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沖喜工具人後作精她鯊瘋了白念念閆瑞池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白念念根本沒有理會系統的腹誹,勉強吃了點水果,就閉上嘴休息了起來。

傭人見白念念沒有多說什麼,鬆了口氣便收起餐盤離開了。

看來今天少夫人心情還算不錯,竟然沒有開除她!

伺候這位主實在是太難了,但奈何閆家給的錢多,誰也不想被開除。

白念念看了眼窗外,明媚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折射在純白的床單上,跟陰冷漆黑的海底完全不一樣。

如果不看那些跟暴發戶一樣亂七八糟的擺件的話,也還算是不錯。

穿書了啊…

穿書前,白念念自生下來便是財閥繼承人,漂亮、有錢,無數人追捧她,也有無數人唾棄她。

但無論如何,那些人都對她無可奈何。

也不知道在私人遊艇上對她動手的人是誰派來的。

是她那個便宜老爹的私生子女們,還是被她吞併的那些產業原本的主人?

唔,總之,自己死了,那些人想得到的東西也不會是他們的。

想到她早就偷偷公示過的遺囑,白念念笑眯了眼,老娘全都捐了也不給你們。

看到這樣的白念念,腦中的系統有些瑟瑟發抖,自己綁定的真的是個炮灰,不是什麼反派嗎?

白念念冷眼一掃,看着自己還在微微顫抖的雙手。

炮灰?呵呵,我在哪裡都是主角,誰能炮灰我?

托白念念從香檳里爬起來快的福,這次酒精中毒還不算嚴重,在醫院住了三天後,她就成功出院了。

白念念揉着自己依舊有些難受的腦袋,坐上了來接自己的勞斯萊斯。

剛坐進車裡,她就皺了皺眉。

一旁跟着扶着白念念的女傭心裏頓時咯噔了一下,這小祖宗不會病剛好,就又要惹事了吧?

白念念並未察覺身旁人的無措,直接翻身下了車。

「換車!」

司機心頭一緊,他家中孩子生了病,正是要用錢的時候。

像是閆家這種豪門用的司機一般都是管家長期培養出來的,並不會更換。

前段時間他舔着臉花人情,這才打聽到有出錢多的司機的崗位,好不容易才應聘上崗。閆家給的錢多,正巧能補上自家的缺口,自己這是剛上工第一天,就要被辭退了?

「少夫人…你能…」不能再考慮一下…

司機渾然不覺自己的嗓音已然有些沙啞,喉嚨中像是有無數說不清道不明的哀求。

如果不是從小自己母親教育大男人有淚不輕彈,他真當要在這個時候給大家表演一記那是未到傷心處。

誰道白念念眉頭蹙的更緊了,「別叫我少夫人…」

司機強忍着眼眶中的淚意,濕潤的眼眸低垂下來。

「叫我白小姐。什麼少夫人,都把我叫老了!」

司機:嘎?

司機猛然抬起頭,什麼東西?

白念念打量了一下車內的裝潢,掰着自己新做的美甲,細數着,「換一輛車庫裡之前入手的車,不要太舊,不能有任何氣味,香水也不行,我聞着不舒服。坐墊墊好軟毯,車內要有小桌板、蓋毯、平板、按摩加熱椅…過來的時候把車內空調打開預熱。好了,先這樣吧,其他的等我想起來再說。」

司機傻眼了,原來不是要開除他嗎?難不成…是這輛車內皮質內飾的氣味太重了?

白念念回憶完,攏了攏自己肩上的羊毛披肩,抬眼:「怎麼還不行動,有意見?」

有意見就說,反正她也不會改。

司機趕忙搖頭,「不不不,沒有沒有!謝謝謝謝,我這就回去準備。」

只要不是開除他,什麼都好說。

司機擦了擦眼角的淚花,欣喜若狂,一腳油門就沖了出去,白小姐這麼好,都沒有要開除他,他一定不能讓她久等。

一旁的傭人有些傻眼,少夫人…哦不,白小姐這是怎麼回事?

白念念攏着披肩眯眼抬頭看了眼頭頂的太陽,「你是小蘭吧?傘。」

小綠:?

小綠默默的認下了小蘭這個名字,從隨身攜帶的大挎包里掏出了一把白色碎花蕾絲太陽傘,撐開幫白念念遮住了陽光。

白念念瞥了眼小蘭置身在太陽外的半側身子,「你也進來,別曬的一半黑一半白,省的別人說我苛待了你。」

小蘭心中惶恐,趕忙笑着說好。

進到傘下後,她趕忙縮了縮身子,盡量讓空出來的地方更大一些。

趁着白念念眯着眼等待,小蘭悄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僱主。

腮凝新荔,鼻膩鵝脂,兩彎籠煙眉似蹙非蹙,硬生生給她的因為生病有些蒼白的嘴唇帶來了一絲淡薄的脆弱感。

從前也是這樣,白念念蹙着那兩彎眉毛,惡狠狠地看着他們,責怪他們做什麼都不對,漂亮的小臉上全是戾氣。

但現在,這絲戾氣散的一乾二淨,彷彿從未存在般,

保養得當的髮絲在陽光的照射下,透着光澤,只有那微微枯黃的發尾,才隱約透露着這位白小姐在被接回豪門之前過得日子並不順遂。

小蘭獃獃的心想,如果是她在過了幾十年艱苦生活後被豪門接回,又發現家人更喜歡那位替代自己過好日子的孩子的話,她可能會比白小姐更偏激吧。

不過現在好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次生病後,白小姐整個人變了許多。

不說她的脾性改變,就光看她靈動的表情與攝人心魄的眼睛,就能感受到微妙的變化。

可能是又跟白家人發生了什麼爭吵吧…

這樣一想,白小姐也是一個苦命人吶。

白念念絲毫不知道這麼點時間,自己身邊的傭人已經開始「可憐」她了。

她眯着眼等了一會,在她即將壓不住火氣之際,司機終於載着管家趕來了。

閆家的管家叫周長平,原先閆瑞池都是一個人住,並沒有特意僱傭管家。

後來閆瑞池生病,閆老太太不能每日看着,又怕其他盯着那個位置的人動手,這才把周長平給送了過來。

看到白念念依舊站在原地,司機莫名長呼一口氣。

周長平下車,替白念念打開車門,一手護着車頂,「少夫人,請上車。」

原身知道周長平是閆老太太的人,倒是向來不沖他發脾氣。

但白念念不一樣了。

白念念腳步未抬,直接抬眼看向周長平,「吩咐閆家人,以後不要叫我什麼少夫人,閆太太,叫我白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