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1988年3月1號,江城。

蘇覺曉看着牆上的明星掛曆,在心底默默地又劃掉了一天。

一周了,她想盡一切辦法,都沒有找到回去的方法。

蘇覺曉作為一個現代社畜,為了趕在年底前完成老闆制定的離譜、不合常規、違背人性、異想天開的銷售業績,曾經號稱「千杯不醉」的她倒在了酒桌上。

和往常一樣,她以為自己睡一覺就能好。

沒想到,竟莫名其妙穿越回了,比自己出生日期還早三年的1988年。

那個曾經的八十年代,只存在於長輩們的口中。

她爺爺說:「八十年代,人淳樸,不像現在,總是勾心鬥角的。」

她奶奶說:「我們那時候,吃什麼東西都放心,哪有什麼假的,吃的東西都沒防腐劑,沒添加劑。」

她爸說:「八十年代,小年輕有活力,有盼頭,誰像你們天天說躺平躺平的。」

她媽說:「我們那時候人的頭髮真多。」

除了最後一條,蘇覺曉覺得其他三人說的,太絕對了。

人們不是常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嘛。

現在蘇覺曉別說發言權了,她能把話筒搶過來說上三天三夜。

她魂穿到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正在真實地感受着八十年代。

原主蘇覺曉出生在江城郊區的小河村。

說是村子,但因為江城響應國家政策,吸引外資過來建了個地毯廠。

江城郊區農村地少人多,種地只能勉強糊口,進廠打工才是終極目標。

外資工廠的工資高,一個月不算獎金五六百塊錢。

要知道,當時國營紡織廠的工人,一個月工資才60塊左右。

附近幾個村的村民都爭着去廠里打工。

不過這工作也不是人人都能去上的,工廠只要年輕人,歲數大點的只能幹瞪眼。

最近地毯廠又放出了招工信息,村裡人開始活躍起來,符合招工要求的大姑娘、小夥子排着隊去面試。

看着那麼高的工資,誰都眼饞,隊伍里還夾着幾個四十來歲的大嬸子,也想去碰碰運氣。

原主今年正好二十,上到高二學不進去,退學後一直在家獃著。

要說別人家,不是讓二十歲的大姑娘去打工,就是早早說門親嫁人。

但原主家條件不算差,父母做點小生意,每天去市裡賣水果。

一個哥哥結了婚出去單過,還有一個姐姐就在地毯廠上班。

家裡養着她也不算什麼。

不知怎麼,那天她姐蘇小玲實在看不下去天天閑在家裡的原主,生拉硬拽,非要原主去參加招工面試。

「曉曉,你天天在家悶着,會生病的。再說,二姐能害你嗎?最近廠里又漲工資了,說是年底還能發金戒指。」

招工那天,原主頂着一張平等恨全世界的臭臉,排在隊伍的中間。

跟在原主後面的,正好是同村一個叫王翠姑的嬸子。

老王家和老蘇家以前因為佔地,結過梁子,在村裡見面也不說話。

今天王翠姑看見平時懶得不行的原主也來了,從兜里掏出一把瓜子,邊嗑邊陰陽怪氣:

「呦,這不是老蘇家三閨女嗎?

我可一直聽說,老蘇家三閨女覺得自己長得漂亮,就想嫁給高幹子弟,看不上咱們村裡的小夥子。

怎麼,今天這是看清了自己沒那命,要進廠上班了?」

蘇家三個孩子,一個比一個漂亮,特別是原主,完美繼承了父母所有的優點,那雙桃花眼,不嚴肅的時候好像會笑。

村裡不少小夥子都把她當成暗戀對象,一些膽子大的還托媒人去提了親。

當然,這些提親都遭到了原主的拒絕,那些沒說成親的男方家裡覺得被駁了面子。

其中有些心眼小的,在村裡散播原主的各種謠言,這也造成原主在村裡的人緣越來越差。

原主本來脾氣就臭,一點也忍不了,回嗆道:

「我沒嫁高幹的命,但我至少年輕,還能進廠,

王嬸子,我怎麼記得你大兒子都二十了,招工信息上寫着要十八到三十歲的,

難道你是十歲生孩子?咱們新華國可不興童婚。」

自古以來就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大,排在他們倆前後的村民聽見了都跟着嗤笑。

有幾個排在最後面的,看見前面那幾個歲數大的排隊浪費他們時間,本來就不滿意,也跟着幫腔。

「我說,王嬸子,你還是別排了,人家不要歲數大的,你跟着湊什麼熱鬧。」

「就是啊,王嬸子,還是回家看孫子去吧。」

周圍人又是一陣鬨笑。

王翠姑被眾人說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原主看前面沒幾個人了,也懶得繼續跟對方糾纏,轉過去繼續排隊。

誰知,王翠姑越想越氣,上前揪住了原主的頭髮,兩人隨即扭打在一起。

就在眾人把兩人分開時,原主被一塊磚頭絆倒,重重摔倒在地,昏迷不醒。

以上就是蘇覺曉接收到原主的最後一部分記憶。

八十年代再淳樸,蘇覺曉也不想待。

還有一周,只要一周,她的一百萬年終獎就要到手了。

現在可倒好,埋頭苦幹一整年,到頭來一分錢沒撈着。

蘇覺曉怎麼想都覺得胸口堵得慌,她要回去!

跳河。

河水站起來到她膝蓋。

摸電門。

全村大停電。

去大馬路上撞卡車。

卡車正好壞在她面前。

總之,就是「死」不成。

蘇家人看到老三種種反常的舉動,可給他們嚇壞了。

蘇爸蘇媽一個勁兒地埋怨老二,不應該讓小妹去面試。

蘇曉玲也覺得小妹變成這樣是自己的問題,不停自責,小妹懶就懶點,總比現在這樣好。

於是,三人除了輪番看着蘇覺曉,還換着花樣給她做好吃的。

這也算是因禍得福。

蘇覺曉折騰一周後,突然覺醒了。

既來之則安之,回不去就回不去吧,反正有吃有喝,就當提前退休享受生活了。

然而退休生活也不是這麼好過的,昨天二姐回家的時候偷偷跟父母說:

「爸媽,村裡那幾個老太太、大媽們,又開始嚼小妹舌根,說小妹瘋了。氣死我了!」

向來好脾氣的二姐,激動地要去和那些人理論,最後被蘇爸蘇媽攔了下來。

這些話都被另一間房躺着休息的蘇覺曉聽了進去。

以前,蘇覺曉無論遇到什麼問題,都是自己去解決,這次也一樣。

英雄好漢,從不牽連別人。

不過,都說謠言止於智者,村裡那幾個老太太哪個是智者?

一個個上了歲數,打不得罵不得,那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

既然打不過,就加入唄。

第二天,想通了一切的蘇覺曉,抓了把瓜子,直奔村口情報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