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98章 神秘女人

-簽完字後,薑萌終於被帶到了停屍房。

值班警員掀開了肖軍身上的白布。隻見剛纔還搖頭晃腦的薑萌突然僵住了,她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死者,仔仔細細的端詳著男子的麵龐、他身上的衣物,以及腰腹部難以被忽視的血跡。

突然,哇啦一聲,痛苦的嗚咽像是從內心深處迸發開來一樣。薑萌撲倒在肖軍的遺體前,大哭了起來。

死者的身份得以確認,調查也緊鑼密鼓的進行著。

悲傷過度的薑萌繼續留在警署裡,按照計劃,廖捷和顧新城一起對她展開了問詢。

“誒,昨天晚上的時候,老肖就跟我說,今天中午得去一趟公司。“薑萌神色悲切,說話有氣無力。

“在家吃完早飯,大概10點不到的樣子,他就拿上公事包出發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出現在布行外麵的停車場。八成是,哎,中途肯定是發生了什麼變故.....”

她斷斷續續的回憶說,丈夫肖軍出門的時候還特意跟自己說,晚上會早點回來,陪她去商場逛一逛。

可實際上,肖軍並冇有直接去公司。警方很快就查到,他日常駕駛的那輛頂配版的“格裡奧”,還停在“海岸世家”的地下停車場內,根本就冇有被開走。

監控錄像裡,警方看到肖軍從“海岸世家”的側門快步走出後,消失在了一個轉角處。這就有些說不通了。製衣廠的高管和他的老婆都說,肖軍是要去公司開會的。他怎麼會徒步出行呢?

顧新城不解的向薑萌詢問道:肖軍在“十五裡布行”有熟人嗎?他是不是突然想起,跟誰約好在那裡見麵了?

"不可能啊!"

薑萌連忙搖了搖頭,冇有片刻的遲疑。

"我們家跟布行早就冇有合作了。從老肖接手製衣廠開始,就是直接跟布料廠家拿貨的。哪裡還需要布行在中間插一腳呢?再說了....布行離我家和公司都有快一個小時的車程,真要是有急事的話,他肯定會先推掉公司的會議啊。“

”那如果,不是生意上的往來呢?“廖捷打斷了薑萌的話,有些試探性的問道:”他在布行有冇有什麼朋友,舊相識,特彆是,高個子的女性?“

薑萌當然聽得出來他的意思,隻是?她還真不覺得有這號人物的存在。

從她嫁給肖軍之後,薑萌也逐步參與到了成衣廠的經營管理之中。無論是在商業上,還是生活上,對肖軍的社交圈子,她自認為都已經是非常熟悉了。

在布行出現的高個子女人?思來想去,薑萌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警官,你們是不瞭解,我家老肖的本事可不小。他是絕對不會因為玩女人,把自己的性命給玩進去的。就算...真有些我不知道的情況,不過也就是圖他的錢嘛,怎麼會....要了他的命呢?”

薑萌一臉的認真。

“嗬。”

顧新城不由得輕哼了一聲。這對夫妻都是什麼奇葩呀?在這種問題上,倒是挺想得開的:

“那你的意思是,凶手八成是跟肖軍有彆的糾葛咯?那你知道不知道,到底誰跟你老公有這樣的深仇大恨,甚至到了要取他性命的地步。”

薑萌歪著腦袋,努力的想著。突然她眼裡精光一閃,隨後脫口而出:

“對啊,“星河服裝”的老闆呀!他一直跟我家老肖不對付的。之前還放話說,要製定什麼新的商會規則,明裡暗裡就是要給我們的家製衣廠穿小鞋的。冇錯了,警官,你們趕緊查一查這個人吧。”

“星河服裝”?廖捷的眉頭猛地一皺。那可是碧波市服裝商會的龍頭企業。旗下的幾個品牌服飾,熱銷全國。比起肖軍的“天龍製衣廠”來,無論是從規模還是知名度來說,都要高上好幾個層麵。

難道為了一點商業上的意見不合,人家就會雇凶殺人嗎?

但是薑萌明裡暗裡給話說,這次的凶案十分蹊蹺,案發地又確實跟服裝生意有所關聯。跟肖軍有過矛盾或者利益衝突的同行,自然也是有重大嫌疑的。

而且你看,凶手完美的避開了所有人的視線、消失的無影無蹤。試問,哪個為情所傷、失去理智的普通女人,能有這樣縝密的心思和行動呢?這肯定是之前就計劃好了的呀。

“星河服裝”這條線,有冇有必要查下去呢?一時間,廖捷還下不了決心。

正在這時,麥小冬一路小跑過來,敲響了審訊室的門。

“嗯?怎麼了小冬,是不是有什麼新情況?”

廖捷輕聲詢問。

“對,廖隊,剛纔經偵科的同事在檢查肖軍的個人賬戶時,發現了一些異常。”麥小冬答道。

“啊,什麼異常啊?”

在場的薑萌深感意外,當即出聲。麥小冬看了看廖捷的眼色,發現後者冇有阻攔的意思。便說道:

“在本月初,肖軍曾經先後兩次給一個叫做程璐的女人轉過賬。每筆都是10萬,相隔一天,一共20萬元。但我們發現,在此之前,這兩個人的私人賬戶裡並冇有過金錢上的往來。”

程璐?顧新城微微皺眉,他轉向薑萌,問道:“她說的這個女人,你認識嗎?”

薑萌的臉色一陣灰一陣白。她當然認識了。

程璐是“天龍製衣廠”的打版師,從碧波服裝學院畢業後就進了公司。算起來,比她認識肖軍的時間還要更早幾年呢。

這丫頭相貌平平,但做起事來有模有樣,又任勞任怨的。平時薑萌自己也很倚重她呢。冇想到啊,背地裡,她竟然會找老肖直接要錢?憑什麼呢?

薑萌想不通了,她憤憤地說道:“這是我們公司的員工。她可不是什麼高個子呃女人,她身高還冇有一米六,就是個矮冬瓜!”

麥小冬差點被她這無理的語氣,給氣笑了。這個薑萌可真是個直腸子,想法情緒都遮不住的。不過,照她這麼說的話,程璐並不符合凶手的體貌特征。

“好了薑女士,我看今天就到這裡吧。你先回家,有什麼訊息,我們會再通知你的。”

廖捷起身準備送客,薑萌下意識的也跟著站了起來,著急的問道:

“那個,廖隊長、顧警官,我老公的遺體....什麼時候可以帶走呢?他總不能,一直躺在警署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