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八零軍婚,老公戰鬥力超絕全文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大家也都好奇凱麗怎麼問了這個問題,就連蘇覺曉也覺得問得很突然。

「凱麗女士,我沒去過。」

蘇覺曉撒了個謊,她在國外生活了五六年,去了幾十個國家,怎麼可能沒去過?

可畢竟原主沒去過,她只能這麼說。

「你的口語這麼好?沒有口音。還有,你剛才說的一個俗語是我們常用的。」

要不是凱麗提醒,蘇覺曉都忘了自己剛才說了句米國人常用的俗語,她編了個理由解釋道:

「凱麗女士,我是跟着廣播上的英語節目學的,自學了兩年左右。」

前兩天蘇覺曉聽廣播時,還真的聽到了英語教學節目。

八十年代開始,國內出現了一股留學熱潮,年輕人對外語,特別是英語的學習熱情很高,廣播電台和電視台也推出了好幾個外語教學節目。

「那你太了不起了,看你的資料,高一休學,自學英語,我太佩服你了,小姑娘。」

凱麗對蘇覺曉豎起大拇指,一頓表揚。

蘇覺曉早就習慣了外國人的這種表達方式,但這時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她的英語根本不是自學的。

不過,除了這個理由,她也實在編不出什麼更好的理由能夠圓過去。

「謝謝你,凱麗女士。」

後面凱麗又問了幾個問題,不算太難。

蘇覺曉無論是專業還是態度上,都是回答最好的那個。

林書華回答得也不錯,只是有些生硬。

男大學生磨磨唧唧,半天放不出來個屁,那個女大專生後面更聽不懂英語了,全程漲紅了臉賠着笑臉。

當然,最令凱麗滿意的還是年齡最小,口語最好的蘇覺曉。

幾人商量了一下,現場直接給出了最終結果,

「蘇覺曉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什麼?這麼快就定下來了?」

男大學生從椅子上跳起來,一臉憤怒,指責面試不公平:

「你們要是都定好了,還搞什麼面試?別以為外國的公司,我就沒地方告你們!」

沈主任和幾位廠里的中方領導面色難看,設計師凱麗就算一句中文都聽不懂,也從男大學生臉上看出來,這人對面試結果不滿。

「你的水平不行,我們不用你很正常。你先回去吧,要是還有其他面試我們再通知你。」

沈主任看外國設計師在,盡量好言相勸,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

「少跟我說這些!你糊弄鬼呢?!這破地方請我來我還不來呢!」

男大學生重重摔門離去,女大專生也覺得自己這麼快就被淘汰,怨恨地看了一眼蘇覺曉走了。

只有林書華微笑着跟蘇覺曉小聲道了句「祝賀你」,又謝過廠里的各位領導才離開。

現在偌大的會議室只剩下了蘇覺曉一位應聘者,下面的內容自然是談薪水。

沈主任開口到:

「雖然你年齡小,但是臨場的應變能力,還有語言能力出乎我們的意料,凱麗女士很喜歡你,也希望今後能和你一起工作。」

「我們的工資是八百一個月,明天你就可以來工作了。」

一般人聽到這麼高的工資,估計都能笑暈過去,可蘇覺曉來這裡工作,就是想賺錢。

「可以,但是我有幾個要求。」

一聽這話,沈主任和其他幾位中方的領導臉色立刻拉了下來,今天來面試的都是什麼人啊?

大學生覺得自己了不起,一個高中生也鼻孔朝天了。

只有設計師凱麗很欣賞這位膽大的女孩,「什麼要求,你可以說。」

「我們可以先試用三個月,三個月一到,您再決定要不要我留在這裡。」

沈主任點點頭,這個試用期其實很合理,外資老闆說過招聘時試用期的事情,可國人的觀念一時半會還很難轉變。

大學生畢業包分配,一干就是一輩子,怎麼給資本家打工,還朝不保夕?

外資老闆了解後,還是取消了試用期,聘上了只要不違反廠里的規定,就可以一直幹下去。

「還有呢?」沈主任臉色緩和了不少。

「八百的工資有點少,我想試用期九百,三個月後一千二加上獎金。」

眾人嘩然。「什麼?你這個工資已經很高了,加上獎金快要超過廠領導了。」

沈主任臉都黑了,剛想表揚小姑娘兩句,沒想到對方是這麼貪財的人,還不如用林書華那個女大學生。

蘇覺曉知道現在很少有人主動談工資福利要求,但她看出來外國設計師是真的喜歡自己,加上幾百塊不算什麼。

八十年代,大批外國企業在國內建廠,圖的就是國內工資便宜。

外國工人工資一個月換成華幣兩萬多,一千二百塊也只是他們工資的十幾分之一。

華方的領導沉默半響,最後還是外國設計師拍板決定:

「好的,你的要求我同意了,明天就來上班吧,我有很多工作要處理。」

設計師凱麗也不傻,多的幾百塊按黑市匯率也就是幾十美元,幾頓飯錢而已。

另外幾個廠領導顯然被這種談工資的方式震驚到了。

這也行??

他們現在好後悔啊,要是多跟外商老闆提提要求,是不是自己工資就能再高點了。

蘇覺曉就這樣得到了一份工作,等她走出會議室的時候,已經到了午休時間,二姐正焦急地找自己呢。

「二姐,我在這裡呢。」蘇覺曉揮揮手。

「曉曉,你跑哪兒去了?不是早就面試完了嗎?你怎麼才出來?」

蘇曉玲以為小妹那兩句半英語,沒說兩句就得讓人攆出來,看了看小妹的眼睛,還行,沒哭。

「我……」

「行了,不說了,肚子餓了吧?我去食堂把飯打回來,你吃點再回家,晚上姐給你做好吃的。」

怕妹妹提起來面試難過,蘇曉玲拉着小妹去吃飯。

「姐……我……」

「別你啊我啊的,趕緊吃飯去。」

「我面試……」

「沒事,曉曉,咱們就是參與參與,看到大學生水平了吧?你要是還想學習,姐跟爸媽商量下,還供你。」

蘇家三個孩子,蘇曉玲學習最好,可那時候大哥在外地上學,需要生活費,小妹還小,懂事的她主動退學,進廠上班幫父母減輕負擔。

現在條件好些了,她自己沒有機會,但還想繼續供妹妹讀書。

蘇覺曉想到二姐這種任勞任怨,甘於奉獻的老黃牛精神,佩服又惋惜。

「二姐,要不,你去讀書吧?我供你。」

「傻妹妹,你怎麼供我?」

沈主任推門出來,正好看見蘇家姐妹在走廊說話。「呦,你們姐妹倆還在這裡呢。」

「沈主任,以後要是廠里有她能幹的活,我再讓她來,今天真的是太麻煩您了。」

「什麼以後能幹的活?你說什麼呢?」沈主任徹底被搞糊塗了。

「她今天不是應聘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