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八零軍婚,老公戰鬥力超絕全文 第6章_密子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蘇覺曉真佩服李文芳的肺活量,這人不去當女高音可惜了。

不過長得不好看,估計人家也不要這樣又蠢又壞的人。

「李文芳!你夠了!」蘇志遠過去用力拉着李文芳的手腕,拖着人就要往外走。

蘇志遠住的是單位分的房子,左鄰右舍的都是同事,李文芳鬧也不是一天兩天。

全單位的人都知道他娶了這麼個「攪家精」,不知道在背後怎麼議論他呢。

為了把日子過下去,他一直忍着。

剛才小妹一說,蘇志遠一下子被點醒了,李文芳現在就是得寸進尺。

他一個人丟人可以,不能讓父母,還有兩個妹妹跟着一起丟人。

「大遠!你幹什麼!你放開我!哎呦!打人了!」

李文芳掙扎了兩下都甩不開蘇志遠的手,平時只有她欺負蘇志遠的分,對方一次都沒還過手。

這次被拽了手腕,她就疼得受不了了。

「你跟我回家!別在這丟人現眼了!」

「我不走!今天你們老蘇家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就不走!」

「你還要什麼交代?」

「你小妹剛才罵我,必須給我道歉!」

李文芳一屁股坐在地上,用盡全身的力氣拖住蘇志遠。

這招還是李文芳從她媽那裡「繼承」來的。

「我給你道歉?我哪句話說錯了?」蘇覺曉鄙夷地看着坐在地上的李文芳。

李文芳支吾了半天,擠出來一句:「你……你……你就是罵我!」

蘇志遠失去了耐心,甩開李文芳的胳膊:

「李文芳,我再問你一遍,你走不走?!」

「不走!」

「好,不走就離婚!」蘇志遠說完扔下李文芳就出去了。

不僅李文芳,蘇家人也都愣住了。

結婚兩年以來,這還是第一次從蘇志遠的口裡聽到「離婚」兩個字。

男人和女人不同,一旦動了離婚的念頭,一般都是下了決心的。

這下李文芳徹底慌了,趕緊追了出去。

蘇爸蘇媽回過神來,也跟着追了出去,生怕兒子兒媳半路上又打起來,但追到路口也沒看見人影。

「爸,媽,我哥這樣太苦了,還不如讓他們離婚呢。」蘇曉玲還是心疼大哥。

吳娟搖搖頭,抹了把眼淚。

她現在最心疼的就是大兒子,以為老大找了媳婦結了婚,好好過日子,誰知道老大找了這麼個人。

蘇志遠和李文芳兩人一走,蘇家又歸於平靜。

這幾天李文芳也沒有上門鬧,果然人就不能心軟。

不是有那麼句話:心軟之人便是無福之人。

看樣子,蘇志遠那天說「離婚」嚇到了李文芳,不過就是不知道大哥能堅持多久。

李文芳來蘇家鬧着要錢的事,在村裡不是什麼秘密,也是「村口情報站」常年討論的話題之一。

昨天晚上剛鬧完,今天奶奶嬸子們就聊上了。

「昨天老蘇家鬧得那個凶啊,我家隔着那麼遠都聽見蘇家老大媳婦哭。」

「是啊,也不知道蘇家老大怎麼就看上了老李家那個丫頭,我可聽說……」

蘇覺曉聽二姐說工廠招聘秘書的時間還沒確定,早上醒來沒什麼事做,她又跑到小廣場,打算和嬸子們交流下「情報」。

剛走到地方,就聽見嬸子們在議論自己家的事。

「張二嬸,老李家丫頭怎麼了?」

張二嬸又被蘇覺曉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瓜子又撒了一地。

「哎呦,曉曉,你走路沒聲音,你是想嚇死二嬸吧?」

張二嬸捂着胸口,說道:「二嬸心臟快讓你嚇出來了。」

蘇覺曉笑道:

「二嬸,你這是聊得太開心,沒聽見,可不賴我,奶奶,嬸子們。你們可得給我作證。」

她頭一天和「村口情報站」的幾位老同志混熟了,說話也沒那麼拘束。

「你這丫頭,好像二嬸能賴你似的。」張二嬸也跟着笑。

「對了,二嬸,你剛才說李家丫頭怎麼了?你是說我大嫂呢吧?」

背後議論人總是不好的,但張二嬸看蘇覺曉也不是生氣的樣子,小丫頭還給自己遞過來一把瓜子,就敞開聊起了李家的八卦。

「嗯,你大嫂太對不起你們老蘇家了。」

蘇覺曉點頭,她真想把李文芳叫過來現場聽下群眾們的議論。

「你大嫂不是隔壁村的嗎?我妹子嫁到那裡,有時候我一去,我妹子就跟我說老李家的事。」

「這麼巧?他家怎麼了?」蘇覺曉問。

「哎,不就是李家大閨女,也就是你嫂子,從婆家要東西,還給娘家蓋房子,買彩電的事嘛。」

「你說說,老李家多不要臉,還到處去炫耀,說自己閨女厲害,能幫上娘家的忙,不像別人家閨女……」

「曉曉,你說這是啥好事啊?還有,他家老三訂婚的對象,我也知道,是另一個村的。

聽說也和你大嫂差不多,多要彩禮都是為了給家裡的弟弟娶媳婦用。」

「哎呦?還有這種事?」眾人感嘆。

蘇覺曉以為「村口情報站」就是個扯老婆舌的地方,沒想收集到的情報還真不少。

她又遞給張二嬸一把花生,示意對方繼續說。

「還有,你嫂子家老三現在相的那對象,以前訂過婚,差點結婚,就是因為彩禮太高黃了。」

張二嬸說得唾沫星子飛濺,眾人也聽得津津有味。

「這麼高的彩禮,不要跑了才不正常呢?abc塊,搶劫呢?」

趙四嬸自己也有個十七八的兒子,一聽到這種事就憤憤不平。

「我還沒說完呢,李家老三那對象,以為上一個彩禮能談成呢,去男的家裡住過……」

後面的話張二嬸看了眼還是黃花閨女的曉曉,沒說那麼細。

趙四嬸問:「還有這事呢?老李家一點也不知道?」

「不光老李家不知道,那女的村裡人也都不知道。」

「那你咋知道的?」

「我另一個妹子在那男的村裡……」

蘇覺曉驚呆了,這哪裡是「村口情報站」,這不是「人口信息庫」嗎?張二嬸消息來源真廣。

她看着張二嬸,這要是再晚個二三十年,張二嬸絕對是個人才。

致富靠的是什麼?

是信息差,是人脈。

蘇覺曉聽完老李家的內部消息後,便回家去了。

李文芳要是再也不鬧,他們就相安無事,要是鬧起來,蘇覺曉就扯下老李家的遮羞布。

想着想着,蘇覺曉正好碰上了下班回家的二姐。

「曉曉,你怎麼去小廣場那裡了?」

「我去跟嬸子們聊聊天。」

「我記得你最不喜歡跟他們聊天了,他們前兩天還在背後議論你呢。」

一想起來這個,蘇曉玲就氣不打一處來,說她可以,說她妹子就不行。

蘇覺曉趕緊順順二姐的毛,她二姐護她的樣子真可愛,好像個母獅子。

「二姐,我沒事,這幾個嬸子熟了就好了,沒人說我。」

蘇曉玲點點頭,她只是怕小妹被惡言惡語中傷,想不開又去做傻事。

「哦,對了,曉曉,我問了廠里管事的,你托我打聽的那個面試在下周三上午,得提前報名,你真要去啊?」

「對啊,有機會就試試嘛。」

「可是,他們要求高,要會英語,你的英語……」

蘇曉玲沒好意思說,小妹的英語卷子她看見過,上面畫滿了大紅叉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