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處的這番判定,就等於就是在說:

魯克夏根本就不是死於什麼意外,他是被人故意殺害並棄屍荒野的。

而賀家兄弟,無疑是目前最有犯罪嫌疑的人。

秦子恒補充道:

“各位,先不要著急。大家應該還記得,我們曾經在魯克夏的沙灘鞋上,找到過兩種血跡。一種是大片的流淌型血跡,屬於魯克夏本人,它也符合死者的頭部傷口形態。另外一種則是噴濺式的血跡,很可能來自於凶手。但是?根據當晚醫院對賀子佳的治療記錄,他的身上並冇有任何外傷。”

的確,大螢幕上正在播放的治療記錄顯示:

賀子言的腹部有一處嚴重的挫傷,並伴有按壓痛。但這是一種內出血型傷痕,多是因為撞到了礁石或者船頭所致。

那這份不明血跡的主人,又會不會是賀家二哥,賀子言呢?

當晚並冇有人將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雖然他說自己當時正在岸邊,並不在船上。可誰又能證明呢?

-----------------------------

碧波城區,警員們按響了一家住戶的門鈴。

“來了來了,誰啊?”

一個戴著眼鏡的青年男子打開了門。

“呃,你們是?”他很是不解的看著門口的一隊警員。

“碧波警署警員姚大龍,賀子佳先生對嗎?”

“對,我是。”男子點了點頭,原來,他就是賀家兄弟中的大哥。

姚大龍輕聲說:“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姚大龍一眼就認出,開門的人是賀家大哥賀子佳。從醫院回來有段時日了,他的臉色看起來還是很差。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屋子裡傳出,另一個眉目清秀的青年匆匆走了出來。他有些焦急的說到:

“大哥,是誰來了啊?”

“哦,是警署的人,說要我去一趟。冇事,你在家待著吧。”

從客廳探出頭來的,就是賀家小哥賀子言了。他看著門口的警員,神情中有一絲的不耐煩。

“各位警官,我大哥還在修養中。有什麼問題,你們能不能就簡單的問兩句?”

“誒子言.....”

賀子佳低喝一聲,製止了賀子言的無理要求。

“沒關係,可以理解。如果你們同意錄音、錄像的話,我們就在家裡問話。”

姚大龍對現在的情形早有心理準備,他不慌不忙的做出了讓步。

賀子佳連忙說:“可以的,各位請進來吧。”

“打擾了。”

進入屋內後,警員們很快就發現,與賀家兄弟的麵談,簡直是在浪費時間。

兄弟倆就像是在背台詞一樣,翻來倒去幾句話,說的跟第一次的筆錄一模一樣。

即便姚大龍已經將魯克夏屍體被髮現的情況,如實相告。但這兩人除了表示驚訝之外,對當天事故現場的描述,絲毫冇有改口。

“如果是這樣的話,不知道兩位願不願意配合警方的要求,讓我們拿幾根頭髮,或是抽取一下你們的血液樣本呢?”

姚大龍使出了殺手鐧。兄弟倆的表現已經讓他起了疑心,而物證的說服力,遠比在言語上僵持,要來的有威力的多。

這兩人有冇有動過手?一查便知。

“好呀,我冇問題的。”賀子言首先表態,語氣倒很是輕鬆。

“我也一樣。我們願意配合警方。”賀子佳隨後說道。

令現場警員們冇想到的是,賀家兄弟爽快的做出了應答。隨行的法證警員,立刻采集了兩人的唾液樣本以及他們的指尖血。

事不宜遲,姚大龍讓兩個弟兄暗中監視賀家之後,大部隊立刻掉頭返回警署。

法醫處也不敢耽擱片刻,馬上著手進行血樣對比。

但是結果再次出人意外。不是,兩個人都不是。

----------------------------------------------

魯克夏沙灘鞋上的不明血跡,並不屬於賀家兄弟。

加上之前警方也檢視了他們近一年的上網記錄,並冇有找到過任何防水布或者約束繩的搜尋或購買記錄。

從犯罪行為的連續性來看,如果他們早有預謀要用這些東西處理魯克夏的屍體,他們就會早作準備。

這就奇怪了.......

整個“特調組”再次陷入疑惑。

如果說,賀家兄弟冇有撒謊的話。那也就是說,魯克夏在皮艇船翻覆之後並冇有死亡,但此後又出現了第四個人,用鈍器重重擊打了他的頭部之後,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

這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案發當晚,他為什麼會出現在翻船現場,又是怎樣將魯克夏的屍體運走的呢?

-------------------------------

接到訊息的賀子初,立即匆匆從美國趕回碧波。隻是這一次,跟她一起回來的還有被害人魯克夏的姐姐,雪麗。

魯克夏的死並不是一場意外,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但凶手究竟是誰呢?

不僅碧波警方正在全力偵查,家屬們同樣是寢食難安。

目前,“特調組”的調查焦點,就集中在案發當天,在案發地“紫光水庫”出現過的相關人員的排查上。這個水庫,雖然素來有“吃人水庫”之稱。但細說起來,也是有幾分冤枉的。

因為之前在這裡溺水遇難的,都是些個不諳世事、不聽勸阻過來野泳的孩童。魯克夏之死,實在是個特殊的例外。

警員們現在最想弄清楚的一點是:

他到底是死於一場針對他本人的謀殺,還是恰好掉入了一個變態凶手的“無差彆殺人陷阱”之中呢?

要知道,他和賀子佳落水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

那時候,附近的小孩子們都正在家吃飯,不太容易逃脫大人們的監管視線,跑到水庫邊來玩水。

你要說凶手是“無差彆殺人”的話,那麼他原本的目標,應該是一個孩子纔對呀。可是包裹魯克夏屍體的防水布尺寸,顯然是為體格更高大的成年人所提前準備的。

在第一現場的賀家兄弟,目前都已經擺脫了嫌疑。

那凶手是從什麼時候盯上魯克夏的呢?真是叫人是一頭霧水。-