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蘇志遠!去你爸媽那兒給我說清楚!離還是不離?!」

「芳芳,你跟我回家,這事跟爸媽有什麼關係?」

蘇覺曉能聽得出來,男人一直壓着嗓音說話,不想聲張。

不過,這都到門口了,裏面的人就是想裝聽不見也不可能。

蘇爸蘇媽聽後臉色一變,知道兒媳婦李文芳又來鬧事了。

「大山,老大這兩口子咋又打起來了?」

「不知道,出去看看,不能讓他們站門口,這不等着鄰居看熱鬧嗎?」

剛才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場景瞬間消失,個個都愁容滿面。

蘇覺曉打量着蘇志遠和李文芳兩人,原主的記憶也不自覺地跳了出來。

蘇志遠是家中老大,學習好,考上了中專,畢業後分到了化工單位上班。

後來又經人介紹認識了小兩歲,知書達理的李文芳,兩個人談了三個月就結婚了。

結婚後的李文芳好像變了個人,她自己就是個供銷系統計劃外合同工,每個月三十六塊錢,但還是月月拿着小兩口的錢貼補娘家。

拿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個「扶弟魔」,還是那種極品「扶弟魔」。

小兩口的錢不夠用了,就上婆家鬧,蘇爸蘇媽為了老大兩口子能好好過下去,就給錢,這也是這幾年蘇家都沒攢下錢的原因。

想到這裡,蘇覺曉不禁皺起眉。

這女人長得不怎麼樣,跟蘇志遠站在一起的時候更像是大姐,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把蘇志遠忽悠到手的。

「芳芳,你和志遠怎麼又鬧彆扭了?」

「爸,媽……志遠他欺負我!」

李文芳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手段,在這兩年用了個遍。

好脾氣的蘇曉玲聽到忍不住說:

「嫂子,你每次都說我哥欺負你,我哥動過你一根手指頭嗎?你看你給我哥撓的?」

「哪兒有?!你別血口噴人!」

「哪兒?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不撓臉,你專門撓露不出來的地方,你看看胳膊!」

說著,蘇曉玲擼起大哥的袖子,上面一條條血淋淋的傷疤,觸目驚心。

李文芳知道自己理虧,但嘴硬:「好啊,你們老蘇家是一起合起伙來欺負我!」

「我們欺負你,還是你欺負我哥?」

蘇曉玲看着大哥,心疼到不行,她不是會打架的人,但現在紅着眼眶也要替家人出頭。

「蘇志遠!這日子沒法過了!離婚!我要去離婚!」

「曉曉,快把你哥,你姐,拉到小屋去。」蘇大山說。

要說老兩口對生活有什麼不滿意的,就是這個兒媳婦。

老大剛結婚三四個月,李文芳就找各種理由,從老兩口這裡「借錢」,說是借錢,有去無回。

蘇志遠知道了說了媳婦幾次,李文芳不樂意,兩人就吵。

每次李文芳吵架都威脅要離婚。

這年代哪兒有離婚的,在老一輩的觀念里,離婚是特別丟臉,一輩子抬不起頭的事。

為了息事寧人,每次老兩口都把自己賣水果攢的錢乖乖交了出去,發展到後來,連蘇曉玲賺的一部分錢也都被李文芳拿走了。

這邊蘇爸蘇媽在大屋勸兒媳。

那邊姐妹倆在小屋勸大哥。

「大哥,不行你跟嫂子離婚吧?」蘇曉玲看着大哥胳膊上的傷疤,邊擦藥邊掉眼淚。

蘇志遠嘆氣:「哎……」

「曉曉,你也勸勸哥。」

「哥,你跟大嫂了解太少,不合適也不能強扭在一起。我覺得二姐說得對。」

蘇覺曉現在是明白為什麼記憶里原主不喜歡這個大嫂了,李文芳自己被娘家人洗腦,還來洗腦婆家人,簡直是瘋了!

「哎……」

蘇志遠除了嘆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以前他是多麼精神的一個小伙,自從結婚後,整個人都頹廢了,老了不少。

說實話,他也不是沒想過離婚,但就是覺得對不起爸媽,不知道怎麼和老兩**代。

蘇曉玲着急追問道:「哥,你說句話啊?」

這種大事哪兒有一下子就能做決定的,蘇覺曉看出大哥很糾結,勸道:

「二姐,你別著急。對了,大哥,這次大嫂為什麼要錢?」

換了個問題,蘇志遠終於開口:

「她二弟最近訂婚,女方要了不少彩禮,abc塊還有四大件,他家哪兒有那麼多錢,就……」

七十年代彩禮是三轉一響,手錶、單車、縫紉機、收音機。

八十年代就變成了四大件,冰箱、電視機、洗衣機和錄音機,女方要求高的,還要加上彩禮。

這abc塊還有四大件的彩禮實在是太多了,普通家庭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攢夠?

李文芳家的情況和蘇家的情況正好相反,李家是一女兩男。

大弟弟結婚的彩禮用的就是李文芳從婆家「借」來的錢,二弟弟結婚又要故技重施。

「什麼?這麼多,他家自己湊錢去,上咱們家幹什麼?」蘇覺曉聽着也生氣。

蘇曉玲哼了一聲:「她家要有,還能上咱家來?」

李文芳父母種地,大弟弟託人進國營廠當了個學徒工,二弟還在家待業,等着大姐給託人安排工作呢。

「二姐,爸媽那邊怎麼沒動靜了?咱們過去看看?」

三人推開大屋的門,裏面哭的人換成了蘇媽,而李文芳冷着臉像個討賬的大爺。

蘇曉玲問:「媽,怎麼了?」

「你大嫂說什麼都要離婚,咱家哪兒有那麼多錢?」吳娟邊哭邊說,蘇大山在一旁嘆氣。

蘇覺曉連個正眼都不願意給這個所謂的「大嫂」,直接問吳娟:「媽,她要多少錢?」

「兩千,咱家真沒有錢了。」

「沒有兩千,一千五也行,媽,這個錢我又不是不還,要是沒這筆錢,我和大遠日子也過不下去了,你也不忍心看我和大遠離婚吧?」

李文芳話說的可憐,可聽着讓人噁心。

蘇覺曉實在受不了:

「嫂子,我哥娶你的時候也沒少花錢,要四大件有四大件,彩禮也一千多。結婚後工資也都歸你,你每個月還來找爸媽要錢,這些錢都去哪兒了?是吃了還是喝了?還是都貼補娘家了?」

「你給娘家買彩電,買冰箱,你看我家有什麼?有些事情,別人讓一步,是給對方面子,但對方得寸進尺,就是給臉不要臉了!」

蘇覺曉這番話罵得李文芳都蒙了。

在她印象中,這個小妹因為漂亮,心氣很高,不上學後每天幻想嫁個高幹子弟,除了這些沒有別的。

怎麼現在這麼伶牙俐齒?

「曉曉,你罵誰不要臉呢?」李文芳不可置信道。

「誰得寸進尺,誰不要臉。」罵人這塊業務,蘇覺曉就沒輸過。

李文芳聽後扯開嗓子嚎了起來:

「離婚!你們老蘇家太欺負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