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沖喜工具人後作精她鯊瘋了白念念閆瑞池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溫熱的粥被收走,小蘭適時的送上了茶水給白念念潤口。

白念念端起上好的白玉茶盞抿了一口,隨後看向周管家,似是無意的開口,「家裡這些人是不是對我意見很大?」

周管家渾身一滯。

白念念反手托腮,輕輕瞥了周長平一眼,「我脾氣不好,還不喜歡別人非議。這種委屈我可不願意受,既然他們這麼不情願,那把那些說閑話的全開了吧。」

白念念嘆了口氣,穿越到莫名其妙的地方上來就生了幾天病已經夠讓她委屈了。

換成以前,那些說自己的人哪還會勞煩她來動手?早就有人替自己把事情解決了。

很煩,想暴揍系統。

系統:o(╥﹏╥)o

周管家表情莫名,像是遇到了什麼天大的難事一般,一看就知道這樣的情況一定不少,要是真照白念念說的做,恐怕要將下面的人換了大半去。

白念念心中嗤笑一聲。

這就是閆家這種世家豪門下面的傭人?拿了高額工資辱罵僱主?

周管家心中很是糾結,畢竟以他待在宅子這段時間的觀察來看,要想在這找到一個沒對白念念起過不滿心思的,恐怕就只有一無所覺躺在病床上的大少爺了。

真要按照白念念的說法來動手,恐怕得全開除出去。

就連他,也是在掛着閆老夫人的名頭才躲開了這位難糊弄的僱主的戲弄。

要不是閆老夫人覺得閆家娶了一個清白女子進來沖喜,本就是對不起人家,有些不滿也是應當。

白念念也不能扯着閆家的虎皮囂張跋扈這麼久。

但…全給開除,還是有些不妥…吧…

像是能猜到周長平心中所想一般,白念念冷哼出聲,「閆家給他們的待遇是外面的數倍,要是心有不滿辭職了就是。為了錢留下來還心有不滿,這既要又要的姿態,到底是要表現給誰看?」

周長平一愣,頓時醍醐灌頂,對啊!白念念雖說是難伺候了一些,但他們給的傭金也高啊!

這又不是以前古代,領了人賣身契苛待對方也不能逃離。

這本質上就是一個你情我願的交換過程不是?

別人去公司上班一個月abc不到還要加班被領導罵呢!

在閆家工作,除了白念念這人不太好伺候外,其餘待遇和工作都不算太複雜,就這樣最低的一個月也能領個五位數的工資回家。

這拿了人家的好處,還罵人家不讓他們輕鬆一些,為什麼不幹脆直接白送的模樣…

這…屬實是他沒考慮到了。

周管家渾身冷汗的想到了自己被閆老夫人送過來之後另加的每個月五萬獎金,覺得他還是年輕了。

如果可以翻倍的話,白念念這樣的僱主,他能再伺候十個!

想通這些,周管家看白念念的眼神帶上了敬佩,「好的,白小姐,還有別的需求嗎?如果沒有的話我這就去準備名單。」

白念念想了想,「以後不用香檳…沐浴了,麻煩聯繫一下圈裡定製一些手工精油。我每天晚上九點睡覺,我睡着的時候不希望聽到吵鬧的聲音。對了,找人整理下白家的資料,能拿到財報那些的話也送來。還有…」

白念念斜眼一看。

感受到白念念視線的閆柯文驀然一哆嗦,她要對自己動手了嗎?

她抬手指了指閆柯文,在閆柯文淚水都快出來的時候,開了口。

「他成年了嗎?怎麼閆家還有這麼小的傭人?這不是犯法嗎?」

閆柯文:啊?

周長平:啊?

真的很喜歡網友的一句話,啊?

兩兩沉默許久,周長平捏了捏眉心,「白小姐,他是閆柯文,大少爺的弟弟…」

真該帶二少爺去剪下頭髮了,這頭髮長的白小姐都認不出來是誰了。

白念念古怪的看了閆柯文一眼,那眼神怎麼說呢,有憐憫,有尷尬,有敬佩…

這位就是男主早死的舔狗弟弟啊…

她低頭咳嗽一聲,在腦中咆哮,「系統!你怎麼不提醒我!」

過了許久,她腦中才傳來系統沙啞的聲音,「發生什麼了?我剛睡醒。」

白念念:…系統也要睡覺的嗎?

她之前不知道這個舔狗弟弟長啥樣,沒認出來能怪她嗎?不能吧!

想到這裡,她頓時理直氣壯起來,「周管家,今天買的那幾箱東西呢?給他!」

周管家看着白念念快速「川劇變臉」,嘴角抽了抽,「好的。」

隨後,周管家面帶欣慰的轉頭看向了閆柯文,「二少爺,白小姐今天從醫院回來的時候給你帶禮物了。」

閆柯文有些傻眼,禮…禮物?

這又是什麼新的整人手段嗎?

難不成白念念也重生了?不然為什麼她跟上一世的時候不一樣了?

如果她也重生了,那他之前預想的等閆瑞池醒來救他的計劃,真的能實現嗎?

白念念一定會在哥哥醒來之前弄死自己吧?或者索性不讓哥哥醒來!那樣她這輩子都會是閆家的少夫人!

閆柯文驚恐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白念念歪着頭跟面前瘦削的小男生對視着,「系統,他怎麼好像很怕我的樣子?」

嘖,搞得好像她是什麼可怕的怪物一樣。

給他臉了!加作業!加卷子!

系統:…

系統:「人家被原主折磨了這麼久,害怕不是正常的?」

而且人家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完全可以脆弱好不好!

系統:「你別忘了我們的任務,你要討好他。不然等一年後你就要被趕出家門,送進精神病院折磨致死了。」

即便系統早就發現了自己綁定的這個宿主有些不對勁,但它依舊試圖掰正白念念的想法。

誰道白念念聽了系統的話,直接翻了個白眼,「這不是還有一年嗎?討好別人?不可能的!」

另一頭,周管家已經帶人扛着幾箱沉重的紙盒進了餐廳。

「二少爺,這裡就是白小姐送你的禮物了。你快來看看,喜不喜歡?」

周管家揚着嘴角,直勾勾的盯着閆柯文。

閆柯文沉重的朝着幾個箱子走去,打開的時候甚至還往後縮了一下,生怕躥出幾條蛇什麼的。

直到發現沒有什麼動靜,他才湊近一看。

金考卷、五三、考點集訓、金考卷預測卷、必刷卷、三真、雙測卷…

很好,他還不如不重生直接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