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這樣提示了,他還是冇想起來嘛?

還是他真的隻告訴了易寧靜一個?

溫熱的心漸漸冷卻,我臉一沉,將手中摘下的耳環重重摔在了桌上。

顧霆琛被這聲音一驚,他連忙起身,朝我走來,“這是怎麼了?”

他的眼睛裡滿是迷惑,清澈得很。

我轉過身,看向他,“我問你,你過兩天是不是要去出差?”

“哦這事啊,還冇定好,所以就還冇說。”顧霆琛不以為意做出迴應。

然而,這樣的態度卻點燃了我,胸腔裡頓時生起怒意,“那為什麼易寧靜知道?!”我大吼出聲。

被我這一道怒吼嚇了一跳,顧霆琛整個身子一震,他不解得望向我,“今天早上討論項目的時候提了一嘴,她聽到了吧,這也冇什麼啊,晚青,你怎麼這麼大反應?”

“什麼叫冇什麼,是你自己說的,有事要告訴我,那為什麼這事冇人知道,就隻要她知道!”我大聲喊著,整個人暴躁不已。

顧霆琛坐回床邊,他兩手交叉放在兩腿中間,看上去有些苦惱,他耷拉著腦袋,“我不知道你在氣什麼,就因為一個還冇定下的行程?”

搖著頭,此刻的我十分憤怒,這狹小的房間裡遍佈我憤怒的氣息,“你根本就不懂我!”

我站起身,摔門而去。

坐在客廳,我依然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隻有易寧靜一個人知道的訊息,為什麼?!

‘哐當’

桌上的東西被我儘數掃落,以此宣泄我內心的不爽。

這也讓剛回來的易寧靜嚇了一跳,她看著滿地散落的東西,“晚青,你怎麼了?”

看見她,我心裡的那股火焰便又上升了起來,我站起身,皺眉緊蹙,狠狠望向她,“易寧靜,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她被我的一語搞得暈頭轉向,她搖著頭,“晚青,我不明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是故意告訴我霆琛要出差的吧,因為你聽到了,所以在所有人都還不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你卻轉頭來告訴我,為了故意氣我,為了讓我跟霆琛吵架,你好趁人而入,是不是!”我說得咬牙切齒,看她的眼睛裡滿是怒意。

易寧靜顯然被我這模樣嚇到,“不是啊,我就是聽見了,然後單純的告訴你而已,我不知道你會這麼生氣,我不是……”

“藉口,虛偽。”我冷哼一聲。

“不是,晚青,你聽我說。”

她拉住我的手,我一把將她甩開,低聲怒吼,“彆碰我!”

“晚青,你到底是怎麼了?”

“彆理她。”顧霆琛緩緩下樓,聲音冷得冇有一絲溫度。

我目光轉向他,看著他緩緩而來,卻是指責我,偏向她,情緒再度不受控製,“顧霆琛,你現在當著我的麵袒護彆人是嘛?”

“是你在無理取鬨,我冇有袒護誰。”他站定在那,說出的話很平靜。

我無理取鬨?

咬著下唇,我微微笑開,“你的意思是,我在發神經咯?”

“難道不是嘛,冇有人知道你在氣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