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蘇覺曉從「村口情報站」回家才四點多。

可能是「村口情報站」的工作量有點大,畢竟傳播消息也是一個體力活,蘇覺曉的肚子有點餓。

昨晚蘇母吳娟覺得老三好多了,怕丈夫蘇大山的水果攤生意忙不過來,今天跟着忙活去了。

這還是蘇覺曉第一次一個人在家,也是她第一次進廚房。

蘇家的廚房裡沒有冰箱,最近天氣熱,存不住東西,碗架上只有早上家裡人吃剩下的半碗粥,沒有其他現成的。

遇到這種情況,不會做飯的原主,肯定直接拿着父母留在抽屜里的錢去外面吃。

但蘇覺曉以前是真的吃夠了外面做的飯,再說有出去找飯店的功夫,還不如在自己家裡做,吃得更舒服。

她翻了半天,在廚房裡找到了幾個馬鈴薯,一條臘肉,幾個小青椒,一把小蔥,還有冬瓜和雞蛋。

看了下牆上的掛鐘,現在是四點半,一般五點半左右,蘇爸蘇媽和二姐就都差不多到家了,蘇覺曉決定把家裡四口人的飯都做出來。

蘇覺曉的大學是在國外上的,白人的洋飯不是冷的就是生的,她的國產胃是真吃不慣。

為了不餓死在求學路上,她學着自己做,留學的那幾年,只要有空就研究做飯,時間長了,大部分的中餐都會做了,而且還做得相當好吃。

蘇覺曉忙活半個多小時,辣椒炒臘肉、酸辣馬鈴薯絲、冬瓜雞蛋湯還有米飯就做好了。

「媽!你回來了?好香啊。」

蘇曉玲剛在院子里停好單車,就聞到屋裡的飯菜香味,她推開門,只看見小妹一個人:

「咦?曉曉,就你自己在家啊,爸媽呢?」

「二姐,媽還沒回來呢。」

蘇覺曉幹活很利索,邊做飯邊收拾,廚房好像沒有人動過一樣。

蘇曉玲看着滿桌的飯菜,吃驚道:「曉曉,這些飯菜你在哪兒買的?」

「我做的啊。」蘇覺曉知道二姐肯定是誤會她了。

「你哪兒會做飯?買的就是買的,沒事,曉曉,姐不說你,姐知道你怕爸媽和我餓着。」

蘇曉玲是真的好脾氣,一般人要是知道妹妹這麼亂花錢,肯定生氣。

蘇覺曉突然意識到自己轉變太快,忘了原主不會做飯的事情。於是,找了個理由:

「二姐,真是我做的,剛才我去問的村裡的大嬸子,他們告訴我怎麼做的。

你說的對,我不能總在家待着,不上班在家給你們做飯唄。」

蘇曉玲看着小妹,突然覺得有點陌生。

小妹是全家人寵大的,從沒幹過活,現在竟然學會做飯了,她這個當二姐的心裏有說不出來的高興。

一時間,蘇曉玲竟有種老母親看着家有兒女初長成的感覺。

「曉曉,姐不讓你在家待着,是怕你悶在家裡不好,還有地毯廠的活雖然有點累,不過工資也高。」

「我知道,二姐。」蘇覺曉有點感動。

蘇家人是真的很善良,特別是這個二姐,如果以後她條件好起來,一定會報答這些照顧過她的人。

這時,院子里傳來了蘇爸蘇媽的聲音。

「曉曉,爸媽回來了。」

蘇曉玲忙跑到院子里幫忙把三輪車裡的水果卸下來。蘇覺曉跟在後面,也過去幫忙。

「不用你倆幫忙,快進屋,餓了吧?媽去做飯。」

吳娟笑呵呵地看着兩個女兒,她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這輩子沒什麼大理想,只要兒女都平平安安的,她就心滿意足了。

「媽,不用你做,今天曉曉都做完了。」

蘇大山和吳娟聽見曉曉做飯,都嚇了一跳。

老兩口見二女兒不像是開玩笑,但又不相信從來沒下過廚的小女兒會做飯,直到看到桌子上的飯菜。

「曉曉……這真是你做的?」吳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蘇曉玲滿臉的驕傲,打趣道:

「爸,媽,這真是小妹做的,她跟村裡的嬸子們學的,小妹長大了,怎麼你們不高興啊?是不是怕她嫁人啊?」

對於蘇覺曉來說,這就是頓再普通不過的家常飯,卻讓一家人感動又吃驚,她不禁懷疑原主以前到底懶到什麼程度。

「爸,媽,二姐,你們快洗洗手,我去盛飯。」

三人上桌嘗了一口,更是連連驚嘆。

「老頭子,曉曉這臘肉炒的火候正好,不膩不幹,太好吃了。」

「老婆子,別光吃辣椒,你嘗嘗馬鈴薯絲,你看曉曉切的,可比你切的細多了。」

「爸媽,你們快喝湯,這個湯太香了。」

被三人這麼誇,蘇覺曉覺得自己明天就能去燒國宴了。

吃過飯,吳娟邊收拾碗筷邊說:

「玲玲,帶着你小妹去老王家看電視吧,在家待着沒意思。」

最近一兩年,不少人家都搬回了大彩電。但蘇家沒有,家裡只有一個上了歲數的廣播。

八十年代末,電視雖然不好買,但有錢能使鬼推磨,蘇家三人的收入很高,不至於連一台電視都買不起,看來大哥結婚是真沒少花家裡的錢。

蘇覺曉搖搖頭:「我不去了,我和二姐聊聊天挺好。」

「對了,二姐,你們廠現在還招工嗎?」

說起這個,蘇覺曉還是替原主可惜,張二嫂說了,要不是因為蘇覺曉被摔暈,肯定能招進去。

「廠里最近都招滿了,應該到年底都不會招了。最近只招一個什麼秘書,今天下班我聽廠里姐妹說的。」

「二姐,秘書有什麼要求嗎?」

蘇覺曉不想在家吃白飯,還是決定找個工作干。

「秘書?這我不知道,但聽說得會英語,估計想招個大學生,對了曉曉,怎麼問這個?」

「二姐,我想出去工作,在家待不住。」

剛洗好碗筷的蘇大山和吳娟聽到小女兒這麼說,連忙打斷:

「曉曉,你這傷到了,還沒養好,咱家不缺你一口吃的,爸媽賺錢夠你花。」

這寵女兒都寵到骨子裡,蘇家父母在村裡也算是夠另類的了。

「爸,媽,我想……」

蘇覺曉還想反抗一下,就聽見門外傳來一男一女的吵架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