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北你記得嗎?那個橘子不是說,所有人的診療金都是在櫃檯刷卡繳付的嗎?但這群裡的女孩兒們卻說,指定醫生後,就會登上醫院的B類名單,跟一般的就診渠道不是一回事兒。”

麥小冬說。

沈北北撓了撓頭:“B類名單?什麼意思啊?”

“就是跟醫院簽訂一份“指定服務協議”,也就是所謂的B類協議。繳付一定數額的定金後,以後的每項手術都是這個指定的醫生主刀,也都可以打對摺。”

聽到這裡,顧新城已經站起身來:

“小冬,我們現在就去找廖隊。”

“啊?我還想說一會兒開會的時候,再跟他說的。”

“事不宜遲。這個李樹鵬,很有可能是一條關鍵的線索。走,北北,我們一起去。”

麥小冬的意外發現的確值得一查。

如果河畔醫美真的存在暗箱操作、陰陽協議的違法行為?那麼,在就診係統裡查無此人的楊憶珺,就很有可能出現在他們的B類名單上。

也許?之前她也被拉進過“整形交流群”。當這些女孩的自信心逐步被摧毀、覺得自己不夠完美時,騙子們也就有了可乘之機。

--------------------

刑偵隊長辦公室內。

廖捷驚訝的問到:“新城,你們是說,楊憶珺的錢很有可能從灰色渠道,交給了河畔醫美?”

“嗯,廖隊,我懷疑這家醫院,或者其中的部分員工,正在進行一種新型的“醫美詐騙”。”顧新城點了點頭。

“明白,那我們就好好的查一查這家醫院。”廖捷當機立斷。

牽一髮而動全身,有了新的調查方向,警方的動作就更具針對性了。資訊科的警員們重新覆盤了楊憶珺的通訊記錄,更多的蛛絲馬跡開始浮出水麵。

大家發現,一個叫做喬宇的ID曾經跟她互動頻繁。但這個賬號使用的是設在境外的動態IP,雙方的聊天記錄已經被抹除,無法恢複。

喬宇?河畔醫美也有這個人嗎?

很快,警員們就在醫院的官網上找到了這位醫生。這個喬宇,可不是一個小角色。介紹上寫著,他畢業於京城醫科大學,隨後又在韓國知名的美容院執業過3年。今年年初起,他被河畔醫美的上海總部派駐到碧波,擔任這家分院的執行院長。

也就是說,這家醫院的一把手,是認識楊憶珺的。這就跟他們之前否認楊老師來訪的說法,背道而馳了。

碧波警方不再遲疑,“特調組”決定,立刻對河畔醫美髮起突擊檢查。

---------------------

醫院裡響起一陣騷動。

工作人員看到一群便衣,並冇有立刻反應過來:“誒?你們是什麼人啊?怎麼突然闖進來?”

“警員沈北北,正在執行任務。這是我的警員證,請你們配合。”沈北北立刻掏出了警員證。

“啊?警察,你們要找誰啊?”河畔醫美裡的工作人員明顯有些慌亂了。

“這裡是什麼情況?”

熟悉的聲音傳來,沈北北抬眼一看,來者正是下午纔打過照麵的客戶經理,橘子。她也一眼認出了隨隊出動的沈北北和麥小冬。

“請叫一下你們的執行院長,喬宇。”沈北北說到。

橘子挑眉,又是不冷不熱的問到:“兩位警官,你們怎麼又來了,還帶了這多麼人?”

“我們是來找喬宇院長和李樹鵬醫生的。”麥小冬回答。

“喬院長?他平時都不在這裡坐班的,李醫生今天也正好調休。”橘子有些意外。

麥小冬連連搖頭,說:“不可能,來之前我剛在群裡問過,喬宇和李樹鵬現在都在醫院裡。”

察覺到橘子有意推擋,麥小冬掏出手機,當麵向她展示行動前的谘詢留言。

“喏,好幾個你們的熟客都說,傍晚纔剛剛看過喬院長和李醫生的號。走的還是專門的B類名單,這你怎麼解釋?”

橘子眯起眼,接過手機迅速的翻看起來。

誰知?一陣驚慌過後,她竟然大舒了一口氣,神色平靜的回覆道:

“這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官方群啊,裡麵的這些人,也不可能是我們的醫生或患者。麥警官,我想你們應該是搞錯了。”

橘子的這番解釋,還真把麥小冬給說懵了。她連忙追問:

“你的意思是,這個群裡麵的人。這些醫生,和這些患者,全都是假的?”

橘子篤定的點了點頭。

“嗯。我們醫院有明文規定,所有的患者資訊都是“背靠背”的,根本不可能組織這種所謂的整形交流。我們的醫生更不可能在線上搞所謂的推銷,簽訂什麼B類協議。這可是違法的。”她神色堅定的回答。

“那,這個李樹鵬呢?他也不是你們的員工嗎?”

經驗豐富的帶隊刑警姚大龍馬上接話,現在的情形真是出乎他們的意料了。

橘子拿起麥小冬的手機仔細的劃拉著,好一會兒之後,終於開口:

“這個人乍一看,確實是李醫生。但我仔細比對了他的ID名稱,這個號碼是個冒牌貨。如果有需要的話,我現在就聯絡喬院長和李醫生,讓他們協助你們的調查。”

姚大龍點點頭表示同意:“好,那就有勞了。弄清楚這件事情很重要。”

很快,喬宇就接通了視頻電話。此刻,他正身處繁華的上海外灘。根據醫院的運行規則,執行院長大多數的時間還是會待在上海的總部,隻有當地區分院接診了難度較大的整形手術時,他纔會在約定時間裡,飛過來處理。

-------------------------------

半個小時後,正在家休息的李樹鵬醫生也趕到了醫院。

警方立刻覈查了他的微信記錄。令人震驚的是,假“李樹鵬”不僅僅是打著他的名號,從頭像到動態,他都一字不漏、一圖不差的照搬了李醫生的朋友圈。

現場警員馬上將這個訊息反饋回了警署。

大家判斷,這個群裡的所有人,可能都是被偽造出來的。而他們的背後,是一個狡猾的犯罪團夥。他們不僅“複刻”了河畔醫美工作人員的資訊,還無中生有的搞出了一大幫所謂的美女客戶。

“橘子,你再仔細看看,有冇有見過這個女的?”

姚大龍示意麥小冬找出下午跟她搭話的模特兒。果然,是有的。

她在微信群聊裡的頭像,正是她本人的照片。這是個讓人一見難忘的辣妹,昵稱叫做“妮可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