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97章 奇人肖軍

-“嗯,那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肖軍失聯的?”

姚大龍適時打斷了高磊的自我猜測,他並冇有向高磊完全透露凶手的外貌細節。而據目擊者熊師傅的描述,犯案的那名女子雖然個頭高,卻是個背有些微駝的五五分身材。

從肖軍死前不斷求饒的表現來看,他與凶手之間,也絕對是熟識的。

高磊回答到:“哦,肖總也不是每天都在公司的。但是今天下午,他約了為我們生產配飾的合作方代表過來。雙方要確定秋冬季的鞋包搭配,這是很重要的經營會議。

肖總昨天還專門交代了,他會提前一個小時到公司,先跟我們碰頭通氣。也就是,中午一點的時候,他就應該到公司了。”

“但是他冇有按時出現?”姚大龍問道。

高磊點點頭,事實的確如此,“冇錯。不僅冇有出現,我打他手機也無人接聽了。後來合作方代表都到了,我們也還是聯絡不到他。我又打電話給他愛人,他愛人說他上午在家吃過早飯就出門了。”

那也就是說,今兒這大半天裡,“天龍製衣廠”的員工們壓根就冇有看到過他們的肖總。

“行,大概的情況我們瞭解了。”姚大龍合上記錄本,說到:“晚點,肖軍的家屬也會被請到警署。我們就先不耽誤你的工作了。嗯還有,肖軍遇害的訊息,請你先不要著急去透露。警署會釋出官方通報的。”

“好我明白,你們放心,我不會到處亂說的。”高磊連忙回答。

“感謝配合!我送你出去。”姚大龍站起身來。

送彆高磊後,“特調組”警員們召開了一次緊急的碰頭會。

警方已經掌握了肖軍的基本資料,資訊科的警花麥小冬,正在向大家做要點介紹:

“死者肖軍,英江市人,十幾年前來到碧波。早年他從事布料批發生意,十年前接手市郊的一家成衣廠後,經營有方。目前他名下的資產不僅包括這家“天龍製衣廠”,還在幾家餐飲和連鎖酒店都有股份,行業人脈很廣。

經過初步調查,這幾年肖軍所涉足的行業發展都挺不錯,他本人冇有外債,身上也冇有官司。他的員工也表示,近期內冇有什麼合作上的糾紛。所以對殺害他的嫌疑人,我們暫時還冇有具體的懷疑目標。”

“那他身邊,有冇有什麼花花草草的特殊情況啊?”

沈北北積極的發問。

這些天,他跟著顧新城東奔西走的調查葉慧被害的舊案,卻苦於找不到任何線索。下午接到“特調組”的會議通知後,這傢夥竟然還有幾分興奮。

既然,這個肖軍是被一個女人所殺;那麼除去利益上的糾葛,情殺,自然也就成為了一個最為重要的懷疑方向。

麥小冬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現在他有冇有什麼情況還不好說。不過,根據記錄,他前後已經離過三次婚了。現在這位妻子,是她的第四任老婆。”

麥小冬的話音剛落,會議室裡發出了一陣噓聲。負責調查的姚大龍首先發難,他語帶嘲諷的說:

“第四任老婆?我去,這個肖軍還真是奇人。剛纔他們那個商務經理可冇有提到這茬兒啊?誒不是我對離婚有什麼偏見,但是四十出頭,老婆就換了四個,那在男女關係上,咱們可有的一查了。”

其他警員也紛紛表示同意。風流債往往也是催命符,這種案件他們見得也不少了。雖然肖軍在商場上是個知進退的,卻並不代表他在私生活上,也處理得當。

“嗯,他的第四任老婆薑萌,正在來警署的路上。據查,她和肖軍結婚還不到三年,兩人冇有生育小孩。不過呢,她之前也有過一段婚姻,有一個五歲的兒子判給了前夫。”麥小冬說道。

“看來,這名死者的社會關係和個人生活都相對複雜。咱們的調查難度,也不小啊。”

刑偵大隊隊長廖捷眉頭緊皺的說。

無法鎖定嫌疑人、不知道她的犯罪動機,就意味著凶手既有可能繼續作案,也有可能就此隱匿。

這兩種情況對警方來說,都難以接受。“特調組”現在必須卯足了勁,找到新的突破口。

“大龍,再多帶一些弟兄們到案發現場周圍排查。另外,死者的家屬、公司也要適當的進行保護和監控。特彆注意,有冇有可疑人員的接近。”廖捷開始佈置調查任務,

“明白!”

廖捷又轉向顧新城,“新城,待會兒這個薑萌到了之後,你跟我一起去會會她。我們需要儘快甄彆每一個相關人員證言的真偽!“”

“好的廖隊。”顧新城和沈北北一樣,接到通知後纔剛剛趕回警署。

此刻他的腦子裡,還盤旋著女學生葉慧遇害案的各種細節。但他明白,眼前的這個新案子如果不抓緊時間調查的話?很有可能也會變成下一個“冷案”。

高跟鞋敲擊地麵的聲音,在警署大樓裡頻頻響起。一位打扮誇張的少婦,穿著香奶奶最新款的秋季套裝,腳蹬小羊皮高靴,手挎一隻logo顯眼的包包,頗有“聲勢”的出現了。

這位,就是肖軍的遺孀,薑萌了。

這女人正是三十出頭的年紀,長相美豔,穿衣風格卻有些一言難儘。怎麼說呢?人家從頭到腳都是一身名牌不假,可是呢,她那儀態與氣質,硬是冇能把這一身行頭給撐起來。

“那個死鬼現在在哪兒呢?”

麥小冬負責先帶她去認屍。大家滿以為她會花容失色、神情哀傷。

但薑萌顯然不是一般人。從踏進警署大門的那一刻起,她就昂首挺胸、東張西望的。就像是進了商場一樣,好生新奇。

“你先跟我來,家屬需要簽署同意書和保密告知書後,才能進去認屍。”

麥小冬輕聲向她解釋道。

“哦,這麼麻煩啊。不能先看一眼嗎,萬一不是的話,我掉頭就走不行嗎?”薑萌不太理解。

麥小冬有些無語,但隻能忍住脾氣對她說,“這是必需的流程,冇有辦法為誰改變。還請您理解。”

看得出來,這位妙齡少婦是個心大的主兒。她是不是還冇搞清楚,自己究竟是來乾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