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709章 紅事白事

-春日裡,碧波市梅湖風景區內,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戶外婚禮。

現場熱鬨非常,眼見許多親朋好友前來道賀。

一眾媒體記者也舉著長槍短炮,滿場子的拍攝。

“小婷啊,恭喜你們,百年好合啊!”

“謝謝沈伯伯。”

“謝謝沈伯伯。”

場麵如此宏大,也是因為今天的新娘可是一位名人,碧波市著名的青年歌手蘇曉婷。

她畢業於碧波音樂學院,科班出生。近年來,更在多個電視歌唱比賽中取得了前三名的好成績。以大方穩健的颱風與毋庸置疑的演唱實力,收穫了大批歌迷們的喜愛。

這是蘇曉婷首次擺婚宴,但卻是她第二次結婚了。

她的上一次婚姻在四年前結束。前夫楊毅是一名身價不菲的商人,主要做出口貿易。但婚後不到一年,兩人就匆匆分手了。

現任丈夫鄭鬆,是一家尚在創業中的文化公司小老闆。年齡比29歲的蘇曉婷,還要小兩歲。

碧波警局的預審員老熊正坐在觀禮區,端著一盤點心吃吃喝喝。他老婆跟蘇曉婷現在一個單位,平時兩人關係還挺不錯。

“老公你少吃點,你看,全場就你一個拿著盤子吃吃吃!”

“哎呦我上午剛值完班,肚子咕咕叫了。我就不喜歡這種西式婚禮,就這麼一小塊蛋糕,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吃都吃不飽。還是中式婚宴好!”老熊頗有怨言。

“俗氣!我跟你說啊,今天就光這個場地佈置、餐品禮儀,花銷冇有百萬怕是下不來。小婷家裡還真是捨得。”

“啊?這些全都是女方準備的?男的是倒插門嗎?”

“小點聲兒,他們兩個...可不算門當戶對。但那男的也不差。”

老熊老婆壓低聲音,小聲的八卦起來。

蘇曉婷跟前夫楊毅本來也準備辦一場盛大的婚禮。畢竟楊毅在碧波的商界,算得上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想必,婚禮場麵必定比今天還要豪華許多。

可是,就在兩人籌備婚禮時,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讓楊毅傷了腿不得不住院治療,出院後又基本待在家中恢複了半年。那時候,蘇曉婷正處於事業上升期,隔三差五的還需要出差演出。

彆說婚禮肯定是被推遲了,夫妻二人難免為此也有些爭吵。

再加上,前夫的母親本就一直希望蘇曉婷能夠辭掉工作、專心在家。但蘇曉婷不乾,吵吵鬨鬨一年後,兩人就分開了。

這次她嫁的老公,雖不如前夫那般富裕,但一家子都受過良好的教育。聽說啊,鄭鬆一家都是她的粉絲,平日裡簡直是把蘇曉婷捧上了天。

這次的婚禮原本由男方籌備,辦的也不會差。但蘇家非要自掏腰包,從國外定製婚紗、大辦宴席,又請來媒體朋友造勢,也頗有點揚眉吐氣的意思。

男方也很尊重女方的意願,事事配合。

老熊邊聽邊點了點頭。看那新郎官一表人才,家庭又通情達理。這段婚姻,不會差的。

“老陳,快來做這邊。”

“誒誒,好久不見啊。“

來人越來越多,陸續又有了幾位長輩坐到了旁邊。

老熊聽他們都在小聲嘀咕、談論著今天的一對新人。他的“職業病”難免就犯了,邊吃邊豎起耳朵,倒是又聽到了不少一手的“情報”。

新娘蘇曉婷的媽媽蘇屏,可大有來頭。她原來是金州織繡的傳人,原先在蘇州就繼承了有一家老字號的繡房。後來嫁給蘇曉婷的父親穆雙勇教授後,才搬來了碧波。

如今,蘇家繡房主要製作高階工藝禮品,在國內以及日韓市場,十分暢銷。

去年,穆教授因病去世。

繡房的生意,蘇屏也逐漸脫手,慢慢過渡給幾個孩子打理。噢,穆教授也曾經結過兩次婚。蘇曉婷是家中老幺,隨媽媽姓,上麵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

姐姐蘇小冰跟她是同父同母,哥哥穆慶智則是父親前妻留下的孩子,但從6歲起就跟他們一起生活。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關係聽說也很是融洽。

這次蘇曉婷辦婚禮,哥哥姐姐都在幫忙操持。孃家足夠硬氣,夫家又都捧著她,大家對這段良緣,都十分看好。但老一輩們,還有些擔心:

“誒,我怎麼聽說曉婷找的這男的,也是個二婚啊。不知道,這次能不能長久啊?”

“歐呦,那可不一樣。”

知道內情的老熊老婆,立刻湊了過去。

“鄭鬆之前的那個老婆是得了白血病...”

“啊?那是病死了?”

“嗯。聽說跟他是大學同學,一畢業就結婚了。本來還懷了一個孩子。後來為了治病,就冇要。鄭鬆一直照顧了好幾年。老婆走了好幾年,才認識並追求曉婷的。”

“噢~這樣啊。小婷條件好,這幾年老有些不靠譜的往她眼前湊,我們也是怕她吃虧嘛。”

“那曉婷家也不是吃素的,把關把的可嚴了。”

老熊拉了拉她,“誒誒,你少說兩句吧。”

他老婆卻一臉大義凜然,“怕什麼....我這說的都是好話...誒,婚禮要開始了,那我不說了~”

司儀登場,婚禮正式開始。

當天一切都很順利。喜氣洋洋、賓客儘歡。

........

時間,轉眼過了大半年。

夏日一個週六的傍晚,“特調組”突然接到了中心分局的電話。

一名叫做蘇屏的58歲女性,被髮現在家中猝死身亡。

“小冬,中心分局那邊的材料傳都過來了嗎?”廖捷問到。

“正在傳。是搶救死者的中心醫院,發現了異常,通知了分局的同事。”

麥小冬將已有的案件材料,遞給了廖捷。

蘇屏的家人報稱死者在今天中午兩點左右,突發疾病。因為她本身患有冠心病,家屬猜測可能是急性的心肌梗死。

但收治她的醫院,卻有不同看法。

蘇屏在送到醫院時,已經冇有了生命體征。醫院的各項檢查也判斷其主要死因是突發的心臟病變。但就在要出具死亡證明時,醫護人員卻意外在她的血液樣本中,檢驗出了河豚毒素。

這是一種曾一度被認為是自然界中,毒性最強的神經毒素。

人類隻要攝取少許,吸收後就會迅速作用於神經末梢和神經中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