你們這些人,可以收拾收拾離開閆家了。」

周管家微微低垂的眼鏡上,閃爍着睿智的光芒。

「我們最近的工作都完成了,憑什麼開除我們?!」

「對啊!就算你們是閆家,也不能隨意開除人吧?」

「是啊是啊,我家裡上有老下有小的,就等着我每個月的工資拿回去貼補,怎麼能隨便開除人呢?」

「是不是白小姐讓你開除的我們?我就知道!也不知道閆家大少爺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孽,竟然要娶這麼惡毒的一個女人!」

「她這也太難伺候了吧!她以為她是誰?不就是一個被豪門推出來的棄子嗎?」

周管家站在眾人面前,聽着他們的抱怨,心中嘆息一聲。

果然,白小姐說的沒錯,閆家並不需要這樣時刻在斥責主人家的傭人。

如果連自己的嘴巴都管不好,他們還能管住什麼呢?

周長平沉着臉,幽沉的眸色掃過面前的人。

在這寒涼的注視下,眾人漸漸失了聲。

「平心而論,閆家給你們的工資是外面同等工作的三倍。這樣的待遇,你們不做,有的是人搶着應聘。既然這樣,閆家為什麼要僱傭你們這群連主人家都會抱怨的下人呢?」

「希望你們反思一下。白小姐提出的要求真的苛刻嗎?是真的做不到,還是你們不想去做?」

「閆家給你們加錢,是想讓你們能夠拿出更多的精力,提供更為優質的服務。總不能是養着你們好看,起一個造型上的作用吧?」

「既然你們對這個工作感到不滿,那我們閆家自然不會主動留下你們。」

周長平句句誅心,將對面的人斥責的面紅耳赤。

同樣,也是在提醒自己,不要迷失了自己工作的初心。

不能既要又要,人不能,至少不應當。

被提溜出來的下人梗着脖子,耳後一片通紅。

被留下的傭人們若有所思,兩兩相望,面面相覷。

這一夜,註定是漫長的一夜。

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的感悟,靈魂得到了升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