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八零軍婚,老公戰鬥力超絕全文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所謂的「村口情報站」,就是大隊原來放電影的一塊空地。

平時那邊擺着幾把沒人要的破椅子,小馬扎,還有幾張破桌子。

白天這塊空地是老太太、大嬸子們收集「情報」和播報村裡人八卦的地方。

到了晚上,就變成了男人們下棋、打牌、扯閑天的了。

蘇覺曉還沒走到空地那兒,就聽見幾個愛傳閑話的人在說自己的八卦。

「誒,我聽王翠姑說老蘇家,對,就是她家那個老三,最近瘋得更厲害了。

前兩天不是跳河嗎?這兩天又要死要活的,非要家裡人給介紹對象。」

「他張二嬸子,不對吧?蘇家老三不是非要嫁給幹部嗎?」

「嗨,就她那樣,又懶又饞的,不就長得好看點,能當飯吃啊?呸呸呸,這瓜子是壞的。呸呸呸!」

叫張二嬸的婦女已經嗑了一地的瓜子皮。

「情報站」現在人不多,一共來了五個,這裏面數張二嬸嚼舌根最厲害。

「最近沒聽老蘇家要說親事啊,蘇家老二不也沒談對象嗎?上面姐姐還沒結婚呢,這老三着啥急啊?」其他人問道。

「要不我說這蘇家老三病得厲害呢。」

江城市這邊無論城裡還是村裡,一直有「小的不能先比大的結婚」的說法。

說是小的先結婚不吉利,要麼活不到老,要麼生的孩子有問題,要麼三代絕後。

原主就是用這個借口打發走那些媒人的。

不過有些家庭也不在乎這些,覺得這是舊習陋習,兄弟姐妹誰先結婚無所謂。

「他張二嬸,你說有的人為啥那麼著急結婚?是不是想男人想瘋了?」

「老爺們兒也就前幾年還能用,後來不也就那麼回事。咱們是離了老爺們兒還能活,有的人就跟沒見過男人似的,離了都活不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

上了年紀的婦女聚在一起說葷話不比男人差。

蘇覺曉故意放慢腳步聽了一會,沒想到自己的八卦這麼精彩。

一個未婚的二十歲姑娘硬讓「村口情報站」說成了「離了男人活不了。」

這真是一個板凳,兩個馬扎,三包瓜子,嗑出四個大瓜。

怪不得「村口情報站」狗見了都要繞道走。

給他們一張嘴,上一秒能讓你聲名顯赫,下一秒就能讓你名聲掃地。

「咳咳咳!」

蘇覺曉輕咳了兩聲,她要是再不出現,指不定會傳成什麼樣呢。

幾個嬸子,奶奶被身後突然出現的蘇家老三嚇了一跳,特別是張二嬸,嚇得手抖,瓜子撒了一地。

「張二嬸,趙四嬸,王奶奶,李奶奶,三舅奶,你們好。」

蘇覺曉想了半天,才從原主的記憶里搜索出幾個人的輩分,笑着跟她們打招呼。

這下除了張二嬸,其他人也都吃驚得張大了嘴巴盯着蘇家老三。

在村裡人的印象中,蘇家老三總是冷着臉,仗着自己有幾分姿色就瞧不起這個,瞧不起那個。

小丫頭書念得不咋地,心氣倒是挺高,就算是見到同村奶奶、嬸子連眼皮都不抬一下,更不用說打招呼了,真是一點禮貌都沒有。

久而久之,村裡人,特別是村裡的女人們最不喜歡的就是原主,關於原主的八卦也越傳越多。

要不是有幾個小夥子看上了原主長得漂亮,非纏着父母托媒人提親,估計更沒人跟她說話了。

「小姐身子丫鬟命,野雞成不了金鳳凰。」

這是村裡人給原主的評價。

所以,也難怪現在這幾個奶奶、嬸子見蘇覺曉主動和他們打招呼,會這麼吃驚。

還是李奶奶先反應過來,從滿臉褶子中硬擠出一點笑說道:

「哎哎,好好,曉曉,你爸媽怎麼樣?」

「挺好的,李奶奶。」

其他幾人也尷尬地笑着,朝蘇覺曉點了點頭,算是和對方打過招呼。

每個人心裏都想等蘇家老三走了,她們繼續八卦。

但這丫頭仍然站在幾個人面前,看起來一點也不是要走的樣子。

「曉曉,你二姐怎麼樣?」王奶奶受不了,她臉上的笑是堅持不下去了。

「我二姐每天上班,挺好的。」

蘇覺曉還是沒有要走的意思,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打算派出三舅奶和對方「交戰。」

三舅奶八十多了,反應有點慢,老人家嘴角蠕動了幾下,話還沒說出去,蘇覺曉竟然自己走了。

幾人剛舒了口氣。

沒想到,蘇覺曉竟然拿着旁邊的小馬扎又殺了回來,一屁股坐在了旁邊。

這個舉動嚇得幾個人心都咯噔一下。

難道這小丫頭是聽到了他們剛才說的話,要找他們算賬?

別看平時這幾個人嚼舌根最厲害,除了張二嬸,其他人戰鬥力基本上渣渣。

就說三舅奶,拄着根拐棍顫顫巍巍的,一陣風都能帶倒。

而趙四嬸是屬於能惹事但怕事的主。

正當幾人忐忑不安時,蘇覺曉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大把瓜子。

「張二嬸、趙四嬸,王奶奶、李奶奶、三舅奶,我二姐從市裡買回來的,五香味的,快嘗嘗。」

這幾人誰也不傻,沒一個人敢吃,萬一對方下毒呢?

最近這丫頭瘋得厲害,上次王翠姑跟這丫頭打架也沒佔到便宜,聽說是腰閃着了,在家躺着呢。

「奶奶,嬸子,你們吃啊,吃啊。」

蘇覺曉見幾人不動,往幾人手裡塞了一點。自己先嗑了幾個,其他幾個人見沒有毒,才放心跟着一起嗑起來。

在村裡女人們眼裡,瓜子就跟男人們遞煙一樣,都帶有交際功能。

別人抽了你遞過去的煙,嗑了你送的瓜子,關係一下子就拉近了。

張二嬸吃了人家的瓜子,自然是不能說人家的八卦,而且看着曉曉這丫頭也挺隨和的,以前那些肯定都是別人瞎傳的,一點都不準。

幾人嗑着瓜子,話也多了起來。

「張二嬸,前幾天地毯廠招工咱們村都誰去上了?」蘇覺曉問道。

「二柱子,你二姐那個同學。還有宋小軍,宋老大那個小兒子。你說王翠姑還跟着湊熱鬧,那麼大歲數,丟不丟人,要不是她,你能出事嗎?」

蘇覺曉邊聽邊點頭。

「村口情報站」果然是個藏龍卧虎的地方,張二嬸對村裡戶籍的掌握程度比村支書還要好。

其他幾個人也幫腔,都在為蘇覺曉鳴不平,完全忘了自己剛才還在議論對方的事。

蘇覺曉也不在乎這些人剛才說什麼,她看聊差不多了,決定進入重點。

她嘆了口氣,把自己那天的遭遇添油加醋說了一遍。

「那天她還罵了好多,說咱們小河村沒一個好東西,太過分了。」

村口情報站的幾個「老同志」聽後,一臉義憤填膺。

「我就說王翠姑不是什麼好東西!你看她那個刁樣,到處佔便宜沒夠。曉曉多好個丫頭,還讓她給打了。」

「就是就是!」

火候已到。

蘇覺曉看着一地瓜子皮,滿意地點了點頭,借口回家吃飯先走了。

她揮揮衣袖,留下功與名。

只是,第二天,王翠姑沒想到,幾天沒去,自己竟成了「村口情報站」最大的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