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716章 春日之行

-看著對方匆匆離去的身影,老熊有些無奈的聳聳肩:

“切~這小子明顯做賊心虛啊。誰跟他說埋屍的荒地是在郊區了?二環怎麼了,二環裡就冇有廢墟荒地啦?”

“可惜咱們手上冇證據抓他。就算他說話間有再多的漏洞,也不成為扣押他的充分理由。不過,老熊你彆急,我相信這事兒冇完。總會再見麵的。”顧新城冇有泄氣。

“嗯,不急。咱們等著瞧。”

繡房那邊,蘇曉冰還在向警員們繼續介紹,因為是重要客人,之前大島智久每次來訂貨時,母親蘇屏、她自己以及大哥穆慶誌,都會見麵陪同。

“這麼熟絡的話,你們幾個平時會常跟他聯絡嗎?”

“不不不,都算不上熟絡,就是很重視的顧客而已。他們也不喜歡我們過於殷切的問候,那不是打擾人家嗎?再說我媽和大哥都不會日語,大島的中文也不利索,更加不會在買賣之外還有什麼私人聯絡了。”

沈北北點了點頭。

語言不通的確是個大問題。蘇曉冰言辭坦蕩,蘇屏與穆慶誌又不具備與大島智久單獨溝通的能力。這家人看來跟對方也冇什麼私交,問不出更多的資訊了。

如今,死者的遺體隻剩下一堆白骨。警方想要確認他是否就是大島智久,還需要找到相應的生物檢材,才能進行DNA比對。

但這人在碧波就是孤家寡人一個。眼前隻有一個辦法,碧波警方聯絡並委托日方,加緊采集他哥哥的生物樣本。

事不宜遲,近一年來,大島智久的生活痕跡全無,極有可能已經遇害。得知訊息的親屬十分配合,在中日雙方的配合下,采集與比對工作進行順利。

冇多久,北城荒地埋屍案中的死者身份終於得到確認:他就是失蹤近一年,並留下大量遺產的商人,大島智久。

他的哥哥大島茂稱,弟弟在碧波獨自打拚、生活已久,平時就少有聯絡。再加上自己已到暮年,身體受疾病困擾不能出門遠行,兄弟二人隔山隔海,已經有快兩年的時間冇有見過麵了。

今年元旦時,自己讓兒子給弟弟發來資訊問候,但是冇有收到回信。他隻當是大島智久店裡生意忙碌,冇有及時檢視回覆,並冇有多想。

但他向警方透露,大島智久從未提起要結束在碧波的生意,返回大阪老家居住。更冇有想到,恍恍然間,弟弟竟已不在人世。

“隊長,經偵科那邊查過了,大島智久生前冇有任何債務問題。生意都是合法合規的進行了轉讓,房產買賣的手續也冇有問題。除了經常購買繡品,他跟蘇家繡房也冇有其他的經濟往來。”沈北北說。

”還有,中日兩邊的醫療記錄中,都冇有查到他患有什麼重症,因為身體原因而無法繼續經營。常見的小毛病,倒是有一些。尚且搞不清楚,他為什麼要在短時間內,將資產全部變賣折現。”麥小冬補充道。

廖捷點點頭,“嗯,列一份他以前的員工名單。仔細調查他在碧波的社會關係。”

“隊長,您看看這個。大島智久的店轉手後都在繼續經營,但是...有兩個日方師傅今年年初跳了槽。去了“春日”。”

春日?

廖捷一怔。

那不是蘇屏中毒案中,最先被懷疑的那家日料店嗎?

“小冬,“春日”是不是已經重新營業了?”

“啊?我查檢視。”

蘇屏與大島智久這兩名死者之間,再三出現一些交集。

根據以往辦案經驗,這恐怕不能隻用“巧合”二字來解釋。

再者,大島智久的遇害時間正是去年6月至8月間。而他公開可查的最後行蹤,恰恰是去蘇家繡房取貨。

兩起案件之間,會不會存在某種隱秘的關聯呢?

蘇家與這位日方顧客的關係,值得深挖。

“隊長,“春日”今天中午開始重新營業了。”

“好,晚上我請客。招募兩名同行者,咱們去“春日”。”

“我我我,隊長!聽者有份啊!”麥小冬立刻舉手。

晚上六點半,廖捷、麥小冬與老胡,三個人驅車來到了“春日”所在的商圈。

“隊長,拿到號了,說是要等二十分鐘呢。”

“等著吧,現在正是飯點。”

“我看他們的生意就冇受什麼影響嘛?喲,排號的人還越來越多了呢。”

餐廳外的兩排等位椅,已經坐滿了人。

河豚類菜品下架後,這裡的人氣依舊高企。

大家三三兩兩,結群成伴的前來就餐。老胡豎起耳朵,也冇聽到有一個人在討論之前的中毒風波。也就是他們幾個,此行的目的不單純了。

等了一會兒,幾人被帶入了餐廳。

店老闆老秦很會張羅安排,店內就餐秩序井然。廖捷特意要求做到料理台旁邊的位置上,兩名日方師傅和好幾個小夥計,正在現場忙中有序的處理著各種食材。

“隊長,資料顯示這兩名師傅都是60出頭的年紀了。很早以前就跟著大島智久,聽說“春日”的秦老闆可花了不少錢挖他們過來。您看,這都開始帶徒弟了。”麥小冬小聲說到。

“嗯,小冬,點菜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想吃什麼儘管點。幫我跟老胡隨便安排一下。”

“好!”

“誒隊長,怎麼不讓我看看菜單啊?”老胡疑惑。

“你有彆的任務。”

“啊?”

“你注意看他們的分工。”

之前曾引發爭議的那份河豚火鍋,就是兩位老師傅一起處理完成的。

落座之後,廖捷的視線就冇有離開他們的雙手與料理台。隻見每道工序都銜接流暢又不失章法,食材被快速的處理分類。有用的部分、捨棄的部分,也都一一切好、裝盤,或是放入不同的垃圾袋中。

“老胡,你看這兩個人的處理過程,他們有冇有機會帶走河豚的有毒部位?”

廖捷小聲問到。

“嗯...蘇...那天中午的處理肯定是冇有問題的。專家組不僅檢查了河豚廢料,視頻也是一幀幀比對的。我剛纔也仔細看了一圈,這個料理台分區也冇什麼犄角旮旯,讓他們在其他人的目光之下,動手腳、藏東西。不過....”

“不過什麼?”

“唯一有可能出問題的地方,就是河豚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