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波市殯儀館的靈堂裡,正在舉辦一場小型的悼念會。

今天,也是楊憶珺老師出殯的日子。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與爭議,家屬們冇敢大辦喪事。

楊家老兩口非常關注警方的調查。他們還準備賣掉市區內的一套房,儘量償還女兒生前所欠下的債務。首當其衝的,就是吾裡小區徐奶奶的那18萬養老錢。

在得知楊憶珺並非死於自殺,而是被人投毒後,小區裡的鄰居們停止了八卦議論。一些街坊還在走道裡,擺放上了蠟燭與鮮花。

夜幕即將降臨,碧波警署的大樓裡,依舊是燈火通明。那個害死楊憶珺的凶手,究竟藏身何處呢?今晚7點,“特調組”還將召開一次新的碰頭會。

連著幾天,沈北北都是東奔西走的,剛剛得空到顧新城的辦公室裡歇上一會兒。

“北北,快喝口水。”顧新城將水杯遞給他。

“渴死我了”,沈北北連灌了幾口,大喘了幾口氣才說道:

“對了師傅,你和廖隊他們,以前就冇有碰到過類似的投毒案嗎?能不能給點提示,這類凶手都有哪些特征啊?”

顧新城挑眉,“你是說像楊憶珺這樣的案子?那還真是冇有。這次的情況很特殊,有兩個解釋不通的作案邏輯。”

“啊?還有兩個?”沈北北放下水杯,不解的說到。

“嗯”顧新城見他來了興趣,解釋道:

咱們先說“钜額借款”。如果凶手的主要目的是從受害人身上騙取錢財?那他們大多會采取“短平快”的套路,騙完就走。他們會花很長時間,仔細挑選合適的對象,迅速拉近與受害者的關係,爭取一次性獲得最大利益。但在得手之後呢,就會立刻跑路消失。

“可是,楊憶珺陸續借款的時間長達半年,所以並不符合這種作案方式。”沈北北似懂非懂的琢磨著。

“冇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還有”顧新城繼續說到:“這麼長時間裡,犯罪嫌疑人是用了什麼辦法,讓楊憶珺隻向學生家長和並不熟悉的鄰居借錢?卻對擁有一定經濟能力的父母和同事守口如瓶的呢?”

“對哦~”

沈北北猛地點頭,又說:“那,第二個疑點是什麼?”

“就是後來發生的這起投毒案。”顧新城不緊不慢的說道:

“能夠將含有劇毒元素的食物,準確的送到楊憶珺的餐桌上,說明犯罪嫌疑人對她的生活半徑和飲食習慣都非常熟悉。但是,詐騙犯們為了減少自己暴露的風險,都會有意的與受害者保持距離。再說了,既然錢都已經到手了,大可以走人,為什麼非要殺害楊憶珺呢?”

------------------------------------

兩人正說著話呢,隻見麥小冬突然興沖沖的推門進來。

“沈北北,我有新發現!”

她的眼睛裡靈光直閃,直呼自己有重大發現。

顧新城笑笑,”看把你激動的,究竟是有什麼新發現?“

麥小冬立刻回覆說:”真的有啊。北北,你還記得下午我跟你說,在醫院的洗手間裡碰到了一個奇怪的女人嗎?喏,後來她把我拉到了“河畔醫美”的整形交流群。結果馬上就有個男的加我,說他是主刀醫生。“

沈北北點點頭,”這有什麼奇怪的,我看人家八成是把你當潛在客戶了吧?“

”哎,那是當然。“麥小冬拿出手機,放到沈北北麵前,”可你仔細瞧瞧,他是怎麼說的?“

”給我看看哈。“沈北北接過手機,讀起上麵的對話來:“麥小姐,如果您能指定我作為專屬醫生的話,您在河畔醫美的所有手術項目,都可以打對摺。”

啊,打對摺啊?沈北北十分驚訝。

“冇錯,是不是很有吸引力?!不過這要是真的話,他們的權限也未免太大了吧?”麥小冬附和道。

這個叫做“李樹鵬”醫生的話,引起了麥小冬的警覺。下午她和沈北北纔去過河畔醫美,整間醫院的運營狀態感覺下來,還挺正規有序的樣子。可現在呢?單憑指定一個主刀醫生為自己跟蹤服務,就能省這麼多費用?這會是真的嗎?

站在一旁的顧新城眉頭一皺,追問道:

“小冬,醫院有這個人嗎?”

麥小冬點點頭:“嗯,基本可以確定。河畔醫美的官方網站上,是有這個李樹鵬醫生的簡介和照片的。資訊科的同事也幫我查過了,他確實是註冊在案的整形醫生。而加我的這個人,他的朋友圈裡也經常發一些案例分享和自己的生活照,你們看,這跟官網上的李樹鵬,就長一個樣兒啊。”

為了穩住這個李樹鵬,麥小冬還專門挑了一張自己滿意的全身照發了過去,給他做所謂的“意見評估”。

照片上的她青春洋溢,是一名妥妥的美女了。

冇想到對方的回覆,卻給了她一連串的打擊:

”你的眼睛有一點肌無力,嘴角有輕微的下垂,這些都是初老的表現。麵部線條也不十分流暢,眉骨和太陽穴都有明顯的凹陷。我建議趕緊先做一些麵部填充類的項目,一點一點的改善。其他問題,到時候麵診的時候再做進一步的評估。“

好傢夥,我們的漂亮警花簡直被說的一無是處。在這些個整形醫生的眼中,竟然有這麼多的缺陷啊。

麥小冬噘著嘴,表情有些不甘。但她也明白,整形醫生又不是治病救人的大夫。他們這麼說,無非是想說服客人多做一些項目,從而提高自己的業績。

實際上,沉迷於整形的女性大多都有嚴重的容貌焦慮。對周圍人的評價,也會特彆的敏感。彆提一般的美女了,即使是一些美的超出常人的影視明星,也會在這種頻繁的心理暗示下,不斷的產生自我懷疑。

而緩解這種焦慮的唯一辦法,就是一再的去醫院“動臉”。

顧新城接過麥小冬的手機,仔細瀏覽整形交流群裡的對話記錄。群裡的成員大都是之前在河畔醫美成功換臉的年輕女性。各個五官精緻、美豔照人。就連麥小冬這種天生麗質的漂亮姑娘,在裡麵才待了這麼一小會兒,都覺得有些自慚形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