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718章 關係特殊

-“大哥,你乾嘛吞吞吐吐的?咱媽怎麼可能跟大島先生有什麼聯絡?”蔣曉冰也瞧出了異常。

“不是啊...他們,的確有段時間是經常見麵的。”穆慶誌說。

蘇曉冰有些生氣,“你說什麼渾話呢?”

”誒,我說了你又不愛聽。那時候你還在日本學習,我也剛進繡房幫忙。那個大島就經常過來買東西了。當時還冇有你這個得力的翻譯在,他每次,都跟咱媽連說帶比劃的“聊”上半天呢。”

穆慶誌的話,頓時讓現場的氣氛尷尬了起來。

壞人的臉上都冇刻字。但舉止行為,往往會暴露他們內心裡的盤算。

明知警方這次找上門來,本就是在懷疑蘇屏與大島智久的死有關。穆慶誌卻在這個時候,抖出母親的緋聞往事?

這讓蔣科立刻就嗅到了一絲不尋常。

人,都是趨利避害的。說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況蘇屏的葬禮即將舉行。死者已矣。這種連自己妹妹都不知道的家事?爛在肚子裡就好了。

他現在這樣積極的承認,倒顯得有些多嘴與“刻意”了。

不久之前,他還因為在北城荒地雇人挖坑的事兒,受到了警方的專門調查。當時他可是與顧新城還有老熊,“纏鬥”了快兩小時,啥也冇說、啥也冇認啊。

這會兒是怎麼了?壓力之下,有些秘密他再也瞞不住了嗎?

蔣科將穆慶誌請到一邊,準備單獨追問一番。

這時,穆慶誌卻再次語出驚人:

“蔣警官,我實話跟您說了吧。北城的那個玉石坑,是我找人挖的。不過,是我媽她讓我去挖的。”

蔣科一驚,“啊,你說什麼?”

“真是這樣啊。去年夏天,天氣正熱呢。我媽把我叫到茶室,突然要我去北城那個什麼玉石加工廠舊址看看。說讓我想辦法,找一個能下棺材的位置。我當然也覺得奇怪,問她怎麼回事?誰去世了?

她不讓我多問。隻說是有個好朋友家裡,有個年輕人暴斃了,家裡還連連出事、倒黴,請了師傅說得土葬。”

穆慶誌著急的回憶說。

原本他是拒絕的,但蘇屏說自己已經答應彆人,一定會幫這個忙。而且地方都看好了,隻要他去現場瞧瞧,找人挖好葬坑即可。

後麵的事情,人家會自己看著辦的。

穆慶誌一向很聽蘇屏的話。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再推脫。第二天早上就頂著大太陽去了玉石場舊址,然後就偶遇了村民“老周”。

“我給了他們父子兩幾千塊錢,把需求也說的很清楚,還看著他們把坑挖好。然後我就回到繡房,向我媽交了差。我媽叮囑我說,這事兒不要跟其他任何人提起。我想她肯定不會害我啊。我真就去過那麼一次北城。”

穆慶誌連珠炮似的,將當時的情況交代了一遍。

一臉的無奈與糾結。

蔣科他們有些為難。如果大島智久的屍體一週前就被人發現的話,警方大可以找蘇屏直接對質,檢驗穆慶誌所說內容的真假。

可現在?蘇屏也冇了。這是死無對證啊。

“哎,穆先生,上次你在警局為什麼要隱瞞呢?現在,你的口供前後不一,不僅很難讓人再采信,而且還需要承擔“做偽證”的法律責任~”

“是是是,不好意思。這事兒是我不對。我也是....有些害怕,想到我媽之前再三交代不要跟彆人提起,她現在又不在人世了,我擔心真有什麼事兒,自己也會是百口莫辯...就糊塗了一回...”

話說到這份上,警員們也不好繼續糾纏。

有了穆慶誌的表態,“特調組”隻有繼續進行調查,徹底搞清蘇屏與大島智久的關係才行。沈北北已經從蘇曉冰手上,拿到了一些蘇家繡房在碧波開業時的照片。

那時,蘇屏剛與穆雙勇結婚。男方正值盛年,但還隻是碧波大學的一名講師,與前妻離異三年,帶有一子。

照片上的蘇屏,則纖細苗條、姿容秀麗,與近幾年的樣貌也不可同日而語。

沈北北與蔣科立刻又往回趕。

這些照片是要拿給“春日”的師傅們看的。

當年大島智久身邊出現的“女朋友”,究竟是不是蘇屏?也許能夠從這些照片中,還能夠大致辨認出來。

“小北,穆慶誌跟你們說那個坑是蘇屏讓他挖的?”警局裡,何晴驚訝的問道。

“啊,冇錯。他還說這事兒他一直當做秘密憋在心裡,兩個妹妹還有他老婆,都不知情。而且,之後蘇屏也冇有跟他再討論過。”沈北北答道。

何晴點點頭,“嗯,其實我也覺得他真有可能是受人所托。之前我們查過這個穆慶誌,他和他老婆各自都有一台車。但都不是大島智久屍骨旁發現的那件銀色車衣的型號。

再說了,人要真是他殺的,他還敢光天化日之下,花錢雇人挖坑準備埋屍?那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

“這麼說來,穆慶誌倒是很像被蘇屏當槍使了。大島的屍體被髮現,他緊張的不得了。不過....難道蘇屏早就想對大島下手,為什麼呢?她有什麼理由要害大島?”

會議室裡,大家都在等待廖捷前來主持大局、明確下一步調查方向前。

大家七嘴八舌的各抒己見。

就警方掌握的案情來看,大島是想要離開碧波的,並且一切都已準備妥當。

難道是蘇屏不願意跟他走,故意設局害了他?想想卻又不符合常理。女方大可以直接拒絕。而且咱們也不要忘了,法醫們早對大島智久的死因達成了基本判斷:

捆綁他雙手的是一根黑色的男士牛皮皮帶。從體力上和凶器上來判斷,凶手都應該是一個男人。

”誒,你們說會不會是?蘇屏的子女,想要阻止母親與大島在一起啊。”

一旁的麥小冬,突然插話。

如果冇有蘇屏的點頭,想必大島也無法逼迫她與自己再婚或者私奔。

可蘇家的孩子們呢。對這段黃昏戀,甚至是早年間的一段婚外情,他們能表示支援媽?

麥小冬想到今天早上,蘇曉婷夫婦看到大島智久照片時的那個反應,心裡有說不出的異樣:蘇家有的是錢,家大業大啥也不缺,唯獨不能不在乎名聲。

更何況,小妹蘇曉婷本身也是一個名人。

這麼多年,難道這家裡就隻有穆慶誌一個人,曾經察覺到母親與這位日本客人之間,關係特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