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八零軍婚,老公戰鬥力超絕全文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拗不過小妹的軟磨硬泡,蘇曉玲第二天中午還是敲開了廠里人事部的辦公室。

「沈主任,忙着呢?」

一個四十來歲,穿着時髦的中年婦女正在裏面幹活,見到來人,笑着說道:

「玲玲來了?快坐着歇一會。」

沈主任見誰都笑呵呵的,雖然在廠里主管招聘的事情,平時來溜須拍馬她的人不少。

但她對誰都一樣客客氣氣的,廠里就沒有人說她不好。

「沈主任,我想問問咱們廠里招聘的事情。」

「你說招工啊?最近沒有了,對了,你上次還說讓你小妹來上班,我看名單裏面沒有她。」

「她……她上次有點事沒來。」

蘇曉玲沒提上次在招工現場打架的事情,接著說到:

「沈主任,我想問的是招聘秘書的事情。我小妹她想來試試,您看行嗎?」

「你小妹高中畢業了?」

「她讀了一年高中。」蘇曉玲實話實說。

「這……」

沈主任面色犯難,秘書這個崗位雖然用不到大學生那麼高的學歷。但高中畢業是要有的。

而且這次秘書還不是普通秘書,是給外商請來的設計師當秘書兼翻譯,這個職位要求很高。

見狀,蘇曉玲解釋道:

「沈主任,您別為難,咱們廠招聘的秘書肯定都是水平特別高的大學生,我小妹的水平可能達不到要求。

我就是想讓她過來看看,跟人家大學生學習學習。」

沈主任笑着點頭:

「玲玲,我沒別的意思。這次我聽廠長說,外國設計師親自面試,都用英文,我怕你小妹聽不懂。」

「這個設計師前幾天已經面試了幾個大學生,沒一個合格的,還有幾個哭着出來的。」

蘇曉玲是沈主任兩年前親自招進來的。

沈主任對這個漂亮的女孩子印象很好,蘇曉玲人聰明肯干,一來二去兩人就熟了起來。

這也是為什麼沈主任願意多解釋幾句,要是旁人,可能她笑着就把人打發走了。

「沒事,沈主任,我小妹沒事,肯定不哭鼻子。」

晚上下班,蘇曉玲把報名成功的事情告訴了小妹。

「曉曉,沈主任說了,前幾個去面試的大學生沒聘上都哭了,你去了可不能給姐丟人。」

蘇覺曉大學畢業時候,也面試了幾家公司,沒面上就換下一家唄。

哭?不存在的。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二姐,不成功就不成功唄,沒什麼好哭的。」

「曉曉,人家大學生,放着國家分配的工作不去,去了我們這個外商的廠子,人家沒要,多丟面子啊。」

蘇覺曉點點頭,這畢竟是八十年代,雖然高校教育改革了很多,但考上大學的還是鳳毛麟角,現在能上大學的都是天之驕子。

「對了,二姐,面試什麼時候?」

「下周二,十點,你可千萬別給我哭鼻子啊。」

蘇曉玲打了好幾遍預防針,她是真怕小妹受打擊想不開。

前幾天又是摸電門,又是跳河,她是怕了。

吳娟回家後,聽到小女兒要去參加面試,第一個投了反對票。

「曉曉,上次招工媽就不想讓你去,這次你咋還想去呢?幹活多累啊?等你姐結完婚,也給你說個好對象。」

「媽,我是去面試秘書。」

「秘書?不就是幫領導端茶倒水,搞搞衛生嘛。」

吳娟文化程度不高,勉強念了個小學,不太懂這些。

「媽,小妹還不一定能不能選上呢,你們擔心有點太早了吧?」

蘇曉玲看着老兩口眉頭緊皺,替小妹解釋了兩句。

「是啊,爸媽,我去試試看,聽二姐說都是大學生報名呢,我去長長見識不也挺好嗎?」

吳娟看了眼老頭子,還是有些猶豫:「那也……」

「娟子,孩子大了,她想試就去試試。」

蘇大山雖然文化程度也不高,但知道孩子大了,就得放手。

有這麼個明事理的爹,蘇覺曉覺得還不錯。

接下來的三四天,蘇覺曉開始準備面試。

說是準備面試,更像是準備衣服。

這幾天蘇覺曉看見有從城裡回來的姑娘,穿得都挺漂亮。

但是她家這兩年攢下的錢都被大嫂李文芳要去了,沒有閑錢買什麼漂亮衣服。

「曉曉,你試試這件。」

蘇曉玲從愛打扮的工友那兒借來了一件藍色的小開領西裝,又從柜子里拿出來一件白色襯衫給小妹搭配上。

這年代最流行的就是短髮,西裝,喇叭褲和高跟鞋的組合。

蘇覺曉換上外套和襯衫,在鏡子前照了照,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怎麼了?曉曉。」

「姐,褲子不太合適。」

蘇曉玲光顧着看上衣了,忘了褲子這事,小妹還穿着一條她淘汰下來的舊褲子。

「哎呀,曉曉,姐忘了給你借褲子了,這個點也來不及了。」

蘇覺曉比蘇曉玲高半頭,上衣還能換着穿,褲子就不行了,明天去面試也不能穿個吊腿的。

「沒事,二姐,我看柜子里有條裙子,你借我穿一下唄?」

「你說這條嗎?」蘇曉玲拿出柜子里一條黑色半身裙。

「對,就是這條,二姐,我能改一下嗎?等我上班賺錢,買條新的還給你。」

有借有還,再借不難。

「什麼還不還的?傻妹子,你說怎麼改,姐給你改。」

蘇覺曉這一刻真有點感動,原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以前脾氣臭還懶,全家人慣着還不知足。

有多少家裡的兄弟姐妹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鬧得不可開交,原主能有這種好姐姐,不知道是哪輩子修來的福分。

蘇曉玲手很巧,按照蘇覺曉說的,不一會就把裙子改好了。

原來的裙子是大擺裙,和西裝搭配在一起不莊重,裙擺往裡收一下,把大擺改成小擺。

其實,蘇覺曉想改成職業裝的包臀裙,但想想這是八十年代,還是算了。

換上裙子時候,蘇大山老兩口也正好回家。

一進屋就被打扮光鮮亮麗的小女兒震驚到了。

蘇大山道:「哎呦,這還是我閨女嗎?」

「好看,太好看了,老頭子,你看咱閨女是不是和城裡姑娘沒啥區別?」

蘇覺曉看着鏡中的自己,除了西裝的兩個大墊肩有點不適應,但其他的搭配在一起,還真是好看。

二姐也跟着爸媽一起誇:

「曉曉,你還別說,這裙子按你說的改完了,還真好看,對了,你怎麼想起來這麼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