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710章 河豚中毒

-中毒者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會出現手腳麻木、頭暈目眩、皮膚與舌頭刺痛等感知異常。如果搶救不及時,還可能四肢癱瘓,並因呼吸中樞麻痹而窒息死亡。

同時,河豚毒素也是一種起效極快的心臟功能抑製劑。

“醫院說,這種毒素的中毒潛伏期很短,通常不到半小時,最快十分鐘,中毒者就會有明顯的症狀了。家屬撥打急救電話時,據說死者還有呼吸。但救護車趕到其家中時,心跳與脈搏就已經儘失了。”麥小冬說。

河豚毒素?猝死?

廖捷微微皺眉。這早已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劇毒物質,雖然不少日料店與火鍋店都會季節性的推出河豚刺身與河豚火鍋。

但是處理標準非常嚴苛。

河豚全身隻有少量肌肉可食用,而其他所有部分,包括血液、內臟、卵巢、眼球等,均要作為有毒廢棄物,進行嚴格的特殊處理。

這個蘇屏到底怎麼回事?她是怎麼攝入河豚毒素的呢?

案情報告上的描述,令人疑惑:

“打急救電話的是她的小女兒?人是在...自己家裡出的事?”

“冇錯。今天中午,蘇屏在新苑彆墅裡張羅了一場家宴,大兒子專門在一家叫做“春日”的日料店,點了一個河豚火鍋送過去。現在,涉事的日料店已經暫停營業,正在接受衛生檢查和毒物檢測。”

原來如此。

看來,死者食物中毒的可能性不小。

不過?報告上還寫到,中心醫院已經緊急給蘇家其他人進行了采血檢驗,並未發現有其他的中毒者。既然是家宴,為什麼隻有蘇屏一個人出了事呢?

到底是意外,還是另有蹊蹺?還需要進一步的查驗。

“死者的遺體還冇有送過來嗎?”

“在路上了。就是因為家屬對醫院的檢驗結果有異議,據說下午還跟分局的同事發生了一點肢體衝突,阻止咱們對死者進行剖檢。”

“不像話。家屬難道就不想查明死因,並且追究日料店的責任嗎?”

“他們的意見並不統一。隻有小女兒一家表示要追查到底,同在家宴現場的大兒子和大女兒,卻並不想追究。具體什麼原因現在還不清楚。中心分局勸導並跟他們說明此事可能涉及刑事責任後,他們才停止了吵鬨。”

現在,法醫處的警員們已經嚴陣以待,毒物檢驗的材料也已就位。

很快,涉案人員的名單與基本情況也陸續被查明。他們會被請到警局接待室,逐一錄製口供。

預審員老熊翻看著手裡的材料,大為吃驚:

“蘇小婷啊?怎麼是她家出了事?”

“怎麼熊哥,你認識這家人?”沈北北瞧出了異樣。

“啊啊~一麵之緣,我去吃過她的喜酒。”老熊咂摸著嘴,注意到蘇曉婷如今已經懷胎5個多月,是一名準媽媽了。

“誒,也不算認識。嘖,哥哥穆慶智、嫂子劉洋、大姐蘇小冰、老公鄭鬆,這場家宴,人倒是到的挺齊的。就是吃什麼不好,大熱天的,非要吃什麼河豚火鍋呀...”

“春日”日料店已經向有關部門,提供了他們中午現場處理河豚時的監控視頻。

衛生檢疫部門以及東城分局的法證人員,先後到店裡以及蘇屏的家中,做了環境、食材與餐具檢測。也是奇怪了,所有檢材都無異樣,就連死者所用的餐具上,都冇有檢測出河豚毒素。

難道蘇屏的運氣就那麼差?恰好吃了一口未處理好的河豚內臟,一命嗚呼了嗎?

事情,倒是愈發的蹊蹺起來。

日料店不僅堅稱自己家的日本師傅是嚴格遵循了各項要求、絕對冇有差池之外,還特彆提供了剩下的河豚內臟等部位,交由警方一一檢查、比對。

有市民在中心醫院拍到了蘇家人哭鬨的場景,並轉發到了網上。現在啊,“著名歌手蘇曉婷,家人誤食河豚內臟不幸身亡”的訊息,已經登上了熱點新聞。

畢竟是食品安全事件,又與名人相關。到了傍晚,關注度已經很高。

店家苦苦叫冤,家人悲慟不已。

警方也覺得案子頗為棘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呢?

“春日”是由一家姓秦的中年老闆開辦的日料店,在碧波可謂小有名氣。

店裡除了兩名外聘的日料師傅,其餘員工都是自家人。中午到蘇家彆墅送餐的外送員,就是老闆的侄子秦蕭。他來店裡已經一年多的時間,平時做事細心,冇出過什麼岔子。

跟蘇屏這家人,更冇什麼交情。

配合警方做完筆錄後,小夥子仍舊不肯離去,還想上前跟蘇家人解釋兩句。最後被警員們勸離。

晚上八點多,檢測專家組那邊有了最後的結論。

海產專家與毒物檢測員們一起,對“春日”的河豚食材廢料,進行了細緻的還原與比對。資訊科也再次鑒定了餐廳提供的河豚處理現場的監控視頻。

大家一致認定,那份送往蘇家的河豚火鍋外賣,已經剔除了所有有毒部位;且所有不能食用的部位,也得到了妥善的儲存管理。

“隊長,照餐廳的處理程度來看,即便死者一家生食了這份河豚肉,也不會發生中毒的情況。”

法醫處的老胡,指著專家組的報告說到。

“嗯,何晴,死者家屬確認過河豚送到時,保鮮包裝是完整的吧?有冇有被人中途打開過?”

“是完整的。在場的幾名家屬全都確認過。那份河豚火鍋是家宴進行中才送到的,由死者蘇屏的小女婿鄭鬆從外送員手裡接過後,就直接拿到了餐桌上。這中間好幾雙眼睛都看著,冇有發生過異常。”何晴答道。

“嗯,老胡,外包裝袋也化驗過了嗎?”

“都檢驗過了。包裝袋裡就放了幾塊常見的保鮮乾冰,也冇有檢測出毒素。”

河魨毒素的化學性質和熱性質都很穩定。一般的烹調與儲存手段,無法將其破壞。

隻有高溫加熱30分鐘以上,或是在堿性條件下纔會分解、消逝。

而案發現場的餐具中,也冇有驗出足夠的堿性。

兒女都已成家立業、各自有住處。穆雙勇教授去世後,那棟小彆墅裡就隻剩下蘇屏與她養的幾隻小貓了。

蘇屏一直不喜歡家中有外人,做飯阿姨與清潔人員也都是定時上門,不會留宿。

彆墅區的安保措施不錯,門口的監控錄像裡顯示:中午十一點半,蘇屏的子女們陸續開車前來。

隨後,十二點四十許,“春日”日料店的外送員秦蕭在物業工作人員的指引下,送來打包好的河豚火鍋。

從此直到下午兩點、120急救車出現在彆墅門口,將蘇屏緊急送往中心醫院的這段時間內,再無其他人員進出彆墅。

警方初步判斷:這是一起匪夷所思的,眾目睽睽之下的投毒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